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銀魂 晴道】短打三則

※本文CP為銀魂的結野晴明×巳厘野道满。


1-如畫


  巳厘野道满散著一頭及腰黑髮在長廊上箕坐,春櫻飄落,他一手捧著半碗溫酒,另一手輕搖折扇,暗想自己此刻的身姿可謂美如畫了。如果克莉絲蒂能看到就好了,說不定她會哭著求他復婚呢!哇哈哈哈哈——道滿在心中大笑,興致極好地喝了一大口酒,然後被嗆的咳嗽不止。

  「要、要死了……」好不容易將誤入歧途的酒水咳出來,道滿倒在地上呼呼喘氣。慶幸的是沒有任何人看見他的糗態,否則道滿本來就不太讓人信賴的巳厘野家主之位,恐怕又將被人質疑吧。

  幸好沒有任何人看見,幸好……

  「道滿,你又在搞什麼笑?舊疾復發?」

  「……晴、晴明?」

  更正,有人看到,還是全世界最不想讓看的那個傢伙。

  道滿趕緊爬起身,挺直腰桿試圖挽回他的形象與尊嚴,「巳厘野家主從不搞笑,更從未有所謂舊疾!」

  「哦?」 

  「質疑什麼!纏繞巳厘野與結野(兩姓氏皆有「屁股」的諧音)的血栓(外痔發生血栓時會導致疼痛)、啊那個……纏繞已久的悲傷漩渦!早就被痔瘡栓劑……不對,早就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治好了,不是嗎!」

  「已經不流血了嗎,道滿?」

  「當然。」他得意洋洋地點點頭,沒發現哪裡不對。

  結野晴明輕笑起來,偏細長的雙眼微瞇,暗紫色瞳孔閃過柔和的光彩,那張貴族般雍華的俊俏面容在道滿眼中看起來總是這麼討厭。

  但是,他卻沒有任何理由能解釋心中這股氣憤。

  「……嘖。」他移開目光,一口飲下杯底殘酒,「唔噗——!咳、咳咳咳咳,我、我嗆到……」

  「唉,巳厘野家主大人總是這麼搞笑。」晴明彎下腰拍撫他的後背,除了言語攻擊外竟沒有更多落井下石的舉動,真令人意外——道滿咳嗽之餘還能想這些無謂的小事。

  然後他抬起頭,望著背對月光的友人。

  柔和而強大。

  看似淡漠,卻有著無比灼熱的內心。

  這個人。

  結野晴明,這個人。

  「真是……如畫呢……」

  「什麼?」

  「不、我什麼都沒說!」

  真討厭啊,這個人。

FIN


2-逞強


  巳厘野道满的肢體動作常顯得很刻意,散發出來的氣質和囂張的語氣都給人一種逞強的感覺,猜想大概是他那張好看的臉給人陰柔的印象,肩膀、腰肢和手腕雖稱不上纖細,用單薄形容卻不為過了,說過分點——沒有歧視女性的意味,這是個人因素,我個人與他個人——他的身形讓人感到不可靠,或許這跟本身溫和、甚至稍嫌懦弱的個性也脫不了關係。他似乎不足以擔起陰陽師、巳厘野家家主和江戶守護者……等等沉重的不得了的頭銜,更擔不起巳厘野和結野兩家持續百年的仇恨。

  我猜這也是他對克莉絲汀產生好感的原因。克莉絲汀這孩子,從小到大都是那般順和柔軟,對所有人抱持平等態度,看見她眼中的倒影,總感覺那雙眼睛裡的光芒也能包圍到自己身上,似乎會就此成為更好的人一樣,畢竟那麼美麗的眼睛總不會說謊。

  巳厘野道满總是,挺直腰感,雙肩僵硬地板著,口中吐出違心的話語,包裹在外的防備如曇天的海潮洶湧。

  我看過他獨自一人在角落練習說命令句,我曾在心裡暗諷懦弱如他身為堂堂家主連說話都要再三練習,但過了一會兒又想起小時候的他,黑髮披在肩上,睜著圓圓的眼睛,笑稱這一代的我們要成為朋友,讓百年仇恨再也不在的模樣。

  後來克莉絲汀到了他身邊,曾有段時間我以為克莉絲汀能真正照亮他,然而那光終究不是他自己的光,照著他的黑暗更大、更深——洶湧海潮終究破了堤防。

FIN


3-跪下


※略OOC慎。

  雖然他曾無數次想過,甚至可謂日思夜寐,但當結野晴明真在他身前款款下跪,巳厘野道满竟沒感到一絲一毫的得意——他感覺全身顫慄。

  「要怎麼樣你才不會亂動……叫您,巳厘野大人,滿意不?」在可惡的晴明口中,敬稱半點都不稱敬了,雖說他低伏著,渾身卻散發著貴族般的高傲感;色彩華貴的眼睛平靜地望著他,沒有要譴責什麼的意思,卻讓人感到渾身不舒服,像什麼都做得不好,什麼都比不過他。然後他露出玩味的笑容,「別動,不會讓大人您感到痛的。」說罷又在道滿身上加了幾道禁錮的符咒。

  「我不怕痛!」

  「但我剛才看大人您跌倒後哀的挺大聲——」

  「我、我才沒跌倒,那只是欺敵的幻覺!」

  「但腳裸都腫的快包住鞋了。」

  「幻覺,一切都是幻覺!快放開我!」

  晴明伸出手,布料的垂墜感讓穿出袖口的白皙手腕顯得很美,然後那手握住道滿踹向他的右腿,一張禁錮符崩解成碎片,「就要你別動了。」

  「還不是你太欠打……」道滿疼的皺起眉,一動作他剛才不慎扭傷的右腳踝,想彎腰揉揉,但晴明卻先一步脫去他的鞋,輕柔地按摩起來。

  「說過不會讓你感到痛的嘛。」

  「你這傢伙老覺得我是笨蛋……」道滿嘟囊著。

  「我才沒那樣覺得。」

FIN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