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銀魂 萬山】短打三則

※本文CP為銀魂的河上萬齊×山崎退。


1-看見


  「越不起眼越好。」他嘟囊著,「我可是監察。」

  河上萬齊看了他一眼,心裡暗自好笑。他知道山崎退並不是真的不在意,但口中說的卻是實話——希望得到重視卻要必須被忽視,這是山崎退一直以來的矛盾處境。見他還在顛來倒去的說些也不知道在說服誰的、他理應不起眼的理由,河上萬齊伸手揉揉山崎的頭髮。

  「嗯?」

  「看的見。」他誠懇地告訴他,「沒有不起眼,我一直都看的見。」


2-平衡


  河上萬齊並非沒想像過站在山崎退身旁,朝同個方向舉起刀的場景。然而他的理性總以堅定的力道敲打他過於感性的那一部分,極端,理性與感性他都豐沛地擁有著,正如他能因節奏的好惡刀下留人,他也能無情砍殺所有阻攔者。

  這是不相違逆的。

  正因有堅固的理性支撐,他才能在最大限度內自由地活著。

  就如天秤兩端。平衡,且分毫不差。


3-洗衣


  門鈴聲響起。

  河上萬齊抬頭望了眼時鐘,十點整,據他慣常的生活模式來看,這時間是不會有人來找他的。或許是房東?但他卻隱約否定這個假設。

  沒再多做無意義的推斷,他走到門口從貓眼望向門的另一側,赫然看見一位抱著一籃衣物的黑髮青年——山崎退,他比鄰將近半年的鄰居。

  河上萬齊一開門,山崎退就一邊鞠躬一邊滿懷歉意地連聲說很抱歉這麼晚還來打擾,直到他搖頭表示自己並不介意才停下。

  「閣下有什麼事?」

  山崎似乎對他過於恭敬的說話習慣感到訝異,愣了幾秒才回過神,「呃、是這樣的,我的洗衣機壞掉了,附近又沒有洗衣店,能不能……能不能向河上先生您借用呢?」他侷促地補充,「我已經手洗過一遍,只要借用脫水功能就好了,應該不會佔用您太多時間……」

  山崎退不是一個擅於提出請求甚至要求的人。河上萬齊看著眼前無奈的臉,如此猜想。或許,或許他剛剛才結束加班,回家卻發現已經沒有乾淨的衣服可穿——忙碌的生活總使人忘記生活的細節——但當山崎拖著疲憊的身子要洗衣服時,洗衣機竟罷工了。

  大概是這樣吧。

  他側身請對方進來,指點了洗衣機的位置和使用方法,最後在山崎退抱著空籃子走出來時,默默遞上冒著熱氣的花果茶。

  山崎露出受寵若驚的表情,慌慌張張地道謝,慌慌張張地在河上萬齊的邀請下坐上那張乍看似平凡但無論皮材與設計都隱約透露其不菲價值的沙發,不敢說話,只是小口小口啜飲那杯莓紅色的茶水。

  屋內只剩下洗衣機轟隆轟隆的震動聲。

  脫水所需時間是十分鐘。

  其實河上萬齊暗戀山崎退很久了,從第一眼看到這個笑容靦腆的房客,他就有種莫名的好感。但他從沒有打算跟山崎有進一步的交流。

  遠遠看著,並永遠保護自己心中幻想出的那個人,對他而言是最明智的選擇。無論欣賞或者喜歡,終歸他對山崎退沒有絲毫了解;柔軟的、近似戀慕的心情能帶給他靈感,但若熟識起來,卻很有可能破壞這份美好。

  但現在他很想跟山崎說說話。

  「閣下,其實可以直接帶來在下這裡洗的。」

  「哎?河上先生是指……」

  「閣下說過,先用手洗過一遍,是吧。」

  「啊,是這樣沒錯。」山崎恍然大悟,「因為不想佔用太多時間,再說家裡也有洗衣板,雖然說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但應急的時候還蠻好用的,呃……」

  見山崎窘迫的模樣,河上萬齊露出難以查覺的微笑,「是呢。」

  「是、是的。」

  「不累嗎?」

  「不會喔,雖然手有點酸,但親手洗掉衣服上的汙漬感覺很有成就感呢。」山崎淺笑。

  「洗衣機,明天就能修好了嗎?」

  「這……我也不知道啊。」山崎搔搔臉,「如果短時間不能修好,那——」

  「那請來在下這裡洗吧。」

  「!」

  「在洗衣機修好前,可以借用在下的洗衣機。」他說,「手洗太辛苦了。」

  「那真是太感謝了!河上先生!」

  「不會。」

  十分鐘已經過了。他又替山崎退倒了一杯茶,不動聲色地希望對方留久一點。

  真希望山崎的洗衣機永遠不要修好。


FIN

去年寫的文。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