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銀魂 萬山】午後片段

※本文CP為銀魂的河上萬齊×山崎退。

※依舊流水帳無文風慎,然後我覺得好短……


  走著,走著。

  究盡為什麼要繼續走下去呢?

  若真能走到盡頭,會遇上什麼呢?

  然後,有人輕輕拍了下他的肩膀。

  他停下腳步,回過頭——

  「早安……」山崎退踢掉被子,坐起身後大大的伸了個懶腰。

  「早安。要吃午餐嗎?」河上萬齊推過餐盤,平淡語氣如常。

  「已經中午了?」山崎驚訝的問道,看來昨晚硬撐著看完「全員真選組[1]」 果然是個錯誤的決定——況且那部真選組的介紹影片竟然沒拍到他!整部長達兩小時半的午夜節目就在副長和沖田隊長一邊互毆一邊暴走砍人中收場,背景是一片血紅和需要打上馬賽克的斷肢殘臂——畢竟今天是難得的休假,卻被他睡掉了整整半天……想著,他懊惱的揉了揉肩,「睡太久了,肩膀好痛……啊,味噌湯!太好了,最近很想吃豆腐和小魚乾呢。」目光落在簡單的午餐上,他很快就把煩惱拋到腦後,雙手小心翼翼的捧起湯碗。

  河上萬齊在他身後跪坐,替他按摩肩膀。因為正值休息日的緣故,萬齊並沒有套上平時那件長風衣,而是改穿樸素的午夜藍浴衣,「做噩夢了?在下看你似乎睡的不太安穩。」

  「其實也不算惡夢……」訥訥的回答,山崎偏著頭想了想,再度開口,「我夢到自己走在一條路上,那條路很長,連我也不知道盡頭有什麼、我為什麼要前進……就這樣走著走著,後來就被你叫醒了。」

  他認真的下了結論,「很奇怪而且很累的夢。」

  「這樣啊。」

   「是啊。」

  「為什麼是一個人呢?」

  聽到河上萬齊的問題後,山崎退愣了愣,才搔著頭回答,「因為……因為那只是個夢而已啊。」 

  午後暖暖的陽光從大開的窗照入屋內。山崎退斜靠在窗邊讀著一本《三分鐘美妝技巧》,翻閱的同時認真地畫出重點;河上萬齊帶著耳機坐在桌前,搖動筆桿替當紅偶像的新歌作曲。

  或許是因為稍感疲憊,山崎抬起埋在書頁中的腦袋,觀察萬齊的背影。

  「是阿通小姐的新歌。」察覺到身後人的視線,河上萬齊簡單的解釋,「十二月將出專輯收錄的最後一曲,主題是『吃人的餐廳』。」

  「吃、吃人?」

  「非常昂貴的意思。」

  山崎點點頭表示理解,闔上書本,說,「阿通小姐的專輯啊……雖然很想買,但又想買新的劍,所以……」他聳聳肩表達無奈。雖然專輯可以慢慢存錢買,但據說這一次前五百張CD可是附贈了長型海報!這種時候……就會特別能感受窮警察的可悲了。

  河上萬齊在紙上寫下了幾個字,淡淡的說,「在下送你。」

  「我覺得應該把歌名改成『吃人的CD』哈哈哈哈……等等,你剛才說什麼?」

  「在下送你。」他複述了一次,又解釋道,「公司都會送在下兩張作紀念。」

  「真、真的嗎?」

  「真的。」

  然後河上萬齊便看著他的戀人開心地在地上滾來滾去,樂極生悲的撞上牆後才泛著淚花坐回窗邊看書。

  「美妝?」

  「呃,因為想提昇易容的技巧,所以就買了這本書來看。」他想了想,又更詳細的解釋道,「雖然我因為很平凡又沒存在感所以很適合當監察,但扮女孩子的時候還是很容易被懷疑,所以我在好好研究要怎麼樣才能畫的美一點……不過真的挺難的。」

  「嗯。」聽者簡單的應答,或許這樣顯得有點心不在焉,但光從河上萬齊專注的眼神來看,就足見其對這樣平凡的日常對話相當珍視;言者越說越高興,手舞足蹈地形容某某次監察任務被識破身分、他是怎麼英勇又機制的逃脫過程。

  總是這樣的。他們極少的相處時間總是這樣度過的,像是忘了所有藩籬與誓言,就僅剩下眼中的那人。

  他們從不相信愛情能崩天毀地的翻覆既定的什麼,甚至連改變一個人都難以做到,所以那些安穩的片段總必須珍惜的。平靜而無憂,這大概就是那個難以捉摸的「幸福」兩字的現實體現吧。

  不知道講了多久,山崎退終於停下來找水喝,然後打著哈欠倒回未收拾的被禢上,說,「好奇怪,我又想睡了……」

  「那就睡吧。」河上萬齊替他蓋上被子,又皺眉提醒道,「躺正,否則等一下又頸子疼。」

  「可是我好像一整個假日都睡掉了。」山崎退小小的埋怨。

  「能睡著是好事。」河上萬齊回答,輕摸著山崎前額的劉海,見他安穩的閉上眼,才緩緩起身回到桌前繼續未完的編曲。

  又做相同的夢了。

  走著、走著。

  「我會走到哪裡去呢?」他自問,卻還是繼續走著。

  然後,有人輕輕拍了下他的肩膀。

  他停下腳步,回過頭。

  「啊,是你。」

  「是在下。」

  盡頭是什麼似乎不重要了。

  因為有你陪我前行。

FIN

[1]全員真選組:惡搞日本綜藝節目「全員逃走中」。

三年前寫的文。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