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銀魂 萬山】早餐時間

※本文CP為銀魂的河上萬齊×山崎退。

※依舊無劇情流水帳短打慎入。


(08:07)

  山崎退整整衣領,將刀掛在腰間,當然也沒忘記羽毛球拍。他推開囤所的木門走上街道,今天輪到他巡視城鎮。

  但他還有另一件事要做。

  「萬齊還沒到嗎……」站在離囤所稍遠的地方等待著,山崎退沒有戴手錶的習慣,因此他拿出手機看了時間。八點七分,或許是在路上耽擱了?

  真難得,那麼認真的人竟然會遲到。他露出淡淡的笑容,抽出羽毛球拍開始了今日的揮拍練習。

  遲到的往往是自己。揮出第五拍,山崎退一邊想著一邊尋回揮拍的手感。他常因睡過頭、不甚將時鐘倒過來看或突如其來的蛋黃醬購買令……等等緣故而晚到,而萬齊總會在原地等他,就連下雨也不懂的躲,就只是站在原地靜靜等待直至他來。他揮出今日的第三十拍。

  能認識這樣的人,真的很幸福。

(08:12)

  「閣下等很久了嗎?抱歉,路上耽擱了。」

  「不、不會,我們走吧。」聽見身後熟悉的聲音,山崎退急忙轉過身,是河上萬齊。他收起羽毛球拍,卻眼尖的發現對方的袖口沾了血跡。

  耽擱了……是指什麼?

  「怎麼了?」河上萬齊察覺眼前人的異常,用平淡的語氣探問,並習慣性地揉揉對方的頭髮。

  「沒什麼……怎麼說呢,畢竟我也很常在打架,也不能說你不對。哈哈哈……」山崎退尷尬的笑了笑,也弄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了——或許只是擔心罷了,擔心那血跡究竟是敵人的或是萬齊的,擔心那敵人是不是真選組的伙伴,擔心……他無聲的嘆了口氣,滿腦子只有羽毛球和卡巴迪的自己,怎麼會變成這負德行呢?

  「沒事就好……我們走吧。」河上萬齊似乎遲疑了片刻,但語氣仍維持一貫的平淡。山崎退點點頭。

(08:20)

  「想吃點什麼?」

  「飯團……還有綠茶。」

  大約十分鐘的路程,他們來到這家巷弄中的小店,人不多,食物卻相當可口。兩人坐下後老闆娘年約六、七歲的小女兒就蹦蹦跳跳的端來茶水,山崎退笑著摸摸她的頭,將口袋裡的紅豆牛奶糖全塞在她手中。

  「謝謝哥哥!」

  「不客氣,小美知很懂事呢,那麼小就會幫媽媽的忙了。」

  「是啊,我們家美知最聽話了,以後一定會成為很棒的新娘子喔。」老闆娘也走了過來,手上拿著木製的點菜單,「怎麼樣,山崎先生,以後可以把美知的幸福交給你唷。」

  「老老老老老闆娘……請您別開玩笑了,我跟小美知的年齡差距會構成犯罪的!」急忙搖手拒絕,山崎退慌張的滿臉通紅,他最不擅長應付別人的玩笑話了。

  「是這樣啊,真可惜,像山崎先生這麼好的年輕人已經很少見了。」老闆娘笑了笑,不再捉弄山崎,她拿起菜單與筆詢問兩人,「今天想吃什麼?煎蛋全餐是今日特餐喔。」

  「煎蛋全餐每天都是特餐吧……」山崎無奈的說到,的確,這家店的老闆曾經在某出吃到「讓人見到天堂的煎蛋」後,就致力於煎蛋之路,立誓做出最美味的煎蛋,而所謂的煎蛋全餐即為前菜、主菜、點心外加茶飲全是煎蛋。山崎退常想,就算是再愛吃煎蛋的人也不會點這道菜吧?

  但如果有蛋黃醬全餐這種東西,副長一定會很開心的。

  「我也沒辦法啊,我先生每天都做一大堆,就算拿去市場賣也不可能賣的完,只好做成特餐了。只要一串錢喔,這位戴墨鏡的先生要不要考慮看看?」

  「抱歉,我和他都要飯團,鮪魚和紅豆的。」

  山崎退一句話堵住老闆娘亟欲遊說人買下煎蛋全餐的嘴,年輕的老闆娘不在意的笑了笑,向身旁的小女孩說了句「等等幫媽媽處罰山崎先生喔,美知。」就拿著菜單走回廚房。

  「怎麼,不是說最討厭紅豆了嗎?」隨性的翻著桌上的報紙,今日頭條是歌舞妓町內的萬事屋爆炸案,不明原因的爆炸讓四周的房屋全起火燃燒,但當記者訪問周圍居民時,居民們卻都一臉坦然的說些「啊啦啊啦,早就習慣了。」之類的話。

  這時代的怪人怪事還真多啊。萬齊心想。

  「沒辦法啊,監察大神最喜歡的就是紅豆了,所以在執行監察工作前我得先把能量值充滿。」山崎退振振有詞的說著,表情很認真,「最近要易容進入桂小太郎的組織之中。因為副長懷疑最近幾起爆炸案是他們所為,所以啊——」

  「退,你不必跟在下說這些事。」視線不離手中的報紙,河上萬齊打斷對桌人的話語,「要懂得保護自己。」

  「……你生氣了?」

  「沒有。」

  「……」

  「閣下生氣了?」

  「沒有。」

  「在下明白了。」萬齊抬起頭看著眼前硬是不與自己對上視線的小傢伙,暗暗好笑,取過水杯啜了一口,沒在多說什麼。

(08:32)

  「飯團做好了,鮪魚還有紅豆……來,這是綠茶。」老闆娘笑瞇瞇的上菜,沒發現圍繞在兩人周圍的詭譎氣氛——雖然這是山崎退單方面認為的,萬齊本來就是個寡言的人,因此兩人相處時只要山崎不說話,整個空間就會瀰漫起一股詭異的寧靜。

  超級尷尬的!

  山崎退戰戰兢兢的吃著飯團,一邊在內心吶喊。在這種時候應該若無其事的繼續說話嗎?還是為了顯示自己正在生氣而一言不發呢?但他並沒有生氣啊?

  該怎麼辦?

  他飲了口溫潤的綠茶才嚥下口的紅豆餡,柔軟的米飯與紅豆非常相配,若喜歡更甜一點的口味還能請老闆娘加上煉乳,要不是山崎對紅豆已經有深深的倦怠感,吃這樣美味的紅豆飯團也將是一種享受。

  「有點太甜了……」山崎退不自覺的喃喃自語。河上萬齊抬起頭靜靜地看著他,兩人不經意的對上視線。

  「我我我我的意思是說這個飯團雖然很好吃如果我對紅豆不感倦怠的話加上煉乳一定更甜更美味但我真的不喜歡紅豆就算我很常在吃但還是無法喜歡難道說這就是永遠的亦敵亦友的伙伴等等等我在說什麼……」慌張地說了一長串意味不明的話,山崎退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試圖釐清現在的狀況,「痛死了……」

  「……」沈默數秒,河上萬齊伸出手替對桌人揉了揉紅腫的額頭。有需要打的這麼大力嗎?他在心中嘆了口氣,雖然他並不討厭山崎的冒失。

  「不要讓自己受傷。」他淡淡地說了一句,果不其然的望見山崎愕然的神情,又補上一句,「這是責任。」

  「責……任?」

  「不讓在乎的人擔心,這是責任。」低聲解釋,萬齊將山崎凌亂的髮絲撥整齊,「在下似乎讓你擔心了,很抱歉。」

(08:55)

  「那麼,我要去巡邏了。」山崎退如同往常一樣有禮的向河上萬齊道別,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下次見囉。」

  「嗯……退,也請小心點,下次見。」萬齊以不帶起伏的嗓音叮嚀,接著像想起什麼似的補上一句,「對了……能請求一件事嗎?」

  「嗯?什麼事?」依舊帶著笑容,山崎回過頭。

  「在下能吻你嗎?」

FIN


以下惡搞性質翻外。


早餐時間之生氣的真正原因


(08:59)

  「……退,你想跟美知小姐結婚嗎?」

  「什、什麼?怎麼可能啊!我跟小美知年紀差那麼多,怎麼可能結婚啊……」

  「那就好。」

  「咦?」

  「退的幸福,是要交給在下的。」

FIN

三年前的文。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