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銀魂 萬山】簡訊數則

※本文CP為銀魂的河上萬齊×山崎退。

※流水帳。


來自:河上萬齊 標題:日安。

(7:03AM)

八點左右在下將經過屯所。


來自:山崎退 標題:無。

(7:20AM)

抱、抱歉,沒有及時回復你,睡過頭了被所長打的好痛啊。(笑

真剛好,八點是要去巡邏的時間。


來自:河上萬齊 標題:早餐?

(7:21AM)

一起吃?


來自:山崎退 標題:你回復的好快=v=

(7:25AM)

好啊,今天屯所的早餐又是蛋黃醬蓋飯了……

早餐就是要吃的營養點啊!總是吃這種東西都沒有力氣揮拍了。

待會見。


來自:河上萬齊 標題:待會見。

(7:27AM)

如題。

  一如往常,河上萬齊在天還濛濛亮時就自然醒來了,他所需的睡眠很少,這大部分是因為他的心境很沈,往往不會因過多的情緒起伏而疲憊。雖說他總能以某種特殊的能力去聆聽他人的心音,但所謂並非重視之人就不會產生情感與其他影響力,他總將那些音樂作為日常生活中的調劑變罷。

  有時覺得吵雜,他就會將音樂開啟,這通常是戰鬥中將死之人苟且卻不算是無恥的掙扎。

  ——啊,還不想死,還有很多遺憾未了!

  序亂的節奏與難以置信的喧鬧並不會撼動他的決定,他舉起刀,一如往常。

  直到他首次聽見那首小調,屬於山崎退的。

  他們都是忙碌的人呢,雖說就表面上看來兩人都總是閒閒沒事的到處亂逛,但事實上,音樂製作人的腦袋與真選組監察的情報蒐集雷達可是一刻不得閒的。也因為這個原因,關係微妙的兩人少有機會見面。

  但總還是有方法的。

  從萬事屋老闆那買來的二手Just We鬧鐘沒有在六點準時響起,導致山崎退錯過了晨練。慶幸的是,憑著他稍嫌不足的存在感,並沒有人發現他睡過頭。當放在枕邊的手機發出嗡嗡的震動音時,已經七點了。

  「可惡啊啊啊啊——老闆賣給我的這個鬧鐘裡面竟然裝滿橡皮擦!」他憑著鍛鍊多年的體能在數秒內將那個讓人失去幹勁的鬧鐘砸的粉碎,又花了數分中將那些看起來不錯用的橡皮擦撿了回來——浪費是不好的行為——才匆匆換上制服並前往漱洗。

  嗯,好像忘記了什麼。

  「真倒楣,竟然在半路遇上副長了……」

  當山崎退灰頭土臉的走回臥房時,他還在想自己究竟忘了些什麼。拾起手機正想塞進口袋,陽春且功能基本的手機發出清脆的提示音,他疑惑的看了一眼。

  您有一封新訊息。

  「誰……啊,是萬……」猛然住口,他甚至神經質的環顧四周。屯所的眾人似乎都已到飯堂用早食了,並沒有人聽見他剛才的話語。

  畢竟傳來簡訊的,是那位被稱為「人斬」的河上萬齋啊。

  對於這樣的關係,山崎退從來不多做評語的,所謂差距啊、隔閡啊他是了解的,但那樣的了解程度以他的話來說就是膚淺兩字——他並不想深入探討兩人相處時該背負的罪惡與後果,那太浪費時間了。河上萬齋對他說過,山崎退這個人的優點就是總能活在當下,盡心盡力去做自己喜歡的事不計結果,例如說羽毛球、例如說監察工作,又例如說在那一條與死亡接軌的小道上,他義無反顧的選擇向前。

  嗯,不計後果。等厄運來了再說,在此時此刻,還是盡情揮拍吧。

  河上萬齊也曾說過另一句不知所以然的話,不知為什麼,山崎退總覺得那句話並不帶有諷刺。

  ——在下很欣賞您的傻氣。


來自:河上萬齊 標題:日安。

(7:03AM)

八點左右在下將經過屯所。


來自:山崎退 標題:無。

(7:20AM)

抱、抱歉,沒有及時回復你,睡過頭了被所長打的好痛啊。(笑

真剛好,八點是要去巡邏的時間。

來自:河上萬齊 標題:早餐。

(7:21AM)

一起吃?


  河上萬齊放下擦拭樂器專用的軟布,探過身取出手機,飛快讀過一遍在幾秒前傳來的訊息,以一貫精簡的方式回復。

  他原本以為山崎出去執行任務了,帶手機或許會洩漏身份,所以才沒有收到他的簡訊。

  只是睡過頭了嗎?真像那人的作風。他露出淺淺的笑。

  叮咚,又有新訊息傳來了。


來自:山崎退 標題:你回復的好快=v=

(7:25AM)

好啊,今天屯所的早餐又是蛋黃醬蓋飯了……

早餐就是要吃的營養點啊!總是吃這種東西都沒有力氣揮拍了。

待會見。


  「待會見……」他以細不可聞的聲音喃喃自語,有些恍惚地。

  多久沒人跟他這樣說話了?以純粹不夾雜利益的心態。他讓思想發散。

  他認為,山崎退就算失去與河上萬齋的這一層關係,也能很好的過下去;但同樣的狀況並不適用於自己……或許吧?畢竟他也沒有嘗試過,妄下定論會造成侷限。

  他只是單純地享受著兩人目前的關係,曖昧是少有的,有禮而不疏遠,不為任何目的性的只為相處當下,就足以產生淡淡的喜悅感。

  這樣就足夠了。他想著,起身更衣。

  這樣就足夠了,不論能維持多久。


來自:河上萬齊 標題:待會見。

(7:27AM)

如題。


FIN


三年前的文。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