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 鑽石組/脆皮/冬巡】短打六則

※鑽石組/脆皮/冬巡。

※混更。你說這個小瑜除了混更之外還會做什麼?!不會。

1-告解之一,鑽石組

  「神父,請聽我的告解,我愛上了不該愛的人。」年輕的嗓音在狹小的告解室迴盪,穿過與神父間薄薄的夾板,聽起來痛苦而掙扎,「我愛上了……我的弟弟。」

  「……不,您不懂!我是該愛著我的弟弟,正如他出生時我滿心充盈著保護他、照顧他一生的願望,但現在我的愛已然變質!」年輕的嗓音激動起來,「我愛他,神父,我——不願再以兄長的身分愛他,擁抱、撫摸和親吻,交握雙手互訴衷腸,讓他只屬於我、我也只屬他。我將是他唯一的愛人。我,我想掐緊他纖細的脖子與他一起沉入深深海底……」


2-告解之二,脆皮組

  「神父,我想為我滿心的仇恨告解。」遲疑的嗓音響起,片刻後他回答,「好的……我會說的大聲一點。」然後他又像思考如何措辭那樣安靜了許久,才開口道,「我恨一個人,他很年輕,對我來說簡直是個孩子。他……充滿朝氣、在陽光下會發光、那時候的他非常……非常美麗。」

  告解者又停頓許久,「所以我恨著這樣的他。神父,我知道仇恨會腐蝕人的心靈,但我卻難以停止怨恨這樣光明的他朝黑暗的我伸出手,彷彿雛鳥般天真地唱著拯救;我怨恨他看我的眼神,除了憐憫還有自以為是的理解,但那對綠眼睛卻如同湖水似乾淨誠心;我怨恨他,恨他讓我幾乎要相信,過去、現在都在黑暗中行走的我,將能擁有如同他一樣閃亮美好的未來。我恨……即便如此還是讓我如此愛著的他。」


3-流冰

「下個冬天再見,我答應過他的,下個冬天還會再見。」有天法斯對流冰說,流冰回他以驚叫。


4-無CP

  法斯法菲萊特的本性其實是極為任性的,任性、天真、不理智。這樣的本性出現在央求新工作上、出現在與他人相處,也出現在愛與付出。

  是我自顧自要去愛老師的。於是法斯在月亮上這麼想,也是我自顧自感受到被傷害。

  舊人類傳說,指月亮的孩子會被割傷耳朵。

  寶石們告誡,上月亮的孩子會被破開心口。


5-卑鄙,鑽石組+磷葉石

  愛一個人是如此難熬,所謂「愛」的組成中,也會參雜了諸如忌妒這樣醜惡的東西嗎?

  又或者他只是用愛,當作掩蓋忌妒與自卑的藉口?

  「我的愛或許是虛假的愛。」鑽石想。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能放鬆下來相處的對象竟只剩下年紀最小的法斯。法斯個性天真粗心,又整天畫大餅,和其他寶石們幾乎沒有深交。但鑽石喜歡跟法斯相處。這種喜歡比他對波爾茨那種喜歡純粹很多,鑽石也喜歡跟波爾茨在一起的,但與此同時,他又總想用最快的速度逃離波爾茨的身邊。

  但法斯不會給他這種感覺,法斯內心單純、情感純粹、心口如一、脆弱且安全。鑽石和小法斯待在一起的時候,可以完全放心他說心裡話,這實際上建立在兩個有些失禮的前提下:法斯或許不太能聽懂他的煩惱,也不太會放在心上;法斯在他身邊心安理得地當一個被保護者的角色,這讓他感到近乎卑鄙的滿足。


6-冬巡組

我們徜徉在宇宙中

所有痛苦憂慮都遠去

星辰隨著我們舞蹈

無限光陰同聲歌唱

你說:「這裡將是我永遠的墳。」

我說:「這裡將是我們永遠的墳,多麼遼闊、無邊無際、沒有拘束……」

於是我們踢高破碎的足尖

於是我們牽起紛飛的手指

仰起碎成粉齏的喉嚨高聲歡笑

飛越所有行星之上!飛越宇宙之上!

——硬度四以下的寶石不可能恢復,法斯法菲萊特和安特庫賽琪兒的粉末,將永遠逸散在宇宙中。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