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心尾心】關於戰損

1-失去意識

突然,視野顛倒過來了,全身失去力氣,四肢隨著重力下墜,背和腰卻被一股力量扯著往後飛。

「尾白——!」

有個聲音吼出他的名字,或許是綠谷,或許是上鳴,總之就是這次出勤的英雄的其中之一。爆豪也在他們之中,但不太可能是,畢竟爆豪不太擅長記住他們的名字。

隨著吼叫的聲音,他短暫的飛行也結束了,來不及做任何受身動作就重摔到地上,疼痛就像五臟六腑一起爆炸,整個口腔灌滿濕熱腥甜的液體。

他身邊很快圍滿了人,有人檢查他的傷勢,並聯絡醫療救援;有人不停喊尾白、尾白,似乎希望讓他維持意識,到最後上鳴連「心操還在等你回家吃飯」這種話都說出來了,立刻被爆豪賞了一個暴栗,說這是flag,不能亂說;最後綠谷扯開他們兩個,幫著醫護人員把他抬上救護車,並輕輕對他說,尾白同學不會有事的。

尾白也想回答,是啊,不會有事的,所以綠谷同學也別露出那麼擔心的表情了。但他覺得很痛、很困、剛想張開口卻又流出許多血,雙眼一下子模糊起來。

失去意識前想到的只有,心操可不會等自己回家吃飯,今天輪到尾白做飯了,心操工作後回家看到空蕩蕩的飯桌,不知道會不會生氣……


2-啞

尾白趕到醫院時,已經有很多人在心操床邊了。醫生、跟心操同事務所的夥伴、警察、甚至還有記者。

醫生說:「敵人用的是一種毒氣,不致命,但吸入就會暫時無法發出任何聲音,短則幾小時,長則幾天。」

其他英雄和警察討論起來,說這種攻擊方式很明顯是針對心操所為。英雄個人資料太過公開導致的安危問題要提上討論、敵人攻擊個別英雄的行為是否存在更大的計畫……尾白透過人群勉強看見心操坐在病床上,看起來非常疲倦,但還是強打起精神聽他們說話,時不時點頭搖頭,或用紙筆書寫。

最後還是一個記者發現尾白,有些興奮地喊:「家屬來啦!大家讓讓、給人家情侶說話的空間。」

說是要給空間,但其實也就是空個位置讓尾白能站到床邊,其餘拉拉雜雜一堆人也都還在,幾個記者紙筆都準備好,似乎就希望這對英雄情侶能做出什麼勁爆舉動,充盈他們今天的新聞版面

尾白也注意到這種奇怪的氣氛,他和心操彷彿舞台中央的表演者一樣。真尷尬,但心操一定覺得更難受吧。尾白心想。

於是他問:「除了喉嚨還有哪裡受傷嗎?」

心操矜持地搖頭。

尾白再問:「喉嚨還痛嗎?」

心操還是搖頭。

尾白又問:「你看起來有點累,要不要休息一下?」

心操神色猶豫,他看起來很疲憊,但又顯得對周遭關心的人很抱歉,最終還是輕輕點了下頭。

於是尾白對其他所有人致歉,說心操需要休息了,很感謝大家的幫助和探望,等心操人使的傷勢恢復,會繼續全力進行英雄活動、為維護社會秩序安定進最大力氣……

尾白話都說到這樣,就算再不甘心,無論是英雄、警察、記者都還是離開病房。最後尾白仔細聽完醫生的藥矚,送走醫生後,才終於關上房門。

「除了喉嚨還有哪裡受傷嗎?」尾白坐到病床旁,替心操和自己都倒了杯水——剛剛為了送走那群人,說的他的喉嚨都快燒起來。

心操拿起紙振筆疾書:『全身都痛!』

尾白再問:「喉嚨還痛嗎?」

這次心操寫的更用力:『超痛,治療後好一點,但還是好痛。』

尾白點點頭表示理解,最後又問:「你看起來很累,要不要抱抱?」

心操丟開紙筆,直接撲進尾白的懷抱裡。

FIN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