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 架空 金綠寶石×變石】讓月亮閉眼

※本文CP為金綠寶石(庫利索貝利錄)×亞歷山大變石

※架空、傻白甜。金綠寶石沒有正式出場,個性是自己揣測的。


  亞歷山大又在半夜吐了。

  他手上還握著裝水的馬克杯、塞著耳機,就猛地衝向廚房水槽嘔吐。亞歷他不擅長做家務,晚飯後洗碗弄得流理台濕答答的,這時他將全身的重量壓往檯面,腹部上下的衣物都沾了大片水痕。

  庫利索聞聲跑出房間,踏進廚房時亞歷已經吐的面色發白,雙眼蒙著一層淚水,看起來無神又可憐。

  「亞歷……」庫利索伸手扶他,但亞歷山大倒是冷靜,抹抹嘴、洗手然後漱口,才虛弱地說了一句「別碰,我身上髒」。

  庫利索說他又不在意。

  「剛剛在打磨石膏,身上都是石灰粉。」亞歷轉頭,果不其然他的髮上臉上都沾著白色的粉末,「沒事啦,只是晚餐吃的有點撐,庫利索你繼續去睡吧,我要回去繼續工作……哇啊?」

  庫利索乾脆把亞歷打橫抱起來,逕自往客廳走去。

  等亞歷被庫利索像抱小孩那樣側抱在膝上的時候,才好不容易回神。

  亞歷心道,有個心思敏銳的戀人真不知道該說好還是不好。

  亞歷垂死掙扎,「真的沒事啦……」

  「我知道你沒事,就是想抱抱你。」庫利索口氣平淡,但亞歷總覺得他說話帶有一種威壓,也不知道是因為個性成穩還是年齡較長,又或者社會歷練比自己更多,明明偶有輕浮還一口一個喊他「小亞歷」,但正經時就像一個溫柔但不容質疑的家長那樣,讓亞歷連找藉口糊弄過去的勇氣都沒有。

  於是亞歷嘆了一口氣,說:「不該聽廣播的。」他遲疑了一會才補上一句,「新聞說:『下周會出現十年來最大的超級月亮,請大家有空多多抬頭賞月』。乍聽我都覺得還好,但繼續時工作眼前就一直浮現那個又圓又大的月亮,黃澄澄的像個餅、上面還有泛著焦香的通氣孔……」

  亞歷深吸了一口氣,低聲說,「好可怕,我很害怕,月亮升起時會讓一切都變得不對勁。」

  庫利索抱緊他,亞歷把臉靠在他肩上,「明明已經過了這麼久,久得我可以平靜地在我父母墓碑前擺上花束,有時甚至忘了感傷和想念——為什麼我還是這麼害怕月亮呢?」

  說到這裡,亞歷的聲音有些哽咽,庫利索問要不要幫他拿藥過來?亞歷拒絕了。

  「我能再說一次嗎?那晚上的事。」亞歷山大問。

  「說幾遍我都會聽著的。」庫利索回答。

  於是亞歷深吸一口氣,開始不知道重複說了幾百次的那個「故事」。

  從前有個叫做亞歷山大的孩子,大家都喊他小亞歷。小亞歷有愛他的爸爸和媽媽,三人住在城郊一棟三層樓房裡,雖然爸爸上班要開兩小時的車到城裡,但因為媽媽喜歡郊區的自然風光,所以他們就住在那裡。

  小亞歷的爸爸媽媽都喜歡白色,三層樓房刷上白色的漆,午後陽光灑上去會閃閃發亮的;屋內有白色的窗簾、白沙發和白色地板。有一次小亞歷不乖,拿彩色筆在地板上偷畫畫,爸爸看到後要打他屁股,媽媽卻說他畫得跟爸爸一樣好。爸爸想了想也說:對呢,跟爸爸畫得一樣好,但下次要記得畫在畫紙上哦。

  從那天起小亞歷就喜歡上了畫畫。

  小亞歷喜歡拉上客廳的白色窗簾躲在窗檯上,從家裡就能看見小花園和大片天空。他喜歡在那裡畫畫,那是他最快樂的時光。

  直到有天晚上,小亞歷睡不著,躲到窗簾後面看月亮,爸媽也並肩坐在沙發上恩恩愛愛的看電視。然後一個壞人闖進他的家,搶了錢財不夠,還砍殺了爸爸、撕開媽媽的衣服。

  「……當壞人的刀插進媽媽胸口時,媽媽都還對著窗簾這邊比『噓』。小亞歷動也不敢動,白色的家被染成紅色的,他抬起頭看向窗外,圓圓的月亮也是紅色的,一切都不對勁了……」

  亞歷說不下去了,他的臉上早已淌滿淚水,他索性全部蹭在庫利索的衣服上。

  庫利索接著幫他說完,「從那天起小亞歷就再也不敢看月亮,不敢晚上出門,他討厭月亮,擔心月圓的日子會再奪走他心愛的人。」

  「……」

  「但是不會的,」庫利索輕撫他的頭髮,一下又一下,像在安慰又像嘆息,「小亞歷不會再失去誰了,我一直都在,月亮不會帶走我的。」

  「但如果……如果……」

  「就算如果,就算我被帶走,也會努力回來的。」庫利索想了想,「地獄或是天堂都不要緊,我會努力回來。你知道我的毅力。」

  庫利索確實毅力十足。當初他和亞歷山大在同一所大學,庫利索貝利錄是金融所的研究生,亞歷山大是甫入學就話題十足的、神經質的藝術天才。

  庫利索對亞歷山大一見鐘情,展開長達兩年的追求。一見鍾情這個詞在庫利索身上很不搭嘎,因為他一向是個深謀而後動的人,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被亞歷山大吸引。

  亞歷山大話少而偏執,只對自己喜歡的藝術狂熱;他留著一頭淺藍色長髮,腦袋上總有些髮絲不安的翹著;他害怕月亮與夜晚,如果不得不在晚上到戶外,亞歷山大就會用白布蒙住眼,拿著導盲杖慢慢摸索到目的地。

  庫利索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喜歡亞歷山大;他只知道自己非常喜歡,非常非常喜歡。

  於是他認真研讀了過去從來沒接觸過的藝術史,每個假日都去逛畫展(有時還藉此邀請亞歷同去),學亞歷留起長髮(那頭柔順閃亮的金髮甚至吸引了洗髮精廣告商),到後來養成畫圖的興趣——才後知後覺的發現亞歷山大主修的是雕塑。

  亞歷山大對他說:我是個奇怪的人。

  庫利索貝利錄回答:我又不在意。

  ——就算是這樣,還是喜歡你。

  ——那好吧。

  ——好吧?

  ——好吧,我們在一起吧。

  於是毅力十足的庫利索就跟奇怪的亞歷在一起了,得償所願。

  五年過去,兩人畢業後在自己擅長的工作領域都發展的很好。

  庫利索不再像當初追亞歷那般衝動,但時不時還會在對方起床時獻上一朵帶露珠的玫瑰;小亞歷晚上出門已經不需要白布條和導盲杖,但他必須緊緊牽著庫利索的手。

  ——庫利索,你幫我看看,月亮是不是在盯著我們?偷偷看就好,別被它發現……

  ——讓它盯著,好好盯著,讓月亮知道我們多相愛。

  ——哇啊好肉麻……但我喜歡。

  而現在庫利索抱住亞歷,還是一字一句承諾,「我會一直在這裡,我答應你。」

  「真的?」

  「真的。」庫利索點頭,神情認真,「因為我最喜歡你了。」

  亞歷笑了起來,整個人窩進戀人懷裡,低聲說,「好肉麻,月亮在看著呢。」

  庫利索也笑,在他耳邊輕聲說:讓它看,讓月亮知道我們有多相愛。

FIN

標題意思就是閃的讓月亮閉眼(╳

想寫PTSD的亞歷很久了,但一直沒手感,先大略寫一下。

庫利索的外表看起來就像穩重的美人哥哥(姐姐),總覺得亞歷很依賴他,應該是擅長照顧人的類型。但又想到亞歷一直希望別人喊他「小亞歷」,或許是因為庫利索以前就是這樣喊他……覺得這樣的反差很萌,「平時成熟穩重,但還是會開玩笑,偶有出人意料的舉動」大概是這樣的個性基調。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