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失眠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布雷森特·麥克(山田ひざし)×相澤消太。

※流水帳、無劇情。

  相澤消太在黑暗中睜開眼,教師宿舍的房間不太通風,即使在入秋的夜晚還是有些悶熱。他看見電腦桌上的數據機一下又一下閃爍,綠色和紅色米粒大小的LED燈泡,雙眼逐漸習慣無光的環境,便能看見電線的輪廓,有些凌亂地連接著電腦主機和螢幕。

  似乎比平常更安靜,無論是自己的房間、整棟教師宿舍、偌大的雄英校園,都靜悄悄的,摒住呼吸時,能聽見微弱的電波聲。相澤想,此刻的安靜大概是種心理認知上的錯覺,這幾天學校放了連假,沒有學生留在宿舍,老師們大多也不在學校(午夜也邀相澤同到酒吧縱夜狂歡,後者拒絕了),相澤認為是因為自己有這個認知基礎,才會下意識覺得現在的校園該更安靜一點。

  但或許平常就這麼安靜。電波的聲音持續,他在黑暗中乾睜眼太久了,眼淚溼答答冒了出來。煩人的乾眼症。

  煩人的、無眠的夜。

  山田ひざし拿起手機,藉著螢幕的光摸索到床邊的小燈,他才總算重一片抓瞎的黑暗中重獲光明。

  「Four o'clock……唉唷,待會我早上八點的課,起得來才有鬼!」他對自己說,就算獨自一人的時候,山田依舊表演慾十足。他對自己唱了首催眠曲,果不其然一點用都沒有;然後他覺得自己的長髮搔在脖子上熱得荒,起身開了冷氣,還是沒有睡意。

  「怎麼會失眠呢,我啊我啊,難道有什麼煩惱的事嗎?」

  冷氣的聲響讓人有些心煩,於是他爬起來關掉了;關掉之後睡衣下好似又開始發汗,他又爬起來打開。如此往復,最後山田終於抓起手機,按下——當然不可能按通話,山田告訴自己,除非他想隔天被戀人當作格鬥技的練習沙包——及時通訊APP,相澤的頭貼一直都是顯示隱身,永遠不知道他此刻是上線還是下線。

  『我到現在都還睡不著,待會八點要上你們班的課,早上見到我時要給我加油打氣啊!』

  然後他又補了一個舉著FIGHT立牌的布雷森特麥克貼圖,那是他所屬經紀公司請知名插圖家繪製,二頭身小人非常俏皮可愛。山田也曾玩笑式地建議相澤做這種貼圖,在這個時代,有時英雄的對敵、救災能力反而不是普羅大眾最重視的點,個人形象和行銷,才是知名度的關鍵。雖然大多數英雄都對這樣的現象感到無奈,卻也不得不屈服於這種風氣。

  相澤當然拒絕了製作貼圖的建議。那很愚蠢,相澤表示,且跟工作無關。

  我很愚蠢嗎?明明這些圖案這麼可愛!山田嘻皮笑臉地說,整個人像沒骨頭似地靠在相澤身上。他知道相澤只是單純表達個人的意見。但換個人來聽這話,大概會認為相澤是有意嘲諷。

  所以相澤消太身邊的人才是我,而不是其他任何的什麼人。山田當時難掩自豪地想。

  我們是不同類型的英雄。山田對相澤說,相澤點頭,也不知道是表達聽到了,還是表達同意。

  『我七點要到班點名。』

  手機發出「叮咚」的聲響並震動了一下,嚇得山田差點尖叫。毫無預警,也完全沒預料到,相澤竟然在這個時候回他訊息了。山田喘了兩口氣平復心情,立刻按下通話鍵。

  『沒事別打過來。』一接通,手機立刻傳來相澤低沉且有些清冷的聲音,而且第一句就是拒絕的話。

  但山田還是很高興,相澤總是這樣,一邊說著拒絕一邊皺眉向他走來。

  「你也睡不著嗎,消太?」

  『嗯。』相澤停頓了一下,『不太合理,但我確實睡不著。』

  山田提議,「我唱搖籃曲給你聽?」

  那一頭的相澤立刻掛斷電話。

  等山田再度撥通電話,相澤第一句話又是拒絕,『不要搖籃曲,然後,快睡。』

  「哎嘿嘿。」山田笑了起來,電話那頭的相澤問你笑什麼,「雖然失眠很痛苦,但這麼晚還能跟你說上話,就覺得也沒那麼痛苦了。」

  『是這樣嗎。』相澤說。

於是山田又說,「是啊是啊,雖然明天連假結束又要上班,簡直是Black monday,噢不,Black Tuesday!不過一想到能見到你,又覺得很快樂了。」

  相澤想了想,做下結論,『你真容易滿足。』

  「一直都是啊,」山田說,「你認識我十五年,我不一直都這樣?」

  『一直都這樣?』

  「只要有相澤消太在,只要有Eraser Head在,我一直都很滿足。」

  山田說,另一頭的相澤也沒怎麼說話了,就聽山田叨叨絮絮地講起工作和學校的事,生活上的事,還有等相澤帶完這一屆的學生,兩人一定要來好好計畫同居的事……

  也不知道聽了多久,山田那頭安靜下來,取而代之的是平穩的呼吸聲。

  睡著了嗎?相澤想,也沒再出聲問,就結束通話。

  然後手機螢幕暗了下來,整個房間又回歸寧靜,相澤閉上眼。

  離天亮還有多久?

  離下一次睜眼還有多久?

  但或許就像山田ひざし說的,只要想到能見面,失眠其實也沒那麼難熬。

  相澤心道:或許我也很容易滿足。

FIN

失眠好痛苦(躺平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