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 冬巡組】冬巡日常

※無CP,法斯和安特庫的日常短篇。

※不喜歡為虐而虐的寫,但有些東西又很想塞進去。有時無意識就寫成自己比較不喜歡的那樣了。

  有天早上法斯畫了朵花給安特庫,柔軟的紙上用顏料和炭條畫出深深的痕跡,畫工有些拙劣,但看得出是用心畫出來的。

  畫紙的右下角寫上「法斯法菲萊特 致贈 安特庫賽琪兒」

  安特庫拿著那幅畫左右端詳了一陣,法斯就在他看的時候繞著他轉來轉去。

  「好看嗎?喜歡嗎?厲害嗎?」

  「唔嗯……」

  「這是花喔,我想安特庫沒看過,畫一朵給你。」

  「老師畫給我看過,書上也有。」安特庫還是用一種觀察的神情看那朵紙上的黃色小花,他不會在冬天之外的季節醒來,不過還是由老師和書本上得到關於這世界的常識,雖然不盡完整,但他覺得足夠了。有時其他寶石會跟他書信交流、又或者在冬眠中途醒來,也會和安特庫聊上兩句。

  ——去年春天的時候,油菜花開了滿山遍野。伊爾洛哥哥不小心躺在花叢中睡著了,他可憐的搭檔找了整個早上都沒找著。

  ——我有天夏巡摘了一小把千日紅,倒吊起來曬乾了,雖然想或許可以拿來當新的裝飾材料,但一直忘了。如果安特庫喜歡就送給你,我放在……

  ——秋天是個充滿禪意的季節……別問我禪意是什麼,這是老師上課說的,我前面睡著了楞是沒聽到。不只我呢,連議長和由庫蕾斯都睡了,法斯(就是最年幼的那個孩子)還睡得滾到地上。那天的風好舒服、到處都是一片橘金色,連風也是……

  安特庫想了想,又補上一句,「老師畫得比你好。」

  法斯立刻氣鼓鼓的要搶回他的大作,安特庫不讓。

  「但你也畫得很好看。」

  法斯立刻又笑了。

  安特庫問:「這是什麼花?」

  「金盞花!很大一朵,我覺得很好看。」法斯說,「我摘回去想給小鑽插瓶,小鑽卻跟我說金盞花的花語不好,他不是很喜歡。」法斯偏著頭想了一會,安特庫靜靜等他。窗外的夜色伴隨風雪呼嘯,他們的夜還很長。

  「啊哈!」法斯一拍掌,然後慘叫了一聲,手指掉了兩根。安特庫轉頭去拿糨糊回來。法斯伸手讓安特庫黏,一邊說,「悲傷忌妒,離別之痛。小鑽說他覺得是很不好的……謝謝啊,安特庫……但我覺得花語很奇怪,也不知道是誰決定的,難道書上這樣寫,花就一定這樣想嗎?每朵花都是這樣想嗎?你說呢,安特庫?」

  安特庫回答,我不知道。

  當晚安特庫把那幅畫收進自己的日記本裡,說是日記那更像工作紀錄一樣的東西,只不過除了工作之外,偶爾還會寫上一些疑問或心情。

  例如他今晚就寫了:

  一、法斯法菲萊特太脆弱了,雖然我也跟他差不多,但我總覺得他身上有某種缺乏,那種天真是閃耀的,但凡閃耀的卻又是最危險的。

  二、但我很開心他送我畫,花很好看,希望有機會也能畫朵花給他和老師。但他們倆都看過真正的花,或許並不會想要我畫得虛假的花。

  當晚法斯偷看安特庫把那幅畫收進他的日記本裡,動作很小心,法斯想安特庫大概是喜歡的。

  法斯從後面緩緩接近。

  法斯偷看安特庫寫工作紀錄,然後寫了疑問和心情。

  法斯說:「我會想要,安特庫也畫一朵給我吧。」

  安特庫:「哇啊啊啊——」

  安特庫生氣:「法斯法菲萊特,不要偷看。」

  法斯道歉,然後提起他過去負責博物誌工作的事,說自己本來打算畫更多花和動物,可是出了點小意外就沒繼續了。雖然那份工作有點無聊、自己也做得不太好,但或許還可以再試試——

  「到來年冬天的時候,再拿給安特庫看。」

  「好,你可不要一冬眠下去就睡忘了呢。」

  「我才不會睡著,安特庫就好好期待吧!」

FIN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