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ACCA 利格】短打兩則

※本文CP為《ACCA13區監察課》的利利烏姆×格羅蘇拉。

※現打隨筆。


1-告別

  利利烏姆很久沒在早晨醒來,只剛醒他就感到許久未有的輕鬆,所有身體上的疼痛和心裡輾轉的執著像是瞬間消失不見那樣,他甚至能起身開窗,讓自己沐浴在晨光下。

  過了幾分鐘,也或許過了幾小時(陽光的角度模糊而曖昧讓人無法判讀),格羅蘇拉拿藥和餐食進來,見床上沒人還嚇了一跳,隨後才見到利利烏姆站在窗邊對他笑。

  於是格羅蘇拉也知道時間差不多了。

  利利烏姆婉拒藥物,說了不需要;但他邀請格羅蘇拉一起分食那套份量不多的餐點,半塊麵包泡在幾乎沒有鹹味的濃湯裡,鐵盤裝著用白酒和檸檬調味過的瘦絞肉,一口分量的蘋果泥、木瓜和蒸蛋,還有一大杯水。

  格羅蘇拉搖頭,「我吃過了。」

  利利烏姆嫌這人不解風情,拉過他的衣領嘴對嘴渡了一口蘋果。

  用餐後利利烏姆坐回床上,讓格羅蘇拉替他修剪那些分岔乾枯的髮尾,然後帶上耳飾。一切都有條不紊且安穩優雅地進行,這是格羅蘇拉的特質,像一汪深不見底的湖水,又或者不見邊界的荒原;你下沉,或選擇提步向前踽踽獨行。

  帶耳飾的過程中格羅蘇拉的手指碰到利利烏姆的耳垂,後者一下子想到很多情侶間繾綣的暗示,但看前者嚴肅甚至虔誠的表情利利烏姆就忍不住笑了起來,便得到格羅蘇拉一個困惑的眼神。

  「會癢嗎?」格羅蘇拉問。

  「我真是太喜歡你了。」利利烏姆答。

  利利烏姆說他被格羅蘇拉整理得煥然一新,格羅蘇拉依序整理空盤、剪刀、梳子、髮油和散落的髮絲,回答他「你只是回到原本的樣子」。

  然後他收拾那些東西出去,回來時也換上當五長官時的制服,燙得筆挺,安靜的空間裡被皮鞋踏在木質地板上的聲音充滿。

  格羅蘇拉將頭髮撩到耳後,低頭吻他。

  「再見。」

  「格羅蘇拉長官用詞不精準,這種時候該說永別。」

  利利烏姆偏頭說,然後按著格羅蘇拉的後腦勺加深這個吻,他的手指理所當然插進那頭滑順的長髮中,像做一種牽制,又像在挽留。

  他感覺格羅蘇拉跟自己相觸的嘴唇依舊努力做了「再見」的口型,他莞爾一笑,想這人依舊固執,然後閉眼。

  「好吧,」他們分開,「好吧,再見。」

  於是利利烏姆知道時間真得差不多了,他沒再睜開眼,就這樣沐浴在陽光和戀人的注視中靜靜死去。


2-兩難

  利利烏姆走過去梳高格羅蘇拉的長髮,咬著髮繩束了一把馬尾。

  「?」

  「在家裡別遮著臉。」利利烏姆埋怨,「好像我們不熟似的。」

  「好。」

-

  隔天利利烏姆回家時是束著馬尾的格羅蘇拉幫他開門的。

  利利烏姆想了想,又湊過去拉開他的髮繩,那頭銀白的長髮一下子全瀉到他的肩上背上。

  「?」

  「怎麼辦,不近人情的樣子我也很喜歡。」利利烏姆困擾,「兩難啊,格羅蘇拉長官……」

FIN

覺得格羅蘇拉長官在比較放鬆的時候才會綁馬尾,平常放髮甚至有種用長髮掩蓋真實情緒的感覺。
……然後我喜歡馬尾就寫了(

格羅蘇拉長官真是滿足髮控的諸多妄想……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