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 鑽石組】短打四則

※除了第一篇,都是歡樂白癡文。

1-定義

  如果我是你的手足,我能樂見你的強大;如果我是你的朋友,我會欣然接受你的厲則;如果我是你的戀人,我將安於享受你的保護——但在那之前我是鑽石屬,如果不強大,就沒有作為鑽石的資格,如此任何角色都失去意義。

  我無法是你的手足、朋友、戀人,我無法是我,也再無法是任何人。


2-哥哥

  鑽石比黑鑽石年長了一點,就那麼一點。

  「因為我年紀比較大,黑鑽石要喊我哥哥喔。」彼時才剛成為兄姐角色的鑽石蹲在地上,仰頭對剛走出房門的黑鑽石說。

  後者似乎被嚇了一跳,動作停滯數秒,才頷首應道,「好的,哥哥。」

  鑽石笑了起來,彷彿對方剛剛說的不是一個稱謂,卻是世上最美的讚詞與頌歌。他一下子蹦起來,亦步亦趨地跟在黑鑽石身旁,還是掛著那個幸福到不行的笑。黑鑽石走了一陣,終於掛不住那張冷臉,有些尷尬地咳了兩聲,「你……」

「怎麼了,黑鑽石?」

聽到鑽石輕快的聲音,黑鑽石不知為何感到臉上一臊,悶聲丟下一句「沒什麼」,又邁開腳步向前走。

  「有什麼話都可以跟我說哦,」鑽石快步追上,有些不好意思地又笑起來,「雖然我是第一次當哥哥,但如果能幫上黑鑽石的忙,我會非常高興的。」

  黑鑽石心想為什麼要高興呢?卻聽鑽石又悠然補上一句,「非常高興哦。不過最高興的果然還是黑鑽石誕生這件事,啊,第二高興是你喊我哥哥……」

  彼時才剛誕生不久的黑鑽石又滯下腳步,他心想,等臉上的臊熱感消下去,要再試著多喊幾聲哥哥。


3-啊,哥哥

  「因為我年紀比較大,黑鑽石要喊我哥哥。」鑽石扭了扭手指,「啊,但我只比你年長了一點,就一點點,所以只能喊哥哥,不能喊大哥或老哥哦。」


4-啊啊啊啊哥哥

  「小心!」

  哐啷。

  「黑鑽石小心!」

  哐啷哐啷。

  「小心月人的箭,黑鑽——」

  哐啷哐啷哐啷……

  「喂、你……」

  「沒事吧!太好了,黑鑽石看起來都沒有受傷。」自稱「哥哥」的、那個閃閃發亮的存在笑了起來,燦爛的比滿月海面的光粼還美,比朝陽初升的天空好看。那時草原上每根沾著露珠的草枝都會閃爍起來,但還是遠不如這個人的萬分之一。

  黑鑽石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他無法理解這種感情,像是心酸到疼痛,卻又非常、非常高興。 於是懵懂的孩子冷下臉,對著破碎的那人伸出手,沒碰觸缺損,只是小心撫平他的瀏海和衣領,「……多餘的動作太多了。」 

  「這樣啊……」


FIN

第一題「定義」的想法是這樣:

亞里斯多德說「人是理性的動物」,這句話意味著人是「動物」,唯一的區別在人有「理性」;反之,人如果沒有理性,那就跟動物沒有差別。

小鑽說過「如果不強就不是鑽石了」,可以想像一下在寶石的世界,又至少在小鑽的價值觀裡,他的存在證明和生為鑽石的定義就是能力的強大。就算他可能有其他重要之物,例如親情、友情或他喜歡的戀愛話題……等等,還是比不是他認為自己要強大的執著。

因為那是他的價值與存在,剝除這個定義,他就什麼也沒有。

反過來說,我覺得這也能看到小鑽對波爾茨用情多深,即使壓抑自己的存在也要愛這個人,但他不是抹滅,他還在掙扎,同時可以存在又同時能愛的一種平衡。

或許去到沒有波爾茨的月球也是小鑽掙扎的一種方式。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