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 架空 黑+幽】殺手與駭客Paro

※很短的復健,突然想到的中二架空設定。大抵上就是被拉碧斯訓練長大的黑幽雙子,在拉碧斯被誣陷逮捕後試圖劫獄的故事,和警政署展開了對抗。但不斷給警政署添麻煩的途中兩人認識了菜鳥刑警法斯法菲萊特,本來想利用對方獲取情報,但三人在追查的過程中不知不覺發現警政署不是真正的敵人,還存在幕後黑手。隨著警政署的前輩相繼失蹤,最後的死亡警告竟落到法斯三人身上,迫不得已凱恩格姆只好帶上郭斯特和法斯開始逃亡;這時牢裡沉寂已久的的拉碧斯竟托獄醫露琪爾傳來求救訊息……這樣的故事,但不會有後續(


  凱恩格姆從窗戶爬進屋裡時,郭斯特還坐在電腦桌前,沒開燈,身上一件薄薄的襯衣,電腦螢幕的藍光照亮他的臉,工學設計的四輪式電腦椅壓著一件外套,大概原先是披在郭斯特身上,滑到地上後也沒被理睬。

  室內外溫差很大,他見郭斯特被風吹了兩下就開始咳嗽,皺眉關上窗,才走過去撿起地上那件外套,扔到郭斯特頭上。

  「穿上。」凱恩格姆頭也不回地走進套房附設的澡間,身後傳來衣物摩娑的聲音,混著郭斯特的咳嗽聲。夜晚將一切無須光亮的細節都無限放大。

  郭斯特問,「有受傷嗎?」然後又咳了兩聲,雙手回到鍵盤上快速敲打。

  「這種時候該問,沒受傷吧,才對。」凱恩格姆一頓一頓地說,聲音聽起來有些疲憊。大概是因為郭斯特在問他話,他沒關上澡間的門,就直接脫下上衣,露出滿是疤痕的上身。

  郭斯特從善如流,再問,「沒受傷吧。」

  「沒。」

  「好的,如果你等會洗完澡發現其實傷了,我再幫你包紮。」

  凱恩格姆嘟嚷了句,幾個意思,就甩上門,悶悶的水聲充滿整個套房。

  凱恩格姆洗了很久,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裡面偷偷處理傷口。郭斯特想,又覺得自己的想法總偏向負面,或許凱恩格姆這次沒受傷呢!但身為雙生子,他們似乎沒什麼能瞞過彼此,也或許因此他們的交流與言語充滿謊言,卻沒什麼能掩蓋住。

  郭斯特面上淡然,敲下最後一行代碼,警政署網頁上黑底紅字滿版的恐嚇訊息昭示著他整晚的努力終取得成功。他用手指輕輕撫觸那行紅字,心裡意外地什麼情緒也沒有。

  「『吾等重要之物終將奪還』——郭斯特你怎麼又用新細明體?」凱恩格姆披著毛巾走到他身後,頭髮還蒸騰著熱氣。他皺眉,「而且讀起來很饒口,中二。」

  「不然你想一句。」郭斯特說,他從小沒受正規教育,文學與藝術都不在他的理解範圍內,世界之於他是零與一組成,就別指望他做出符合凱恩格姆「美感」的作品。

  「我想想。」凱恩格姆往後一坐,電腦桌後面就是床,雙人的,凱恩格姆睡相差,常在半夜把郭斯特踢到床下。他確實認真想了起來,還拿起一旁的小刀開始擦拭。刀柄上嶔著一顆黑水晶,「黑水晶」是凱恩格姆當殺手接案的代稱,但這小刀並不是他的作案工具——就郭斯特的話直白來說,就是「專給凱恩格姆擦著玩的」。

  「想到了嗎?如果你提的好,我再改到網頁上。」郭斯特催他。

  「這樣一改再改可以嗎?」

  「沒什麼不可以,」郭斯特說,一貫淡然的口氣竟讓人聽起來有種自信的瘋狂,但他本人大概沒有察覺,「就算做成GIF動畫在網頁上閃也沒什麼問題。」

  「不,這樣人家會覺得我們很沒原則。」

  「沒原則嗎,這我倒沒想過……」

  凱恩格姆終於擦完他的小刀,起身要郭斯特讓出電腦,然後叫出電腦裡內建的繪圖軟體。

  「你要畫圖啊。」

  「未免別人覺得我們沒原則,留著你的,我再加幾筆。」凱恩格姆塗塗抹抹,雖然是用最簡易的繪圖軟體加上滑鼠,筆觸意外流暢,別有一番味道。就連郭斯特這種不懂欣賞的人都覺得好看。他坐在凱恩格姆剛才坐的位置靜靜看著,直到整張圖成型。

  然後郭斯特又與之交換位置,沒花多少時間就把那張圖和新加上去的文字弄上警政署網站的首頁。


  『吾等重要之物終將奪還——黑水晶與幽靈敬上。』


  一個蒙著白布的人站在畫面上,下垂的左手握著一把鑲嵌黑水晶的小刀,右手直直往前伸,掌心向上,那是個意圖討要東西的姿勢。

  「不在幽靈的手上畫青金岩?」郭斯特托腮欣賞一會兩人共同完成的作品,「碎片也好,幽靈和黑水晶至少還存有一兩枚。」

  「不了,黑水晶和幽靈要討回全部。」凱恩格姆回答,「況且,他們連看一眼他的模樣都不配,碎片也不行。」

  「說的也是。」

TBC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