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 架空 磷辰磷】紅色指彩

※本文CP為寶石之國的磷葉石/辰砂,無差。

※記個想寫的架空設定,社會人辰砂和美術生法斯,兩人是同居戀人,有些微的轉生設定但不重要。傻白甜,OOC預警。

  「又是紅色?」

  「紅色適合辰砂嘛。這次是威尼斯紅,飽和度比較低,是一個很溫暖的顏色哦。」法斯執起戀人的手,垂眸為對方塗上指彩。

  辰砂任對方塗抹,表情有些害臊,嘴上還是故作強硬地說,「不管是怎麼樣的紅都太招搖,公司的同事每次都問——」

  「咦,為什麼會問?問指甲油牌子嗎?」

  「才不是。」辰砂說,「畢竟我土氣又無趣,是個不善打扮、不善和人交流、死氣沉沉的人。這樣的人卻仔細護理指甲並擦上指甲油,本來就惹人非議。」

  「但我很喜歡為你做這些事,辰砂不喜歡嗎?」

  辰砂聽法斯這麼問,愣了愣,才低聲回答,「也不是不喜歡,或許換個顏色……」

  「辰砂就是適合紅色嘛。」法斯的聲音很平和,但不知道為什麼讓人聽起來十分肯定。他低著頭繼續手上的動作,「本來只是想買個潤髮乳,經過指甲油的櫃位就挪不開腳步了,『這個顏色擦在辰砂手上一定很好看』,第一眼看到就這麼覺得。」

  「你覺得適合就適合吧。」辰砂嘆了口氣,只有在這件事上,無論哪次他都辯不過看似粗枝大葉的法斯。「上次那一罐呢?你不也說『擦在辰砂手上一定很好看』,怎麼又買罐新的了?」

  法斯回想了一下,「啊,上次那罐是樞機紅,好看是好看,不過太偏紫啦。」

  「不都是差不多的紅色?」

  「不、辰砂你不懂我們美術生,一點點色偏都會讓我們眼睛痛。」法斯義正嚴詞。

  我是不懂,辰砂心想,但法斯每次講起他喜愛的那些顏色,雙眼都會閃閃發亮。法斯喜歡替顏色取名,除了花卉和常見物品外,他特別喜歡用礦物和寶石稱呼那些顏色——辰砂你看藍寶石就是這個顏色、辰砂你看我調了個青金岩出來、辰砂你看這翡翠綠多美……——辰砂覺得那樣興致勃勃的法斯很可愛;當然這話他是不會對法斯說的。

  於是辰砂對他說,「都是你打工來的錢,自己節省點,別都花在我身上……啊、我不是那個意思……」

  「哎。」

  「就、就說不是那個意思。」

  法斯:「最喜歡把錢花在辰砂身上了,明天再去買個十罐吧。」

  辰砂:「給我忘掉!還有不准亂花錢!」

  法斯笑了起來,捧著辰砂的雙手,一邊輕輕吹氣一邊說,「在乾之前都不可以亂動喔。」

  「嗯,知道了。」

  「在乾之前都要一直跟我牽著手喔。」

  「知道了知道了……」辰砂又嘆氣。

  「辰砂。」

  「怎麼了?」

  「就算指甲油乾了,還是要一直跟我牽著手,好嗎?」

  「嗯……」

  「雖然是很好看的紅色,但總覺得還不是最適合的紅色。」

  「所以說法斯法菲萊特,你對紅色到底為什麼這麼執著。」

  「也不是執著,就是總覺得,這裡應該也有顏色的。」他放下辰砂的手,改去輕撫那頭及肩的紅髮,「除了這裡、」然後輕撫睫毛「這裡、」然後指尖滑過辰砂的眼角,描繪紅色眼瞳的形狀,「還有這裡,之外。」法斯說,手指最終停留在辰砂的雙唇上,微微一笑,「指甲也該是辰砂的紅色,沒有的話就太可惜了。」

  「這樣的話就是執著吧……」辰砂扭頭躲開他的觸碰,臉上熱辣辣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連皮膚都開始發紅了。

  「我是美術生嘛美術生——」法斯說,「只可惜辰砂的紅色還真難找啊,不管怎麼試,總還是跟記憶中有差別。」

  「這樣啊。」

  辰砂不能理解,為什麼法斯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遺憾,但更多的是懷念。辰砂不知道法斯所謂「記憶中的他」到底是什麼樣子,畢竟在遇見法斯前,辰砂就是個循規蹈矩的學生,再來就成為無趣的社會螺絲釘。在遇見法斯前他從來沒有塗指甲油的機會和興致。

  有時他會覺得法斯看的不是他,而是透過他看另一個人;但有時他又覺得法斯非常愛他,無論何時,最重視的就只有他一個。

  我就只有辰砂了。法斯總會這麼說。

  而辰砂總不能理解。

  這時法斯捧起辰砂的手,「記憶中的指彩是最適合辰砂的那個紅色,但卻連碰都不能碰。」他低頭輕吻每個弧度精緻的紅色指甲,「所以還是現在最好了。」

  「這、這樣啊……」

  雖然還是不能理解,但辰砂這時就覺得,無論是法斯記憶中還是現在,看的就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FIN

心心念念的塗指甲油……結果寫得太興奮就OOC了,法斯對不起。

评论(8)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