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磷葉石+黑水晶雜談/其他

※毫無生產力只能先記梗,有磷黑磷CP腦濾鏡。歡迎聊聊或拿去寫……(沒有人

最近在想黑水晶說「把我當作安特庫也沒關係」這句話,對法斯的意義是什麼。

在想黑水晶能讓法斯振作起來,其實很需要機緣巧合,甚至可以說不是黑水晶就不行。

在其他人都對失去同伴感到理應接受的時候,沒人想到對法斯來說是第一次直面失去這件事。

失去郭斯特跟失去安特庫的差別在哪呢?一樣都是法斯的搭檔,也都讓他感到自己的無能為力和懊悔,除了先後順序外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還有黑水晶留下了,郭斯特的半身。

可以想像在失去安特庫之後法斯是一直自我譴責的,安特庫不斷在他夢中出現,他無法入睡。

他可能想像安特庫在責怪他沒能及時拯救(即使他知道溫柔的安特庫絕不會怪他),想像安特庫說他不夠努力。

但這一切在對方回來前就僅止於想像,法斯沒有可能得到答案。只能不斷往壞的想。

「只做了這點工作,可無法向安特庫交代。」

除了安特庫本人,沒有人能讓法斯停下來,暫且喘口氣。

安特庫一天不回來,法斯就一天得不到救贖。

再想想黑水晶的角色。

他處於一個很微妙的位置,因為二重結構,他同時是那個被帶到月球上的人,又是那個失去的人。

他大概是全世界最了解郭斯特的人,然而他又跟郭斯特關係不好,所以他能夠針對郭斯特說出很多中肯甚至有點現實到近乎殘酷的評價。一直覺得市川老師這個設定很巧妙。

對於失去郭斯特,他最有資格對法斯生氣,相對的也是唯一能對法斯表達原諒的人(用原諒這個詞不太精準,但我暫時想不到那種感覺相應的描述)。

在法斯崩潰之後黑水晶說了「把我當作安特庫也沒關係」這樣的話。
對黑水晶來說,對法斯來說,除了外表的錯認,這樣的一句話意義到底是什麼?

一直在在想這樣的事。

「偶爾忘掉安特庫不在這件事也沒關係。」

「偶爾把我當成不在的那個人也沒關係。」

「偶爾不把失去安特庫、失去郭斯特當成自己的錯也沒關係。」

「就算都是你的錯好了,偶爾休息也沒關係。因為我獲准了。」

「我獲准就等於代替郭斯特獲准了,既然你把我當安特庫,那這些時候就當安特庫也獲准了。」

所以法斯,偶爾也好,再笑一笑吧。

正因為這樣的定位,才說黑水晶是唯一能讓法斯稍微喘口氣的人。

想表達的大概是這樣。

-

之前看有人說討厭磷黑磷雙重替身。

我自己是覺得很好吃啦,但這兩人的關係不只是雙重替身可以解釋的,而且我覺得法斯到後來其實就沒有把黑水晶認成安特庫了;黑水晶在看到青金ver法斯或許也用動搖,但他還是很清楚那是法斯。

然後明明心裡很清楚但看到外表還是會動搖,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意曾經的那個人還是現在的,好萌(

-

在想寶石雖然是用佛教的概念發想,但真正套入佛教世界觀到底可不可行,要如何解釋。

畢竟光是骨、肉、魂這樣的區分就不是佛教會做的區分了。

月人感覺像天道的天人,還是面臨天人五衰的那種。

寶石人像被剝奪部分的人類;海裡人的著墨不多,現在看起來他們反而最像過去的人類。

情感、生存所需、生育能力和壽命。

-

先貼個可愛的二折短襪避免捏到動畫黨。


每次重看都會看到更多細節。




這裡上面的格子法斯還是笑的很勉強,對黑水晶的指責也毫不辯解。

然後給黑水晶留了一個沒有對話框的格子,接著轉頭就走。

「大概又惹對方生氣了,這也是沒辦法的」

接著就聽到黑水晶那句「把我當那兩個人也沒關係」。

下面那格法斯睜大眼睛看起來很驚訝,轉頭已經不見黑水晶了。


然後法斯就立刻追出去了……第一次從黑水晶身上得到安慰的話,之類的,啊好萌。

就這樣,重看才覺得這篇是如此無意義的分析……稱得上分析嗎(

评论(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