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動畫09觀後感/磷葉石雜談

※記錄一下,會提到漫畫進度。

想想會喜歡這部作品,很大的原因是能從角色們身上看到自己和身邊人的形象——我們不斷破碎,也不斷試圖完整;試圖完整他人,卻往往使彼此更加破碎;人總比想像的更為脆弱,卻也比想像堅強。

-

漫畫感覺不深,看完動畫覺得法斯根本是創傷症候群了。只要稍微睡著就會出現幻覺、不敢入睡,懲罰般要讓自己變強,就算全身不斷磨損也不願停下腳步。
……一下子腦中就出現好幾個人,有時候都很想跟他們說「不是你的錯,不要再那麼辛苦了」,但我何德何能。

-

其實說寶石之國虐,我們的人生大概更虐吧XD他們失去所愛的唯一渠道就是被月人帶走,還有徵兆、有機會努力,可是我們失去誰往往沒有徵兆,很突然就發生了,再也沒有機會挽回。
這時候就會想,到底「失去有機會拿回來卻拿不回來」比較痛苦,還是「失去絕對拿不回來」比較痛苦(

-

看到法斯就好像看到部分的自己。
一直有種「時間還很多、我還沒長大」的錯覺,但其實心知肚明已經蹉跎好多時間。
「我又能做什麼呢?到今天為止,我已經三百歲了。」法斯對貝王這麼說,就想到常在心中對自己說「我已經二十一歲了,我又做了什麼呢?」

雖然每次試圖這樣說的時候,常會得到的回答都是「二十歲還年輕」或「你還是做了很多事啊」,之類的,但心裡那股焦慮和急迫的心情卻還是無法平息。我的定位在哪呢?最適合我的、非我不可的事存在嗎?即便是這樣的我,能不能給所愛之人提供哪怕只有微末的回報呢?
非常、焦慮,看著身邊人一個個往前走了,好像只有自己被留在原地。
就像法斯其實還是有一直做其他工作吧,大家也因為他是最小的孩子,一直包容著他。
但那種焦迫的心情只有他自己承受著。

所以我想他遇見辰砂時,會有那麼大衝擊,部分原因也是這樣吧。
明明是自己嚮往的「強大」、只有辰砂能做好的「非他不可」的工作、成熟穩重、決斷力強,不像自己總是脆弱無用又搖擺不定。
但這樣的辰砂卻非常痛苦,甚至說出「如果被帶到月球,或許能賦予我存在的價值」(憑記憶寫一下),這對法斯來說很震撼吧。原來不只有無用脆弱的他一個人焦急著,找不到存在價值;他幫助辰砂的同時,何嘗不是試圖拯救自己呢?

-

跟別人聊寶石、或看別人的寶石觀後感,常常看到說「喜歡後期的磷葉石更勝前期」。
其實我一開始也是這樣,不過原因是藍髮馬尾很正(←
但現在真的很難說更喜歡前期中期還是後期,因為法斯就是法斯,或許從脆弱到堅強、天真到理智、甚至忘了很多初心的願望,但他一直努力一直努力著……一直非常努力……就算不斷破碎,失去好多原本的自己,但他還是努力改變著、前進著……

為什麼成長這麼難又這麼痛呢……經歷了這些痛苦後,「我」真的成長了嗎?還是連「我」都失去了呢?

……唉心疼磷葉石(捂臉

遇見辰砂後試圖改變、沒能幫上紫晶感到懊悔又在試圖改變、失去南極石厭惡不夠強大的自己,還是試圖改變。
每一次磷葉石都在改變,但改變的心態是一樣的嗎?
這種改變能稱之為成長嗎?
建立在自我厭惡的改變是成長嗎?
既然成長了,為什麼沒有感到快樂呢?

這真是件匪夷所思的事,但又這麼現實。

评论(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