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 磷黑】夢與破碎

※本文CP為寶石之國的磷葉石×黑水晶。

※寫點想到的畫面。

  磷葉石沒有喊他安特庫,沒有喊他郭斯特,但也沒喊黑水晶。

  硬度約略只有二的金銀合金手在碰觸到硬度七的他時,極具延展性地灘成一大片,細細密密填滿他髮絲間的細縫,甚至要漫進他的耳孔。他感受到觸碰與壓力,磷葉石的臉離他極近,那雙屬於青金石的藍金色眼睛半闔,雙唇微張,像是欲睡,又像在夢囈。

  黑水晶仰躺在地上,磷葉石一膝壓在他腿間的縫隙——硬度七的腿,黑水晶想,合金手臂、硬度五的腦袋和三半的軀體,如果青金石在的話,定會撩動那頭長髮,用饒富趣味的表情道「真是一艘忒修斯之船![1]」——他連推開對方都做不到,只怕太過用力會撞碎眼前這極端脆弱的傢伙。金紅石說過磷葉石的組成太複雜,不宜再受損破碎。

  然而磷葉石低頭擁抱他,臉頰相觸,礦石摩擦的哐啷聲,白粉底下的礦石節理反射著光,晃花了黑水晶的眼。

  於是他反手回應這個擁抱,寶石們的肢體接觸總小心翼翼,不僅要戴上手套還得放輕力氣,但磷葉石的擁抱大約是用上全身的力氣,於是黑水晶亦然。他們像溺水之人抓住彼此,但這裡沒有誰是浮木,而寂寞的河流沒有盡頭。

  他們只能漂流。

  就只能不停漂流。

  黑水晶能感覺自己的腿和磷葉石的早就在幾經撞擊下斷成幾折;磷葉石的軀幹碎在他身上;他倆的臉都磨得破破爛爛,露出藍色和黑色的內裡。

  「就像海中撈月一樣,再怎麼找,那些失去的人,你是不可能在我這邊找到的。」黑水晶說,右手也應聲斷裂,滑落在地。

  磷葉石還是什麼也沒說,沒有喊他安特庫,沒有喊他郭斯特——但也沒喊黑水晶。

  那些扭曲的愛、虛假的夢與自以為灑脫的坦白,最終還是隱沒在嘴唇相碰的碎裂聲中了。

FIN

忒修斯之船[1]亦稱忒修斯悖論,假定一艘船的零件被逐漸替換,換到最後全不是原來的零件了,那它還是原本那艘船嗎?如果把換下來的所有零件重組成一艘船,那哪艘才是原本的船呢?古希臘哲學家問:「這艘船還是原本的那艘忒修斯之船嗎?如果是,但它已經沒有最初的任何一根木頭了;如果不是,那它是從什麼時候不是的?」

解釋成夢境畫面可能比較合理,兩個失去所愛的人擁抱撫慰直至彼此碎成粉齏。

评论(16)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