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 黑水晶中心】 瘋人夢語

※本文為黑水晶+幽靈水晶+磷葉石,無cp。過去劇情捏造、ooc。

※會提到漫畫約四十話的劇情。

  黑水晶感覺自己在崩壞破碎,被包裹在華美而沉重的流體中,逐漸被輾為齏粉。

  「磷……」他縮了一下身,避免臉部也被合金壓碎,「磷葉石!」

  「不想再失去誰了……」被喚名的人聲音飄渺,彷彿身在夢中,「南極石,幽靈水晶,無論是誰,都不想失去了……」

  黑水晶楞了一下,就聽見外邊一片兵荒馬亂,好像是幾個寶石圍著磷葉石勸,要他放黑水晶出來。

  不會有效果的,黑水晶想。他周身屬於磷葉石的合金流體不斷扭曲,撞碎他的腳尖,又壓扁他的手指。他看著,晶體表面閃閃發亮的。

  他很清楚磷葉石現在的狀態,雖然很想嗤笑幾聲,但不幸的是他現在已經被緊緊包裹,彷彿讓千絲萬縷束縛的蟲繭,連牽動嘴角都做不到。

  磷葉石現在這種狀態,當年他跟幽靈水晶失去青金石的時候,早就體驗過一次了。

  別看幽靈水晶一副莫測高深又故作成熟的樣子,大概只有黑水晶最清楚,那傢伙瘋起來多麼嚇人。

  在青金石被帶到月亮上後,幽靈水晶沉默的可怕,就算黑水晶在他體內怎麼冷嘲熱諷都沒反應,只是靜靜地坐在重傷養護所的角落,遠遠看著青金石狀似沉眠的頭顱。

  看了二天後,黑水晶早已不想試著跟他說話了,就那樣跟幽靈水晶坐在一起——事實上他也沒有辦法離開的——黑水晶有時會回想自己在那兩天究竟對幽靈水晶說了什麼、罵了什麼?但記憶已經太模糊了。

  他只記得自己說過一句「把青金石放在心裡的不只有你!你難過成這樣,讓我好像連一同難過的權利都沒有!」

  現在想想不過只是一句毫無理性的氣話,但幽靈水晶開口說了對不起。

  那是兩天內他唯一回答的一句話。

  到了青金石離開的第三天,陽光升起時映照出滿室浮動的粉塵,幽靈水晶才慢慢抬起他那雙眼尾下垂而顯得溫馴困倦的眼睛,輕聲說,「該給青金石鋪上白布,他不會喜歡自己頭髮上都是灰塵。」

  黑水晶本來昏昏沉沉的就要睡去,迷糊地答了聲,好的。

  「工作放著沒人做,也不會自動消失呢。」幽靈水晶說,「青金石不會喜歡書庫亂糟糟的。」

  黑水晶又說好,心裡隱隱有些不安。

  「早晨,該巡邏了。」幽靈水晶輕輕笑,「就算青金石不在,我們好好巡邏的話,總有一天他會回來的。」

  黑水晶終於警醒過來,厲聲回答,「不會的。」

  幽靈水晶沒回他,帶著那個輕飄飄的笑容,去取了鐮刀狀的武器,走到學校外。

  黑水晶邊罵邊阻止他,但對肢體的掌控力還是幽靈水晶佔了上風,他只好暗暗希望有人發現幽靈水晶的異常,把這家伙帶回學校去關好。就算回去繼續跟青金石的腦袋乾瞪眼也不要緊。

  幽靈水晶走到草原中央,一圈一圈地繞。過了幾個小時黑水晶漸漸放鬆下來,安慰自己幽靈水晶大概只是想重新拾起工作。

  才這麼想,天上就出現碩大的黑點,月人伴隨音樂和箭矢到來。

  黑水晶暗叫不好,控制著身體想往回跑,幽靈水晶卻直衝而上——

  「還給我……還給我!」

  「你給我冷靜點!」

  「把青金石還給我!」幽靈水晶揮舞鐮刀砍倒一片月人,但那數量實在太多,大量箭矢快速破壞幽靈水晶的表面,潔白的晶體冰雹似落在地上。

  「幽靈水晶!你要讓我們都被帶到月亮上嗎!」黑水晶怒吼,即使在那個時候,幽靈水晶這個名字指得也是他自己。

  聽到他這樣講,幽靈水晶才似乎冷靜下來,這時後援也到了,很快打跑月人。

  「幽靈水晶,你沒事吧?」黃鑽石和鋯石跑過來,幸好他們在附近巡邏,才即時救了他們。

  「如果你是指外面那個傢伙,」黑水晶低聲說,面無表情撿拾幽靈水晶的碎片,「他的表面被削掉太多,現在意識暫時由我代管。」

  黃鑽石和鋯石愣了一下,沒說什麼,也蹲身幫著撿拾。

  等他們讓金紅石拼裝回去後,幽靈石一派正常地像眾人道謝,直到回房,他躺床面牆,才嗚咽起來,「好痛……為什麼會……這麼痛呢?」

  黑水晶第一次看他這樣子,即使這幾天受盡幽靈水晶的異常驚嚇擔憂,他還是忍不住說,「你不要這樣……」

  「怎麼樣呢?」幽靈水晶問。

  黑水晶煩躁:「我不知道,我不像你跟青金石那麼愛啃故書堆。」

  幽靈水晶說:「你大概是要我『不要哭』,書上總是這樣寫的。」

  於是黑水晶低聲說了不要哭,並在意識裡笨拙地觸碰他。

  「你也……痛嗎?」幽靈水晶眨眨眼。

  「當然啦,」黑水晶翻白眼,「我與你一體同心,你痛我怎麼可能倖免。」

  「乖乖,不哭不哭。」幽靈水晶摸摸自己的頭。

  「……我果然還是討厭你。」

  「好巧啊,我也是。」

  黑水晶醒來時磷葉石正坐在他床邊打瞌睡,金紅石才剛收拾好漿糊和白粉,轉頭就喊磷葉石起來,「小磷,起床,不是說要道歉的嗎?」

  磷葉石跳了起來,全身發出詭異的輕顫聲,金紅石皺眉,念了句「你的結構還不穩固,不要太大動作」。

  「好、好的。」磷葉石站直,低頭看著床上的人,「幽靈水晶,對不起,害你變得破破爛爛的。」

  黑水晶說沒關係,也不是第一次了。

  「但不要有下一次,儘添亂。」

  「好,我會很乖的!」磷葉石說,「我會跟幽靈水晶你一起努力,唔,直到把幽靈水晶帶回來!也要把大家都帶回來!」

  黑水晶嘟囔了聲,連他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但磷葉石卻露出很高興的樣子。

  「所以你一定不要離開,要等著我把他們帶回來。」磷葉石笑了起來,「好嗎?」

  黑水晶突然很想叫他不要哭,即使他是笑著的,薄荷綠的眼睛瞇成兩個彎月。

  但他畢竟不是真正的幽靈水晶,說不出「乖乖,不哭不哭」這麼寡廉鮮恥的話,於是他只好板著一張黑亮的臉,對磷葉石說:

  「南極石也好、幽靈水晶也好,如果你會覺得好一點的話,把我當成誰都沒關係。」

  繼續瘋下去也沒關係,繼續做夢也不要緊,不要再哭了。

  他想對磷葉石說,或許想對幽靈水晶說,或許也想對自己說。

  但終究他還是沒說出口。

  畢竟只是瘋人夢語罷了。

FIN


评论(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