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 紅綠柱石中心】南極石的新衣

※雖說其實是南極石+紅綠柱石但整篇都是紅綠柱石視角……標題太長塞不進去。不會提到漫畫進度,但會有約漫畫十五才出現的角色。

※需要舒壓,寫寫日常流水帳和私設。

  紅綠柱石總覺得不甘心,這真是件令人煩惱的事。

  他強忍著睡意,坐在桌前挑燈縫紉,冬天就快要到了,必須在冬眠前製作好全員的睡裙,隔年的夏季制服也必須先打版並做好衣胚,才不會一冬眠結束就手忙腳亂。

  「還沒忙完啊?我留著走廊的燈,待會走回睡房要當心腳步喔。」黃鑽石探頭進來,那頭亮晶晶的及肩短髮晃花了紅綠柱石的眼睛;不過也可能是睡眠不足導致的。

  紅綠柱石揉揉眼睛,「今晚大概不用睡啦,本來的樣式怎麼看都不滿意,我最後決定全打掉重練,進度可趕了。」

  「辛苦了欸,不用累壞自己。」

  「為了時尚的發展,這點苦不算什麼。」紅綠柱石壯志躊躇地回答,他很滿意黃鑽石不像其他人總吐嘈他「睡覺為什麼要穿大格子裙」云云,他看看手上的睡裙半成品,又看看黃鑽石,「對了,來幫我試穿一下吧?」

  「唉,雖然我很想幫忙,但還沒把整個學校巡邏完呢。」夜裡的巡邏雖然一直是辰砂負責,但只在戶外的範圍——辰砂是不會涉足學校內部的——因此每晚校內的夜巡是由所有人輪流,也不是防守月人,就是收拾好不需要的水母燈、撿撿垃圾之類的。

  「夜巡等一下再去就好嘛,只要試穿下不用幾分鐘的!」

  黃鑽石為難,「這個嘛……」

  「拜託拜託,我需要穿在真人身上才能得到靈感,拜託啦——哥哥——」紅綠柱石用盡全力撒驕哀求。

  黃鑽石聽到卻嚇了一跳,四處張望好一陣,才鬆了一口氣,「……小紅綠柱石,不要喊我哥哥啦……」

  紅綠柱石也被他的反應稍稍嚇到,跟著悄聲問,「你不是最喜歡說『我可是大家的哥哥哦』,怎麼現在不給喊了?」

  「就是、就是啊,今天鋯石去支援榍石他們做冬季準備,我就跟著鑽石他們組一起巡邏——大家都是鑽石屬比較有話聊嘛。」黃鑽石吞吞吐吐解釋道,「但和小鑽聊的太開心,忍不住玩開了,我們就繞著黑鑽石團團轉逼他喊哥哥……」

  「哇喔……」

  「然後黑鑽石就生氣啦,在大草原上追著我們跑。畢竟我們都是鑽石嘛,腳程差不到哪去……才怪!跑沒兩步就被黑鑽石抓住了,三個人在草地上滾成一團,真是好驚險好驚險……」

  紅綠柱石捂嘴,「三個硬度十滾在一起,哇喔,腦內都自動傳來撞擊的吱呀聲了……」

  黃鑽石扶額,「反正黑鑽石現在還在氣頭上呢,聽到哥哥兩個字就好生氣。下午的時候磷葉石在那裡亂跑亂玩,只喊了句『鴿子你別跑!』,就瞬間被倒掛在樹上了。」

  「還好我今天喊『割布的刀到哪去了』沒被聽見……」紅綠柱石心有餘悸。

  「所以在黑鑽石氣消前,我們——」黃鑽石捏著手在嘴巴前做了個拉拉鍊的動作,「懂嗎?」

  「懂懂懂。」紅綠柱石也拉上嘴巴拉鍊。

……

  那個晚上紅綠柱石忙到凌晨三點,幾乎要忘記自己本來在煩惱什麼,整個腦子除了想睡還是想睡。

  他趴在一堆布料和衣服半成品上伸懶腰,這次他給冬季制服選的布料材質比去年更柔軟了,為了讓大家能美美睡一覺他可是耗盡心血,但這麼柔軟的布很難做得筆挺好看,要更仔細思考版型才能做出紅綠柱石滿意的效果。

  「不甘心……咦,我剛剛是在不甘心什麼呢?」他猛然抬頭,看著桌上以白色為主的布料。睡衣選白色布料有兩個原因,一是美感考量,白色能讓人有潔淨放鬆的感覺;二是為了安全,他們的被褥枕頭都是白色,就算負責冬巡的南極石和金剛老師沒守住、讓月人入侵學校,白色的衣服或能成為最後一道障眼法。

  啊,負責冬巡的南極石。

  紅綠柱石緩緩睜大眼,在心底默念。他知道自己一直以來在不甘心什麼了。

  「從來沒幫南極石做過睡裙呢……」

  雖然南極石冬巡的衣服也出自他手,但尺寸和需求都是由老師傳達給他的,紅綠柱石沒見過南極石,也沒能親眼看見對方穿他做的衣服。

  這對身為裁縫與設計師的紅綠柱石而言不免遺憾。

  寶石人不像其他生物那樣需進食和排泄,因此他們的身材尺寸也太會有變化;唯二可能性只有,缺損和合成。

  紅綠柱石還記得有一年老師給他的南極石尺寸,全身都少了一點。他忍不住問,老師也據實回答他,那年暖冬,南極石結晶得不夠堅固,面對月人時落了下風,慶幸只損失了一點點;還有年南極石長高了兩公分,紅綠柱石又問,老師說那是他們在冬巡時,幸運撈回一小截好多年前碎在流冰底下、南極石的一部分,大概是腳尖吧,發現的地方是個封閉的凹窟,那年冬天最冷的時候在一片白雪中仍掩蓋不住南極石結晶的光芒,於是兩人就小心把凹窟凝結起來的結晶刮起來,重新塑回南極石身上。

  這樣版型又要重打啦。紅綠柱石嘟嘟囊囊,但還是忍不住笑。

  紅綠柱石覺得自己好像透過這些尺寸數字在了解那個從未見過的夥伴,一個人漫行在無邊的冬季雪原中,頭髮是白色的,衣服也是白色的,自欺欺人地以為這樣就可以隱沒在雪中,看起來不那麼孤單了。

  「別小看第一設計師了,」他雙手扯了下自己的雙馬尾辮,挺直腰桿,「夏天是液態的不能穿,負責冬巡的時候也要睡晚覺吧……南極石你等著!我一定會做出最時尚的睡裙給你的!」

  紅綠柱石大喊,「歌頌時尚!——嗚啊黑鑽石你怎麼在這裡?你、你在夢遊嗎?我是喊歌頌不是喊哥哥……黑鑽石放我下來?我不要倒吊在這裡啊?」

  第一片冬雪落下時南極石從長達三季的睡眠中甦醒,他在宛如棺材的睡箱中躺了一會,確認手腳完全凝固,足以支撐全身的重量,才起身爬到外面。

  「老師——!」

  「早安,南極石。」

  「早安,老師。」南極石仰頭看著金剛老師,面露希冀,「今年也可以像往年那樣嗎?」

  老師點點頭,對他張開雙臂。

  「老師,這一年過得還好嗎?」南極石把臉埋老師的僧袍裡,聲音有些模糊,「大家都好嗎?」

  「大家都很好,沒有誰被帶到月亮上。」

  「那真是太好了。」

  「你呢,睡得還好嗎?」

  南極石想了一下,「不太記得了,不過,好像有夢到大家,很開心。」

  「那真是太好了。」老師回答。

  兩人說了一會兒話,然後就開始工作上的交接了。老師拿出紅綠柱石託付的衣服,交給南極石,「說是今年的新作,你穿穿看合不合身。」

  「每年都有,真是勞煩他了。」

  老師說,「大家都有。」

  南極石聽了有點高興,把衣服放在桌上翻看,「這是……睡裙?」

  「嗯,紅綠柱石說,大家都有,所以也給你做了一件。」他回憶了一下那孩子的原話,說,「『附上春天和大家,希望你喜歡』,他是這麼說的。」

  南極石心想紅綠柱石大概是個奇怪的人,他怎麼樣都沒在這疊衣服中翻出春天和大家,連片葉子也沒有。抱著狐疑的心情他抖開那件白而蓬鬆的睡裙,卻看到裙襬上繡滿各種顏色的花,裙角上寶石們和老師手牽手,而南極石他站在所有人中間,笑著。

  老師說:「紅綠柱石還提醒我,要記得問你的感想。」

  「每、每年看到大家冬眠,都想問他為什麼要穿大格子裙睡覺,沒想到今年我也得穿了。」

  「就這樣轉達他嗎?」

  南極石把那件睡裙抱在懷裡,有些害臊地轉開臉,才又小聲說,「還有,春天和大家,我確實收到了。」

FIN


1-補遺,紅綠柱石與老師

  「老師,你到底會不會量?南極石真的是這個身材尺寸嗎?怎麼整體比例好奇怪!」紅綠柱石雙手叉腰,束在腦袋兩側的頭髮隨他的動作一顫一顫的,「還有老師,上臂尺寸跟大腿圍漏掉了,這樣要人家怎麼精準的做出衣服嘛!」

  「下個冬天再量一次好嗎?」老師摸摸紅綠柱石的腦袋,後者本來鼓著臉頰,這才看起來比較不生氣了。

  「髮型都亂掉啦……老師,再摸兩下。」紅綠柱石被安撫了,但還是有點委屈地說,「老師,如果做出來的衣服不夠好,南極石醒來看到會有多難過啊。」

  「我想他不會在意,也不會怪你的。」

  「真的嗎?」

  「真的。」

  「要幫我問問他喜不喜歡喔。」

  「好的,一定。」


2-補遺,南極石與老師

  「老師。」南極石敲敲門,走了進來,一步一步都踏得沉穩,彷彿他穿在腳上的不是細高跟,而是厚重的軍靴,「新準備的冬季制服太大了,沒辦法穿。」

  老師抬頭看他,然後莞爾一笑,「還真是、太大了呢。」

  「老師!」南極石罕見露出困擾的表情。他身上整套衣服都鬆垮垮的,不僅襯衫領口軟塌塌的,外罩的白色緊身衣大的誇張,垂在兩邊的肩上,白色泡泡袖腫的跟剝皮柚子沒兩樣,褲管還垂到膝蓋,「這樣行動會不方便的,我還是穿去年的衣服吧。」

  「好的,不過尺寸怎麼會差這麼多呢,不像紅綠柱石會犯的錯。」

  南極石也說,「之前的衣服都很舒適的。」

  「對了,」老師說,「紅綠柱石說過,他會把衣服尺寸寫在標籤上。南極石,轉過來我看看。」

  南極石依言轉身,金剛老師執起他頸後的標籤看,然後輕輕「哎呀」一聲。

  「怎麼了嗎,老師?」

  「……我給紅綠柱石的尺寸,公分和英吋混在一起了。」老師的聲音有些懊惱,雖然面部表情還是平平靜靜的,「他提醒過我比例很奇怪的。」

  南極石說:「沒關係的老師,今年我們再量一次就好,我並不介意沒有新制服。」

  老師說:「但紅綠柱石介意,他還要我問你喜不喜歡呢。看來只能讓他失望了。」

  「不會失望的!」南極石說,然後發現自己聲音有點大,連忙紅著臉降低音量,「就算做得太大了,我還是非常喜歡的,畢竟是專門為我……請老師就這麼回答他吧。」

  「好的。」老師摸摸南極石的頭。


3-補遺,紅綠柱石與南極石

  紅綠柱石:「老師,這個尺寸確實是對的嗎?」

  老師:「是的。不是跟過去兩百三十二年的尺寸都一樣嗎?」

  紅綠柱石:「雖然對老師感到抱歉,但身為服裝設計師實在無法安心把這麼重要的量身工作託付給其他人。」

  紅綠柱石:「這樣好了,我今年會努力不那麼快冬眠,就由我親手幫南極石量身吧。」

  ……

  南極石:「老師,咦,紅綠柱石也在?」

  紅綠柱石:「是的,我要……呼哇哇哇……親手幫你……呼哇……量尺寸,」他搖搖晃晃地拿起布尺走向南極石,眼睛都快閉上了,還不停打哈欠,「這樣的話,才能作出最適合你的制服……呼……呼……」

  南極石:「睡、睡著了?」

  老師:「看上去是睡著了。」

  南極石:「怎麼辦,我先幫他蓋上被子嗎?」

  紅綠柱石:「請先讓我換上屬於我獨一無二的睡裙,呼……」

  南極石:「咦?」

  老師:「紅綠柱石一直都很努力呢。」

  南極石:「很努力呢。」

  說著,南極石在紅髮的少年身旁蹲下,微笑著抽出他緊握在手中的布尺,「謝謝你一直這麼努力,請好好休息。」

  「今年冬天也,交給我吧。」

FIN

雖然越寫越像拉郎CP,但不是CP,只是想看大家寵安特庫。有機會也想寫寫別人。紅綠柱石也好可愛啊。

评论(10)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