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 磷辰磷】關於他們的三次失敗

※本文CP為寶石之國的磷葉石/辰砂,無差。

※可能會提到漫畫61話的劇情,後續劇情捏造有。沒有邏輯的傻白甜,惡搞崩壞OOC。

  磷葉石和辰砂第一次嘗試接吻失敗了。

  他們還記得那時候剛對彼此坦誠心意,寶石人不懂什麼親密,對他們來說互相碰觸就可能意味著傷害。但內心那股渴望接近對方的慾望蠢蠢欲動,那種感覺就像在草原奔跑時鼠尾草拂過腳踝(有些寶石人特別討厭那種麻麻癢癢的感覺,因此會穿上襪子),然後現在,是拂在心上。

  「你,你冷靜點別再靠近我了。」辰砂轉開臉,身後的水銀液隨他心情浮動,「我沒辦法完全控制這些液體,特別是現在……喂,就說了別過來,會沾到你身上的!」

  「不然這樣好了,」磷葉石用他那顆青金石的聰明腦袋高速運轉,「辰砂不是有手套嗎?你戴上手套親一親,然後我再親親你親過的地方。」

  「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嗎,真、真是不了解你……」喃喃抱怨著,辰砂還是從口袋裡拿出一只黑手套帶上,攤著手心看了好一會,磷葉石也沒催他,最後辰砂紅著臉低頭印下一個吻。

  磷葉石靜靜看著他,心裡是覺得對方這樣非常可愛的,只可惜他不知道該怎麼用語言表達這種心情,只好安靜執起那只手套包裹的手,黑色皮質手套讓辰砂看起來更為纖細脆弱——他本來就很脆弱的。磷葉石不免分心想著。無論是物理上或心理上,都讓人想好好保護。

  辰砂微微發抖,他自己也不知道是緊張得還是害羞。只見磷葉石近乎虔誠地執著他的手,彎身低頭,嘴唇就要碰觸到指尖,又像想起什麼,輕聲呢喃,「第一個要吻在辰砂吻過的地方呢……」

  「有第一個,難道還有第二個?」辰砂問,強作鎮定。

  磷葉石抬眼看他,微微一笑,「當然了,還有第三個第四個跟接下來好多個哦。」

  然後用拇指撫過他的掌心,正準備落下一吻——

  「磷葉石,你給我停下來!」

  「咦。」

  聽見背後傳來吼聲,辰砂嚇得抽回手,磷葉石咦了聲就看見來人,「黑水晶,怎麼了?準備搶婚他還是搶婚我?」

  「誰要搶你們啊。」成功阻止兩人的行為,黑水晶看上去明顯鬆了一口氣,他撇撇嘴沒好氣地說,「才不管你們談戀愛,但別用著青金石的頭。」

  磷葉石恍然,「也對,抱歉,我沒想這麼多。」

  辰砂小聲說真對不起。

  「沒事啦,」黑水晶擺擺手,表情平淡,「耽擱人戀愛會被月人踢這種道理我還是懂得,除了頭之外的部分請繼續吧。」

  「好的,畢竟也不能讓青金石回來後才發現初吻不見了吧。」

  「其實早就,咳……」

  「哎。」磷葉石觀察了一下黑水晶的眼神,點點頭,「咳咳。」

  只有辰砂一頭霧水。

  磷葉石和辰砂第二次還是失敗的。

  那時磷葉石已經換回自己的頭,雖然還沒解決辰砂的毒液問題,但其實已經非常接近「人類」的磷葉石也不太在乎那些了。

  磷葉石緊挨著辰砂坐在海邊,磷葉石現在已經不會掉白粉、也不怕隨便碰碰就碎掉了,但辰砂的硬度更低,因此磷葉石還是小心翼翼不敢太大動作。

  「辰砂辰砂……」

  「嗯?」

  「你看那邊的雲像不像世界第一可愛的我?」

  「不像。」

  「不像啊……但我還是世界第一可愛的吧?」

  辰砂認真想了想,回答,「我沒檢證過世界上所有擁有『可愛』這種要素的生物,沒辦法確認你是不是第一可愛的。」

  「哎。」磷葉石失望。

  辰砂臉一紅,小聲又說,「但對我來說……這種事,不需要檢證的。」 

  「哎!」磷葉石高興。

  磷葉石高興了,就說,「你也是世界第一可愛的。」

  「這不合邏輯,世界第一不可能有兩個——喂、你突然做什麼!」辰砂話說到一半,磷葉石就湊過來蹭他,「就說不要太靠近我,如果沾到水銀——」

  「現在的我不會怕那個了嘛。」磷葉石與辰砂肩貼著肩,用亮晶晶的腦袋蹭辰砂的頸窩,「辰砂,辰砂,我喜歡你。」

  「……」

  「好喜歡你!」

  「都四百多歲了還是毛毛躁躁……」敏銳如辰砂,不可能讀不懂磷葉石的暗示,但自厭自棄甚至自我隔離百年的他,很難突破心裡的防壁主動接近別人,雖然他也有強烈的衝動去抱緊身旁這個人,牽起他的手,但他就是害怕,害怕只要一升起「想要」的念頭,就會傷害到重要的人。

  但磷葉石沒等辰砂糾結出個結果,就主動用雙手扶起對方的臉,笑盈盈地看著他,「好喜歡你。終於有天可以正大光明地對你這麼說。」

  或許磷葉石不能完全懂得辰砂內心的自卑,但他總能像一盞明燈那樣,準確無誤地照進他內心最陰暗痛苦的角落。

  辰砂垂下眼眸,也沒再說什麼,算是默許了磷葉石接下來的舉動。

  磷葉石慢慢不笑了,看著眼前這人,他沒有心臟的胸膛竟傳出碰碰的聲響。他猜自己大概在緊張吧。總被說沒心沒肺的傻小磷,也會因為某個人緊張了,他想辰砂大概也察覺到自己雙手的顫抖,但這種緊張與顫抖似乎極端接近喜悅的頂點,他們不熟悉一些舊人類使用的語詞,但或許這就是愛吧。

  他傾身,正要在那人唇上印下一吻……

  「磷……」辰砂不自在地喊了他一聲,他很少喊磷葉石的名字,似乎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比較好,聲音模模糊糊的。

  「怎麼了嗎?」

  「你,嗯,手太用力了。」

  「咦,抱歉抱歉,我好像有點緊張……」

  「沒關係,」辰砂說,表情看起來有點難堪,「但我的臉裂開了。」

  ……

  金紅石在辰砂臉上抹開糨糊,然後小心用鑷子夾起碎片拼湊。

  金紅石抱怨,「辰砂的結構很難拼你知道嗎。」

  辰砂道歉,「對不起。」

  「不是怪你,」金紅石的語氣和緩下來,然後瞪向磷葉石,「還以為你硬度提高後能大大減少工作量,看來我還是想得太美。」

  翡翠附和,「跟天上的星星一樣美。」

  紅綠柱石補充,「好想摘天上的星星做髮飾啊。」

  鑽石問,「如果做出來了,能給黑鑽石一個嗎?」

  黑鑽石不在場,磷葉石代他回答,「我覺得黑鑽石不會想帶。」

  鑽石面露失望。

  「但如果你要求,他就會帶。」磷葉石很機靈,立刻又補上一句,「別跟他說喔。」

  「……怎麼這麼多人都聚在一起?」辰砂問。自從接下夜晚巡邏的工作後,他幾乎不會到學校這邊,但這麼多人圍著看他治療讓人很不自在,還是忍不住問。

  金紅石回答他,「月人準備離開了,在離開前,他們決定把科技全給我們。所以我們大部分人聚在這裡準備開會討論下一步呢。奇怪,接洽的是磷葉石,你卻不知道嗎?」

  辰砂轉頭看磷葉石。

  「嗯啊,哈哈哈哈……有那麼點難開口啊。」磷葉石摸著後腦,「你看,我現在不是很接近『人類』了嗎?月人必須有人類替他們祈禱,才能得到解脫,那麼由我替他們祈禱也可以吧。」

  所以除了歸還青金石的頭以外,他還是維持著改造後的姿態,眼球也先取下來,換成屬於月人的珍珠眼。

  金剛老師這個祈禱機器已經崩壞,在諸多巧合下磷葉石或許是、或許不是經由月人的引導成為無限接近人類的存在,所以他能夠祈禱了。

  他頓了頓,又說,「或許要花幾個百年,但寶石的時間很多呢,我耗的起。」

  磷葉石和辰砂第三次嘗試接吻依舊失敗了。

  「有那麼點難開口啊。」磷葉石說,「我現在又變回三半了。」

  辰砂說:「你本來一直都是三半。」

  「其實在很多年前那一次我就想說了,但最後還是覺得不好意思,就一直沒提。」磷葉石比劃著,他的動作一直都很大,幾百年都毛毛躁躁的,「你記得嗎?我們嘗試親親然後不小心把你臉捏碎——」

  「我記得。」辰砂打斷他,臉頰浮起可疑的紅暈。

  「那時候我不是說決定為月人祈禱嗎?而且說過月人會在離開後把科技給我們,這樣的話我們就能憑自己的力量修復其他同伴了。」

  「事實證明你也做到了。」辰砂說,望著遠方草原幽靈水晶和黑水晶一左一右趴在青金石腿上,睡得很安穩的樣子;帕德瑪剛玉和金紅石坐在門半掩的醫護室裡面說話,黃鑽石躲在外面從門縫窺視,看上去很想參與;幾個寶石說說笑笑地經過,說天冷了,又到了冬巡的季節,今年輪到誰陪南極石一起啦……

  「我們做到了,哎唷,真是累人。」磷葉石誇張地搥槌肩,然後肩膀發出可疑的碎裂聲,兩人都僵硬了一下,「嗯,所以啊——我那時候就決定了,等這一切結束,我還是想繼續當磷葉石。」

  辰砂平靜地看著他。

  「雖然硬度只有三半、很沒用、腦子也不太好、笨手笨腳。」

  「你才沒有那麼糟……」

  「但我果然還是最喜歡自己原本的樣子了。」磷葉石展顏一笑,「啊啊,真是繞了好大一圈。不過現在再沒有月人會來攻打我們了,敏捷的腿和強壯的手都不需要了,聰明的腦袋——唔,我們現在有青金石嘛。」貨真價實的,可不是青金皮磷葉心的組合囉。磷葉石說。

  「只是,在我最厲害的時候都沒幫辰砂找到開心的工作,現在變得這麼沒用,大概更不可能找到了……」

  「這就是你心情低落的原因嗎?」辰砂問。

  「部分吧。所以啊辰砂!」

  「是?」

  「我現在又失業了,反正夜晚的巡邏也不怎麼有趣……」磷葉石突然有些害羞起來,又摸摸自己的頭髮,「你願意陪我一起找新工作嗎?」

  「……」

  「不、不願意的話也沒關係啦,每次你不說話我心裡都挺沒底……」

  「……編寫博物誌的工作。」

  「咦?」

  辰砂對他微微一笑,「我覺得,編寫博物誌的工作,應該會很適合我們。」

  ……

  辰砂問:「現在問題解決了,你應該不再心情低落了吧?」

  磷葉石回答:「還是挺低落的其實。」

  辰砂慌了起來,「那怎麼辦?我、我能幫上忙的話……」

  「因為現在變回普通的寶石人,不再是人類了嘛。」磷葉石有點委屈,「以前還是人的時候沒成功接吻,現在變回三半的石頭,更不可能了,畢竟我也不想把辰砂撞碎,明明我那麼喜歡你——」

  辰砂捧住他的臉,用力親吻了下去。

  金紅石:「磷葉石你這個——你這個超級惹禍精!」

  磷葉石:「這次不是我的錯……不完全是。」

  辰砂:「對不起,這次是我的錯,我會負責的。」

  金紅石:「撞得這麼碎,還兩個人混在一起,我花了半個晚上才拼完啊……唉算了,以後小心點。」

  磷葉石忍了忍,還是壓抑不住揚起的嘴角,「嗯,下次會小心。」

  他望向辰砂,辰砂還沒會意過來,就聽磷葉石大聲說——

  「對吧辰砂,下次我們一定會親親成功的!」

  「這種事不要講出來,你這個笨蛋!」

FIN


评论(20)
热度(150)
  1. 亡命作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离世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