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來自深淵】短打三則

※短打,自己記梗。

1-奧森

  「深淵裡的怪物很多,只要在那裡,我就不會顯得那麼奇怪。」身長兩尺的女人說,她面無表情地舉起酒杯,看似並沒有使多大力氣,木製的杯器卻出現裂痕。

  「只要一不小心就會這樣。」她解釋,並招來老闆賠償損壞的費用。

  地面上的東西都太過脆弱,她低聲說。

2-萊莎

  記得與不記得的遊戲,並不是那麼好玩,但卻很重要。

  上昇負荷產生的幻覺並不能阻止探窟者的腳步,他們或漠視幻覺、或自言自語轉移注意力。

  「我記得奧森在監視基地留守,不會出現在這裡。」萊紗扳著手指數,「我記得吉路歐在幫我顧孩子,不會出現在這裡。」她沉穩地走著,再一小段這個洞窟就會開始下坡,幻覺也將自動消散,「莉可還是寶寶呢,才不會在這裡。」她輕笑。

  「托卡……托卡已經死啦,我記得的。」她說,「嗨托卡,我記得你。」

  幻覺的托卡也對她回以微笑。

3-瑪露露庫

  人分成寵物魚和海鳥,寵物魚安於小小的水族箱,海鳥卻終其一生追逐天空與海洋的邊界。

  大概一輩子都不會離開監視基地的瑪露露庫聽路過的探窟家這麼說過。那個探窟家大概是海鳥,斷了一隻手、瞎了左眼,仍舊一次次往前進深淵,直到某一天再也沒返回。

  有天他忍不住問,「師父是魚還是鳥呢?」

  「以前是鳥,因為有人陪我一起飛。」奧森難得願意理會瑪露露庫的問題,她皺起眉頭補上一句,「雖然那傢伙總是瞎飛,就是只傻鳥。」

  「那現在呢?」

  她摸摸徒弟的腦袋,說,「因為有隻傻魚需要我陪,只好改當魚了。」


FIN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