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 磷辰磷】「想要。」

※繼續清腦袋。會寫到約61話的劇情,私設有。亂七八糟的東西。

※本文CP為磷葉石/辰砂。在我這邊+是組合、×是cp、/是cp無差。

  辰砂的頭髮結晶非常漂亮,真想碰一碰。

  磷葉石忍不住想,然後稍微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在去趟月球後他發現自己身上產生許多變異,除了遭替換的珍珠眼球外,他的皮膚就算碰水或擦撞也不會斑駁掉粉;不知道是月球、珍珠眼球、青金石的頭亦或所以一切加總起來的影響,磷葉石的思考更為理智、情感卻鮮明的近乎狂躁,如暴風雨來臨時的海濤,沒有方向地翻騰湧動。

  他不可能對這些變化視而不見,但該做該思考的實在太多,月人只有給他不到一個月的時限,他像是夾在理智和情緒所跳的雙人舞中間,一邊精密計算該拉攏誰一同進行「背叛」,一邊壓抑那不斷湧現的、清晰地近乎刺眼的、濃綢而芬芳欲嘔的渴求。

  如果磷葉石還能記得的話,百年前的他第一次見到辰砂時也曾這麼想過:辰砂好漂亮,頭髮結晶在月光的反射下呈現深紅色,不像其他寶石那麼透明,但看起來……

  模模糊糊的想法輕如薄煙,才剛出現在意識裡很快就消散了。

  現在的磷葉石連自己第一次見到辰砂是什麼時候都忘了,更不用說記得那些沒什麼意義的想法。

  大概是「看起來很聰明」或「看起來很像白之濱的番紅花」吧。

  現在的磷葉石還是覺得辰砂漂亮——明明辰砂礦物總呈現菱面體或平板狀,老師當初不知道是怎麼打磨成這樣光滑又亮晶晶的樣子,髮絲在風中飄動的時候看起來很柔順……——真想碰一碰。

  真想,碰一碰辰砂。

  「醫生,我好像病了——」磷葉石拖長嗓音走進醫護室,兩條合金手也沉重地拖在地上,在他身後延展了三四尺不止。

  金紅石聽到他的聲音,連頭也不抬就回答,「腦病是醫不好的。」

  「啊!你怎麼可以罵青金石!我要跟黑水晶告狀!黑水晶——」磷葉石故作惶恐地雙手抱頭,在醫護室裡跑來跑去。

  金紅石幾天前才因為磷葉石提起「月亮上有人工製造礦物的技術」而心神不寧了好幾天,現在又看到這家伙沒心沒肺的胡鬧,真想抄起地質錘朝他腦袋敲下去。他說,「你只有一張臉皮是青金石,內含物和智商還是磷葉石等級的。」

  磷葉石:「磷葉石等級聽起來就很高級的樣子。」

  金紅石:「三半。」

  金紅石:「但三半也沒什麼不好,我有時候還寧願你是以前那個傻兮兮的三半。」他停了停,又說,「對了,你剛剛說你怎麼了?」

  「病了。」磷葉石自發地在病床上坐下,「我覺得這樣下去辰砂很危險。」

  「又干辰砂什麼事了?」

  「嗯……啊……大概是肌膚飢渴症之類的,在月球上不怎麼想到辰砂,但一回來看到他就很想抱抱他,碰碰他的頭髮,拉辰砂的手。」磷葉石說,一邊用雙手比劃,「想跟他說話,想知道他都在想什麼,平常都在做什麼;想知道辰砂喜歡的花,想看看他笑起來是什麼樣子,想——」

  「這樣聽起來危險的是你。」金紅石點點頭,「不知道你這些『想要』做完之後,我又要削掉你多少。」

  「醫生,給我藥——」

  「絕症,治不好。」

  「欸——庸醫拜託啦,我覺得好痛苦,一直煩惱著,花花草草蛞蝓水母看起來都沒有顏色了,抱起來也沒辦法緩解心中這份痛苦……」

  「但是磷葉石,碰觸之後又怎樣呢?」

  「什……」

  「在碰觸之後,還是會把辰砂拋下吧?就算渴望更接近他,但還是不會改變前往月球的決定吧?」

  磷葉石想反駁,但又感到哪裡奇怪,他愣愣的看著金紅石,越看越不對勁,視線也扭曲起來。

  然後眼前的金紅石變成了磷葉石自己的臉。

  「就算這樣,」與之相對的第二個磷葉石偏頭問他,面無表情,「還是『想要』嗎?」

  磷葉石久違地從夢中驚醒,他很久沒好好躺在床上睡了,此前他常斜靠在桌邊瞌睡,沒幾分鐘又驚醒,根本無法產生連貫的夢境。

  他用額頭大力敲擊桌面(硬度五的腦袋可以任他愛怎麼撞就怎麼撞,十分方便),試圖讓自己清醒點。不過就算再不清醒,磷葉石還是能分辨剛剛與金紅石的對話都是場夢;畢竟金紅石不會突然變成磷葉石,而磷葉石自己也不會輕易去找別人談論感情問題。

  哎呀,感情問題。

  他扣扣扣的直撞,突然想到等這一切如果順利結束後他就能從月人那邊取回自己的腿跟腦袋,或許還能用月人的技術合成手部,那樣的話,那樣的話——

  「你在做什麼?大半夜吵個不停。」

  「……唷,黑水晶呀?」他貼在桌上轉頭看向來人,「不是說有事秋天再找你,誰那麼不長眼把你吵醒啦?」

  黑水晶:「還不是那個叫磷葉石的傢伙。」

  磷葉石:「什麼?那個磷葉石真是太過份了!聽說他不僅是個美少年,又非常聰明,怎麼可以大半夜吵人睡覺呢!」

  黑水晶:「閉嘴吧你。」

  磷葉石盯著黑水晶看,等對方慢騰騰地打完哈欠,就舉起拇指,「一百分——張嘴恰到好處,慵懶又優雅——我給這個哈欠一百分!」

  「就說了閉嘴,快睡。」黑水晶想了想,又說,「我夢到幽靈水晶了。」

  「……」

  「他在夢裡罵我不夠關心你,才害你怪裡怪氣的。」黑水晶聳肩,補充道,「別看幽靈水晶老一副愛睏樣,嘮叨起來可嚇人了。我被他吵到睡不下去,就起來看看。」

  黑水晶抬眼,看著眼前的少年,張了張口,但最後還是嘆氣到,「看你挺好的,跟平常沒兩樣嘛!幽靈水晶跟其他傢伙為什麼一直擔心——」

  磷葉石打斷他,「黑水晶,我也做夢了。」

  「嗯?」

  「我夢到金紅石,我跟他說……」他吞了吞口水,壓低聲音,「你這庸醫,別拿地質槌靠近我!」

  黑水晶瞪了他一眼,像是在隱忍暴打磷葉石的衝動。

  磷葉石繼續繪聲繪影地說,「我把兩隻手拖在地上跑,不小心拖的太長,害路過的議長跌倒了,哐噹好大一聲!但議長可真耐摔,哀嚎兩聲就爬起來要揍我……」

  黑水晶看著他,磷葉石的半張臉藏在陰影中,讀不出眼神;下半張臉是笑著的,但看不見歡意。

  也不知道磷葉石講了多久,黑水晶看見對方用帶笑的口型說:如果幽靈水晶回來,你會選擇繼續和他共用身體嗎?

  「會。」黑水晶回答。

  「我以為你在放空,不會聽到我說話。」

  「但我聽到了。」黑水晶說,「不過,這是我個人的選擇,如果幽靈水晶不想要,那就算了。」

  「煩惱啊,真令人煩惱。」

  「煩惱什麼呢?」

  「現在的我,還是我嗎?如果變回以前的我,那還是我嗎?」

  黑水晶說聽不懂你在繞口令什麼,打著哈欠就去回睡了。看那架勢或許可以睡到第一片冬雪落下。

  月球上的技術相當先進,在那裡或許能有方法消去辰砂的毒。

  那樣的話,辰砂就不會寂寞了。

  那樣的話,就可以抱一抱他了……

  「我,想要……」磷葉石對自己說,然後笑著搖搖頭,沒再說下去。

  然而那樣的話,現在的自己是沒資格說的吧。

  「嗯,我不想要了。」

  磷葉石說。

  夜幕上,滿月東昇。

  FIN

繼續抓感覺,實在覺得不好寫。最擅長的還是日常傻白甜,試圖磨情感或寫寫虐的東西到我手上都會變成矯情地為虐而虐(

评论(3)
热度(95)
  1. 亡命作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离世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