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 幽靈水晶+黑水晶】短打三則

※短打,清一下腦袋。會寫到漫畫約45話的劇情。

1-形式

  幽靈水晶開口邀磷葉石組隊前,第一件事就是換上去年的夏季服裝。他拉下當季服裝緊貼在肩部和背脊的交叉吊帶,然後脫去寬鬆的褲裙,全身上下僅剩一件短袖襯衫。

  他體內那個黑色的孩子要他別慢吞吞的、快穿上衣服,又嗤笑著問為什麼總要做些徒具形式的事。

  「你也說了徒具形式,」幽靈水晶垂著眼撫平去年夏季的制服——黑色緊身的連衣褲,背後開了拉鍊,雖然利於活動,但穿脫都不是那麼方便——他慢吞吞地說下去,「那你大概也知道,我只是想和磷葉石穿同樣的衣服。」

  這樣比較像個組合?體內的孩子又嗤嗤的笑。

  幽靈水晶呢喃:「我想幫助他。」

  體內那孩子答:「你何德何能。」


2-二重

  幽靈水晶是二重構造。

  正確來說,幽靈水晶跟體內的孩子是二重構造。

  「動作太慢了。」體內的孩子說。

  「我知道,但你不要擅自改變我攻擊的方向。」幽靈水晶說,「整個身體都會失去協調的。」

  「如果你再快一點,」

  「如果我再決斷一點,」

  「如果你再多努力一點,」

  「如果我再謹慎小心一點,。

  「青金石……」

  「青金石他……」

  「你的隊友……」

  「我們的隊友,」幽靈水晶語氣強硬起來,但聽起來還是很飄渺,「就不會被帶走了,我知道。」他頓了頓,那雙垂眼斜睨了過去,卻不是朝任何人的方向,倒像在鄙視自己,「但黑暗的你要付多少責任呢?」

  「總之跟潔白的你要負責的一樣多。」


3-祈禱

  其實幽靈水晶常常會夢到那孩子,但對同個身體存在兩個意識體的情況來說,這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也或許很奇怪,但目前為止二十八人中並不存在和他們一樣的二重構造,自然也無從比較。

  他甚至不清楚其他寶石是不是也時常做夢,他希望是,這樣的話那些陷入長眠的夥伴在沉睡中至少還有夢境相伴。

  就不會那麼寂寞。

  那孩子繃著臉坐在幽靈水晶對面,面孔黑漆漆的,只有一雙眼睛很是明亮。說實話除卻顏色和髮型,幽靈水晶與那孩子在夢境中的模樣很是相似,甚至那孩子也穿著幽靈水晶貫穿的二折短襪。

  「沒睡好嗎?」他問那孩子,輕飄飄的聲音在廣闊無垠的夢境中一下就散開了,無數花瓣如雪花般漂浮在空氣中,不似植物組織,更像礦物晶體,透明而折射著一束束的天光。

  「你的心音太吵,我睡不著。」那孩子面無表情地回話,「你總在祈禱。」

  「是,我總在祈禱。」幽靈水晶的語氣理性而克制,「祈禱那些失去的人能夠回來,缺失的人能夠完整。」

  「連夢中都在祈禱?」

  「連夢中都在祈禱。」

  「無謂的祈禱。」

  「是,無謂的。」

  幽靈水晶整理了一下落在髮上的花瓣,也伸手整理那孩子的。那孩子任他觸碰,但也沒有顯出很溫順的模樣。他們是一體雙身,碰觸彼此就像左手碰右手一樣自然;有時幽靈水晶或那孩子會困惑彼此的界線,意識內出現的嗤語與諷笑究竟是自己還是對方的呢?

  然後幽靈水晶會說,是你,我體內黑暗的你,粗魯又隨便,一切都是你的錯。

  那孩子總回答,是我沒錯。

  然而他們都知道自己同時也是彼此。

  「夢還很長。」

  那孩子瞇起眼睛——那讓他整張臉看起來更黑了——俯身對幽靈水晶說——面無表情地。

  「我就陪你一起祈禱吧。」

  「即使是無謂的祈禱?」

  「是,勉強陪陪你。」

  夢還很長。

FIN

沒時間寫長的東西,但寫短打又很難完整表達自己對角色的理解。
其實只是覺得郭斯特在譴責內心那孩子的時候,就好像同時譴責自己一樣,令人心疼……之類的。好喜歡他們。

评论(10)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