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雙性轉】逢秋(坑)

※繼續丟沒打算繼續寫的坑(你)學生時代私設,有那麼一點病、OOC跟中二。

※相澤消太→相澤消子/山田ひざし→山田陽子

  不管消子的武器是什麼做的,都擺脫不了它就是個黑科技的事實——山田心想,她全身被像是繃帶一樣的東西捆綁,一點抵抗辦法都沒有就被拖到相澤面前。那個總是沒什麼表情的女孩子此刻正緊擰著眉頭,睜著一對紅眼睛,似乎因為太過生氣、連眼白都浮起淡淡的血絲。

  紅色是她抹消能力發動的證明。在相澤視線所及,八成的個性都無法放肆;剩下兩成的變形系,也會在日後體能素質成長的相澤手下敗倒。

  依山田的話來說就是:「相澤消子,妳真是個逆天的傢伙!」

  但其實相澤沒有山田以為的那麼強,從來沒有。

  相澤一手握住繃帶的末端——從發白的指節就可以看出她用了多大的手勁——居高臨下地看著繫在另一端的人。這個舉動讓山田有種相澤正與自己緊密相連的錯覺。

  居然有那麼一點開心。

  「消子……」她如常露出笑容,帶點討好地,「不要生氣嘛,笑一笑?」

  「少廢話。」相澤凌厲地朝她瞪過去——啊啊,這種眼神會嚇哭小孩子的吧,但因為是消子,所以還是很可愛。山田心想。

  「你為什麼沒跟我說?」相澤沒頭沒腦問了這麼一句,但世界上沒誰比山田更清楚她在問什麼了,「這幾天你一直在躲我嗎?本來以為是我多想,直到昨天我聽到班上女生的對話……」

  「哎,原來是這樣露餡的嗎?」

  「妳不要一臉事不關己!」相澤蹲下來,猛然伸手用力掐住山田的臉頰,「如果我沒發現,你是不是就默默任人欺負,頭髮上被黏口香糖還自己剪短、騙我說只是想換造型?啊?」

  「消子痛痛痛痛痛——」

  「什麼都沒跟我說,」相澤放開手,站起來轉身背對山田,「……妳到底把我當什麼了?」

  太糟糕了。

  山田透過額前散落下來的金髮望著眼前的少女,對方挺直著腰桿,平時總無力下頹的肩膀此時微微顫抖,雙手緊握。她知道依對方的性子大概不會真的哭出來,因為掉眼淚太不符合合理性了,只是白白浪費鹽分與水分。但她也知道現在的相澤一定是既生氣又委屈;生氣山田被欺負,也為山田的隱瞞感到委屈不解。

  這真是太糟糕了。山田想,光看總是波瀾不驚的消子為自己產生這麼強烈的情緒,就不禁有一點、一點點的開心。

  開心到甚至無法抑制嘴角上揚的幅度。

  她拉開捆在身上的繃帶,起身走過去從後面抱住比自己嬌小一點的女孩子,「當然是當成女朋友了。」相澤沒有回話。她又說,「我沒想默默任人欺負,也不打算放任她們,只是沒想到她們會趁我不注意拿口香糖黏我頭髮嘛。」

  「……」

  「本來想消子很討厭這種複雜的人際問題就沒特別說,但還是我不對,讓妳擔心了。」

  「……」

  「躲著妳是因為我自己剪頭髮不小心剪壞啦,不想讓消子看到我變醜……」

  「……原本也沒多好看。」

  「嗚呃,我的心臟好像被插了一箭啊消子!」

  相澤偏頭,低聲道,「……太出鋒頭真不好,也偏離合理性。」

  「對不起嘛……」山田用臉頰在她頸側磨蹭,被相澤反手敲了下。

  「可是,如果不出鋒頭,妳就不是吵得堪比麥克風的山田陽子了。」她的語氣轉而堅決,「快點把這件事解決吧。」

  「Yes, my lady.」她揚起微笑。

  山田非常顯眼,出色的幾乎刺人眼球。她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活躍於雄英大大小小的活動中廣播節目、樂團、歌唱比賽……幾乎只要人群聚集的地方都能看到這個女孩子的身影;她是個混血兒,因為父親那邊的血統,除了金髮碧眼外,身材也更高挑,長腿細腰、看起來完全個不像個高中生會有的身材。

  出眾能力加上外貌,要不出鋒頭似乎更不可能。

  或許是因為這樣,才剛進入二年級沒多久,山田就頻頻被高三生找麻煩。一開始還只是言語擠兌,山田沒怎麼理會;後來演變成一連串的惡作劇——潑水、把她的衣服文具藏起來、到老師面前告黑狀——逐漸變本加厲起來。

  但這些惡行都沒真正影響到山田,她有個奇妙的特質,那就是她總能微妙地踩著讓人感到「這人好煩!」,卻又不至於討厭的界線,相處久了還會開始覺得她這樣也挺可愛的。

  沒有誰會真去對這樣的女孩產生「恨」這般,如此強烈的情緒。

  就算是那些高三生,也不過只是把太過出鋒頭的山田當成一個靶子,來釋放壓力罷了。

  「那幾個人本來都是英雄科的學生,但因為太愛玩、不僅沒考到臨時執照,還因為分數太差被降至普通科了。」香山勾起一個笑。明明身為男子,此刻的他卻比很多女性都還性感魅惑。他也不總是這個樣子,平時的香山睡就是個個性挺好的大哥哥,時不時還會帶手製點心送給他們這些學弟妹。  

  但此時——最危險的東西也最誘人——當香山魅力全開時,通常也代表他生氣了。

  「我啊,」他壓低嗓音,有些沙啞地低喃,「最討厭自己不肯努力,還愛忌妒人的孩子了。」

  「……學長,他們跟你同年。」山田忍不住吐槽。

  「心智年齡能相同嗎?」香山白了她一眼。

  「學長說的是,學長說的都是對的!」

  「乖。」香山露齒一笑。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