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麥克老師不會說重點

※本文CP為MHA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通篇對話,學生時代私設有。

  「各位一年A班的小聽眾們!麥克老師今天不上英文,改來講故事怎麼樣?」

  「其實我有一個喜歡的人,我喜歡他好久好久啦。今天就給你們講講關於我喜歡的人的故事好嗎?嗨,不要太興奮,你們怎麼那麼喜歡戀愛話題?

  「我和那個人是高中同學,但他是後來才轉入我班上的,你們大概也知道雄英的入學考試對某些個性的人很不利,就算個性再厲害,但面對考試就是派不上用場。我喜歡的那個人也是,他在入學考試鎩羽,最後選擇進入普通科就讀,但因為他的能力強大,個性又想當特異獨行,我早早就聽過他的名字啦。

  「但因為老師我也很強!攻擊範圍大、強度也是一等一噠!所以一開始根本沒把那個人看在眼裡,畢竟只是個普通科——大家可不能學年輕時候的老師哦,普通科的同學也都很努力很厲害的。

  「因為這樣,我在體育祭就就踢到大鐵板啦。在最後一對一淘汰賽時,我對上了那個人,那時候想『這就是傳說中個性很厲害的男生嗎?好像流浪漢,好想幫他剪瀏海』——然後我就被一拳打的飛了出去,也才發現自己的個性並沒有發動,就像被橡皮擦擦去一樣,我在通往決賽的擂台上成為一個『無個性』。

  「一瞬間我當然很慌,只見與我對手的那個人瀏海飄在空中,臉看起來很凶,眼睛還會發出紅光,可怕死啦。我立刻意識到自己的個性是因為他才消除的,而消除的關鍵很有可能是他那對發著光的眼睛。因此我努力跑出他的視線範圍外,果不期然就能發動能力了。

  「我馬上一嗓子吼得那個人跪在地上,但沒想到他立刻又站起身朝我衝過來,還打我,他力氣很大,動作比貓還靈活,接下來無論我怎麼躲都逃不開他的視線範圍,最後幾乎是被打下台的,墨鏡也碎了,真是氣死我。

  「但下台的時候,我才發現那個人的耳朵在流血,想來我剛才的攻擊還是有給他造成傷害,只不過他憑著意志力撐住罷了。下一場比賽他還是表現的很好,但依我對耳朵和聽力的研究,他因為耳朵受傷,沒辦法保持平衡,基本上一定會輸的。

  「然後結果就如我預測的那樣,那個人冷著臉下台了。耳朵還留著血,瀏海蓋在臉上,本來看起來很可怕的紅眼睛也變回黑色的,看上去無精打采。

  「一瞬間我不知道怎麼了,腦子裡什麼都沒想,就想過去跟他講話。在我搭話後那個人並沒有回應我,只是淡淡看了我一眼。我不氣餒——麥克老師怎麼會氣餒呢!又問他『你看我受傷了,你也受傷了,要不要一起去醫護室啊?』

  「『還不是被你吼傷的。』他淡淡回答,但語氣中沒有怨忿。於是我就笑著說一句『原話奉還啦。』,然後我們就一起去醫護室了。

  「後來,因為那個人在體育祭上優秀的表現,二年級就通過轉班考試進入我們班。我和他的相處模式就和你們這些小聽眾一樣,整天打打鬧鬧,然後被我們班主任用肉球打臉。

  「他喜歡貓,我就拖著他跑遍全市的貓餐廳;我喜歡演唱會,拜託他陪我去,他一開始很不願意的,但演唱會當天,竟看到他塞著耳塞在門口等我了。

  「然後有一次,我們去實習,不巧遇到他很不擅長的變形系,體力又一直是我的短版,對方很強,我們打的很辛苦,又來不及聯繫職業英雄。那時候真以為自己會死掉。但幸好最後我們還是打贏了——唔,也不能說打贏,至少我們在活著的情況下,撐到職業英雄來救我們。

  「醒來的時候我看到醫院的天花板,往右轉是一片白,還有學校同學送的白花;往左轉就是我喜歡的那個人,平常都穿得一身黑的他,很難得被包的一片白,穿著病人袍看起來好瘦,一點也不像平時暴打我那樣厲害。

  「那時候我突然想啊,好想保護他,雖然我的體術不一定有他強,但至少我聲音大啊!我不像他對英雄工作那麼專一熱愛,雖然當英雄是我的夢想,我也同時想當DJ、歌手和很多很多……但如果可以跟他並肩站在一起的話,我願意付出百分之兩百的努力。原來我這麼喜歡他啊,那時候我突然就這麼想了。

  「於是我喊了他的名字,說『我喜歡你』。

  「但他一句話也沒說,只是掀了掀眼皮,又像睏到不行一般閉上眼睛。

  「那時我就想,我大概是被拒絕了吧。

  「在出院之後我們還是像平常一樣,我拖著他到處跑,他受不了就抓我對打一場……雖然我很想像平常一樣,但有時還是會忍不住,偷偷去牽他的手。他沒有甩開過,但我總想,那大概只是他的溫柔而已。

  「高中畢業後我們上了不同的大學,聯絡一下子少了很多,但他一直都沒有別的交往對象,讓我有種錯覺:他在等我。但我知道這確實是錯覺,畢竟他的個性一直是那樣子,好像沒有誰能夠真正走到他心裡去。」

  「但我沒辦法放棄,也不想放棄,就算那個人不喜歡我也沒關係,至少,我是真的好喜歡他。後來有天他突然打電話給我,我嚇了一跳,畢竟他很少主動找我。他在電話那頭用一貫平淡的聲音說『我想去雄英當老師,你要不要一起來?』

  「我答應了,面試那一天他在校門口等我,頭髮還是亂糟糟的,衣服也像壓過的菜乾。我叫他坐在花圃,然後幫他綁了頭髮。

  「他說『謝謝。』,我說『我喜歡你。』,他還是沒有回答,於是我們就一起進去面試了。我又去牽他的手,沒被甩開。

  「講到這裡你們應該也猜到了,我喜歡的那個人,其實,就是你們相澤老師。」

  至此,布雷森特麥克終於沉默下來,輕輕吐出一口氣,像在壓抑什麼,又礙於在學生面前無法將情感完整表達。在猶豫片刻後,他終於抬眼,看著學生們。

  「我喜歡的人,橡皮頭他啊……後來其實也超喜歡我哈哈哈哈哈哈!我們約好三十歲結婚啊!小聽眾們,記得這禮拜天來參加你們相澤老師跟我的婚禮喔!」

  「咦?什麼?我完全沒說到重點?戀愛過程什麼的、甜甜蜜蜜和求婚什麼的當然是老師們的秘密啊!怎麼可以隨便說跟你們聽?哈,故事的重點就留到婚禮上說吧——」

FIN

等車的產物。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