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來自深淵 米蒂+娜娜奇】冬天的孩子

※動畫十三話劇情有,還沒看過請自行防雷。很喜歡這兩人,就試著寫成文了,又短又渣還請多見諒。

  米蒂是屬於夏天的孩子。

  娜娜奇在被窩中翻了個身,今晚很冷,聽說基地外降下今年第一場雪,紛飛的雪花混著百年香潔白的花瓣,喊不出名字的、一種類似蜂鳥的生物歡唱著,還有不少毛茸茸的白鼠在雪地裡奔跑。

  牠們那麼喜歡冬天,但咱可一點也不喜歡。娜娜奇想。

  娜娜奇出生在貧民窟,那裡的人幾乎都鑿壁而居,高而陡峭的峭壁上佈滿作為居所的「洞」,依靠簡陋的繩梯上下,時不時會發生老人或孩童墜落生亡的意外,但沒人會為此感傷,他們將剝下亡者的衣服和所有物,願其回歸深淵底部。

  貧民窟總是很冷,娜娜奇居住的洞沒有門,只有一層薄薄的布幕,那連防堵小偷的功用都沒有——充其量只是讓居住者保有自我安慰式的隱私感——遑論保暖了。

  因此娜娜奇總是感到冷,很冷很冷。

  然而娜娜奇知道自己是冬天的孩子,只要足夠冷靜,耐得住飢餓,不隨意跑到戶外消耗熱量,就不會輕易在冬夜死去。

  「娜娜奇……」米蒂的夢囈打斷她的回憶,霎那間娜娜奇又回到深界五層的前線基地,和她的夥伴親密地同裘而眠,再冷的冬夜都被隔絕在牆外,一絲寒風都吹不進來。

  「怎麼啦,米蒂?」

  「我夢到下雪了,還沒看過呢,白茫茫的雪……」米蒂睜開一隻眼睛,紅髮散在她的頰邊,長長的睫毛蓋住半只圓眼,讓她的眼神看起來迷濛而夢幻。

  娜娜奇猶豫了一下,見對方還沒清醒,終於鼓起勇氣湊過去撫摸她的頭髮,「咱可不怎麼喜歡雪。」

  「漂亮嗎,娜娜奇?」

  「漂亮哦,一片一片,像擁有生命一樣四處飛舞,每片雪花都有不同的結晶,不過落在皮膚上一下就融化了。」娜娜奇偏著頭描述,但她省略了不少,例如雪雖然美,落在皮膚上卻火辣辣的疼;當雪融時,總會發現不少人的屍體浮現在骯髒的雪水裡。

  「好棒、好棒喔!」米蒂睜圓了眼睛,像是一下子清醒過來,娜娜奇嚇得收回撫摸她頭髮的手,卻整個人都被緊緊抱住了。

  「娜娜奇,好棒唷!我們之後也一起去看吧,雪!」

  「嗯吶……咱早就看到不要再看啦……」

  「娜娜奇、娜娜奇——」

  「嗯吶,跟米蒂一起的話,也不錯吧……」

  「耶!最喜歡娜娜奇了!」

  「嗯,別、別抱那麼緊啦,還有,太大聲啦……」娜娜奇害臊地躲了躲,米蒂的歡呼聲在狹小的居所中迴響,幾乎都要聽不見基地外風與雪的聲音了。

  「不過,除了咱們,誰也不在啊……」

  「就快輪到我們了,好想趕快到外面去啊。」米蒂說著,笑了起來。

  那笑容是如此燦爛,看著米蒂,這個夏天的孩子,娜娜奇總會想像遙遠國度的驕陽。跟米蒂一樣開朗的人們歌唱著,不被布料包裹的皮膚摸起來暖洋洋,只要輕輕擁抱就能度過最漫長的寒冬。

  不久之後,娜娜奇失去她夏天的孩子,只屬於冬天的娜娜奇也永遠被留在寂靜無聲的冬夜,永遠不進不退。

  然而娜娜奇知道自己是冬天的孩子,只要足夠冷靜,耐得住飢餓,不隨意跑到戶外消耗熱量——只要對溫暖的嚮往未燃燒殆盡,就不會輕易在冬夜死去。

  但娜娜奇總是感到冷,很冷、很冷……

FIN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