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ACCA 利格】短打五則

※本文CP為《ACCA13區監察課》的利利烏姆×格羅蘇拉。

※寫寫微小說,第一次寫角色描寫可能抓的不那麼好。

1-紫茉莉

  利利烏姆的睫毛上下扇動,輕輕觸碰到他的眼皮,他想像每根睫毛的尖端,然後不免有種精緻的感覺。養尊處優、華麗且貌美的男人。跟格羅蘇拉他完全不同,他是一塊長年被沙漠的風磨礪的岩石,而利利烏斯是浸淫在花香中的一只金鐲子。

  格羅蘇拉垂著雙手,甚至沒有稍微前傾身體去迎合這個吻,視焦渙散下垂,在一片模糊中他眼中只剩下利利烏斯的肌膚顏色,深棕——他默念——柔軟的嘴唇,花的氣味,或許是茉莉(1)。或許是紫茉莉(2)。

-

(1)茉莉:花語是忠貞、質樸、玲瓏、迷人、真實之愛……常被當作愛情和友誼之花。

(2)紫茉莉:話語是猜忌、臆測,雖然名字中有「茉莉」,但不是茉莉(茉莉是木樨科素馨屬,紫茉莉是紫茉莉屬。)


2-黑與白

  人的慾望會是什麼顏色的?

  利利烏姆看向自己的掌心,然後一下子握緊,黑色,那並不是什麼不好的顏色,就像蛇不是邪惡的生物、和慾望並非什麼壞東西那樣。人類將攀著名為慾望的梯索踏上神壇。

  利利烏姆覺得自己是條聰明的黑蛇。

  但偶爾他會有種錯覺,慾望或許是白色的,特別當格羅蘇拉出現在他眼前和心上的時候。

  愚忠而冰潔的白鳥——真想,真想將他一口吞下。


3-占卜

  圖案鮮豔的塔羅牌在帕斯蒂斯手中靈活地堆疊排列,「這是我家鄉引以為傲的傳統之一。」他說。

  「算命?」派因問。

  「不不不,這是占卜。」帕斯蒂斯將牌在桌上排成扇型,為了避免牌面凹折,他還特地鋪上天鵝絨的布巾,摸起來滑溜溜的,「反正離會議開始還有一段時間,幾位長官不如試試?」

  「我就不……」

  「讓我先來吧,下一個再給格羅蘇拉長官您問了。」利利烏姆用歡快的語氣打斷格羅蘇拉,還順道堵上他拒絕的意圖,「我想想該問些什麼。」

  「看來利利烏姆長官對塔羅牌很感興趣啊。」帕斯蒂斯笑問。

  「我們區也盛行占卜,除了塔羅外,我們更流行花占。」利利烏姆的手指在牌上游移,最後輕輕抽出一張,「一開始是花瓣占卜,上次我回去,以已經衍生出『花精卡(1)』這樣的玩意兒了,非常有趣。」

  帕斯蒂斯眼神一亮,「有機會向利利烏姆長官討教。」

  「別別,我只愛給別人算,聽分析還行,自己占卜可沒辦法。」利利烏姆笑著揭過這事,是真不善占卜還是推託之詞,就不得而知了。他把方才抽的牌掀開,「哦,這……」

  「死神啊,」帕斯蒂斯見狀一笑,連忙說,「想必利利烏姆長官也明白,死神牌不一定是負面意思,還是要看您問了什麼問題。」

  利利烏姆保持微笑,視線掃過牌上的死神,又緩緩飄移到格羅蘇拉身上,「問了感情相關的事。」

  「那代表你的感情將面臨新的局面。」帕斯蒂斯解釋著牌義,「雖說死神有『終結』的含義在,但終結也代表『轉機』,或許利利烏姆長官您可以期待感情的新發展。」

  利利烏姆又看了眼格羅蘇拉,見對方毫無反應,甚至連眼睛都不眨,他又笑眯眯地說,「那真好,我很期待。格羅蘇拉長官,該您問問塔羅牌啦……不如也問個感情如何?」

-

(1)塔羅牌和花精卡:花精卡介紹,塔羅牌偏向占卜人的行為,事件的發展、轉變與過程;花精卡則更注重行為背後的情緒和動機。


4-算命

  利利烏姆:我要問感情,問戀愛!

  派因:我看看……喔這可真糟,你會為了事業失去摯愛!

  利利烏姆:不會的,愛他是我事業的一部分。

  派因:唔,我再看看……這更糟了,因為,唯有愛你不是他事業的一部分。

  利利烏姆悄悄捂住胸口。

  派因:……咦,說起來他是誰?

  利利烏姆:是秘密。


5-回溯

  他躺下,任深褐色的手指穿進他白色的長髮,撫摸的動作很輕,一下又一下。

  「格羅……」利利烏姆悄聲喊,「睡吧,再醒來的時候,一切都會跟以前一樣了。」

  和平、安心——等醒來以後,一切都會變回利利烏姆離開後的那樣。

  一時萬籟俱寂。


Fin

沒梗了先這樣。好想摸格羅蘇拉長官的頭髮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