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麥】短打三則

※復健,想到什麼寫什麼,不好看。前兩則偏相麥,有沒開成的車。

1-遙控器

  麥克跪在地上找掉到地上的遙控器,遙控器掉到沙發下了,他只好趴得更低去找,長髮披散在身上,地上,像一汪汪微縮的金色海洋。

  原本他跟相澤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遙控器總掌在他手裡,相澤對動物頻道以外的節目沒興趣,對麥克愛看歌唱選秀比賽總嗤之為「選秀戲劇」。但麥克看的時候,相澤還是會縮著腿坐在麥克旁邊,倚著他的肩膀打盹。

  這天也是這樣,相澤白天上了整天課,洗完澡後就累得不行,麥克還折騰著遙控器選台時,相澤就倒在他腿上睡了。

  「喂消太,回房間睡?」

  相澤嘟囊了一聲不要。

  麥克覺得這人挺可愛的,就脫了外套蓋在他身上,然後把電視音量調小。

  電視裡的年輕歌手在唱一首緩慢的抒情歌,幾個伴舞在他身後搖晃,羽毛和花瓣大片大片灑,白煙瀰漫,場面看幾來挺浪漫,但看久了卻也有點傻。

  麥克伴著電視的聲音,不知不覺也歪過頭睡著了。

  他醒來時客廳的鐘兩根指針剛好都指向十二點,歌唱節目已經結束了,整點新聞正要開始。

  「這麼晚……」他坐了一會等腦子清醒,相澤還趴在他腿上,沉沉的壓得他腿麻,「消太、消太,我們回房間睡。」

  「哦……」相澤應了聲,瞇著眼睛坐起來,看起來沒有移動的打算。

  麥克摸索遙控器想把電視關上,但摸遍整個沙發(包括相澤屁股下)都沒有,蹲到地上才發現遙控器滾到沙發下了。

  「真難拿。」他說,也不知道是對相澤說還是在對遙控器。趴在地上摸了好一會,他終於找到遙控器,把電視切了。

  「……ひざし。」

  他怔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相澤是在叫他。相澤很少喊他的名字,人前他們以英雄名互稱,人後他一口一個消太,相澤則麥克山田交雜,像是在三十與十五歲間飄忽,有時他們好像才剛從鴿子籠班的教室走出來,伴著下課鐘;有時他們拿著各自的武器,站在血、罪孽與求救聲中。

  但相澤唯一會喊ひざし的情況,只有一種。

  相澤垂著眼,居高臨下看著他,眼神帶點困倦,但卻又相當專注。專注地看著。

  「哦,」麥克想了想,會意過來,「這個姿勢真不錯哎。」他壓著相澤雙膝直起腰,仰頭看著對方,「再叫一次?」

  相澤想了想,低聲喊,ひざし。

  麥克用臉頰蹭蹭相澤的大腿,低頭咬住他的褲鍊往下拉。

FIN

沒了,開不下去西醫媽些。 


2-蝴蝶結

※高中私設。

  山田被壓倒在床上時突然想到自己再過半個月才過十八歲生日,那也將會是他與相澤交往一周年的日子。這時候十七歲的相澤消太正垂著一雙看不清情緒的眼,掀起山田那件印滿不明英文的T恤下擺,撫上柔軟的腹部。

  「——好、好冰!」

  山田下意識喊出聲,想了一下又說,「其實不冰,還蠻暖的。」

  相澤皺了皺眉,沒說話,只是朝山田的肚子肉掐下去。

  「啊!喂,幹嘛啦!」

  「鍛鍊不足。」相澤點評。

  「愛捏就不要抱怨!」

  青少年情侶再怎麼也脫離不了幼稚的相處模式——就算相澤再怎麼老成,山田都會拉低他倆精神年齡的平均值。這話是山田親口承認的,但他可不認為精神年齡低是貶義,人就要永保年輕活力才好嘛!

  「喂,所以你到底做不做,再不快點乾脆躺下讓我上你啊。」山田挑眉,做出一個挑釁的表情,相澤沒再跟他廢話,低頭就開始吻他。

  ……糟糕,不該挑釁的。

  被相澤的犬齒劃破舌尖時,山田在心裡暗叫了聲不好。

  嗚啊要窒息了!相澤消太的肺活量也太好?

  相澤的舌頭伸進來時,山田開始考慮是不是該掙扎一下。

  等等、等等,這個彷彿要把他吃下去的傢伙真是他交往一年那個極致節能、能躺著就不坐著的戀人嗎?

  相澤的手還掐在山田的腰上,但已經不是方才那種玩鬧式的碰觸,那更像他捕獲目標時那種層層壓抑的姿態——已經是他的,逃不掉的。

  「呼——啊,你、你親、你也親太久……」

  「鍛鍊不足。」相澤再次點評。

  「愛親就不要抱怨!」山田喘過去,抬手去扯相澤的制服領帶,扯了兩下,突發奇想就給他打了個蝴蝶結,「你看這樣好可愛。」

  相澤說,「但你就很不可愛。」

  山田興高采烈地提議,「那也幫我打一個?」 相澤同意,扯下領帶,綁在山田嘴上。

FIN

……我只是想表達山田很吵,氣氛破壞王  


3-今晚

  「今晚,我是你一個人的DJ。」壓低聲線,刻意讓嗓音沙啞又磁性,麥克趴在相澤的睡袋旁撐著臉頰,一雙腿往後勾啊勾的。

  相澤安穩地平躺,說:「喔。」

  「難得有DJ就快request a song嘛。」

  「安靜。」

  「雖然知道你的意思……但你知道<安靜>也是首歌嗎!中文的!感謝這位聽眾的點播,接下來讓我們聽這首<安靜>!」麥克鼓掌,清清喉嚨,開始用不太標準的中文哼唱起來。

  「……我真的沒有天份,安靜的沒這麼快;我會學著放棄你,是因為我太愛你……」麥克唱完,想了想說,「消太,我……」

  「嗯,我知道你要說什麼。」

  「真的?」

  「真的。」相澤懶懶地抬眼看他,「你真的沒有天份,永遠安靜不下來。」

  「哎不是,太愛你,但才不會放棄你嘿嘿嘿!」

  「吵……」相澤抗議,有氣無力。

  「消太。」

  「?」

  「其實這也是一首歌哈哈哈哈,接下來讓我們來聽這首蘇打綠的<吵>!哇咿!耶!」

FI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wUH0xyEcKc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n2qKaLhsCc

兩首我都喜歡。

有床不睡跑去跟相澤躺地板的麥克很可愛。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