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山田:「咦。」

※本文CP為MHA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一個無聊的梗,學生時期私設有。倦怠期在復健,不知道在寫什麼不好意思。


  「……說老實話吧,」山田坐在靠窗的最後一個座位上,單手托腮,神情悠然地望向遠方,半垂的雙眸被金色的睫毛遮掩,就像含在金色花瓣中的一粒綠珍珠。他像是欲言又止,扶在頰旁的手指輕點,忽快忽慢,像彈奏一首無聲的變奏曲,當節奏猝然抵達頂峰時,山田終於抬眼看向前座的相澤,「消太,我其實喜歡一個人很久了。」

  相澤:「好的,那你就一個人吧。老師,請讓我換座位——」

  山田:「咦。」

  香山的高跟學生皮鞋「喀」的一聲踏在山田視線中的那塊地面,清脆俐落。

  「查清楚了,你要先聽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呃,」山田沒辦法完全反應過來,就說,「壞消息吧?」

  「他是直男。」

  「……相澤?」

  「不然你還有別的喜歡的人?」香山饒富興味地瞇起眼。

  「沒沒沒,我就喜歡他。」山田連忙澄清,說完之後愣了一會兒,過了好久才又乾巴巴的吐出一句,「這樣啊……」

  「那要聽好消息嗎?」香山問。

  山田搖搖頭,他覺得現在告訴他再怎麼好的消息,他都開心不起來了。

  他喜歡相澤好久了。

  說是好久,其實也差不多就兩年吧。對很多愛情長跑多年的人來說,兩年,大概是個短的可笑的時間跨度,但對情竇初開的青少年而言,兩年也可以代表永恆。

  兩個月也可以,兩分鐘也可以。

  青少年說可以就可以。

  永恆啊……

  兩年對於一個人的生命來說,也不過就二十四個月、七百三十個日子、八千七百六十小時、十五十二萬五千六百分鐘、三千萬……好,打住。

  山田下意識伸手敲了敲腦袋,提醒自己振作點,喜歡這種東西從來都是一個人的事,喜歡一個人不代表能相戀——戀愛就是兩個人的事了。

  遲早得走出來的,無論是安慰自己天涯何處無芳草,另尋目標;又或者繼續努力,追求相澤掰直成彎,山田都得從自己當下失落的情緒中走出來,重新打起精彩——

  「香山學姊!」

  「叫我Midnight。怎麼啦?」

  「I think and think,還是告訴我好消息是什麼吧。」他搔搔頭,「雖然我聽了好消息之後大概還是很難過——畢竟我失戀了嘛——但如果連好消息都拒絕,那我的生命中就只剩下壞消息了……嗨,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總之學姊,請說吧!」

  香山:「我不說。」

  山田:「咦。」

  「好消息是,相澤是個直男。」

  「不不不這是壞消息啊?」

  「相澤是個直男,但他還是喜歡你啊。」

  「哇,那他對我簡直是跨越性別的喜歡呢!」

  「是呀是呀。」

  「明明我是個男的,他還是喜歡……喜、喜歡……我……」

  「……咦。」

  直到香山走遠,山田都還傻愣在原地,好一會才發出一個困惑的單音,聽起來有點傻氣。

  他僵硬地邁開步伐,穿過走廊走回教室。

  提出換座位要求的相澤被老師回絕,因此他還是在山田前面的座位上,難得沒睡,攤著一本書慢吞吞地翻著。

  「消太。」

  山田走到相澤桌前,鄭重說到,「我喜歡一個人很久了。」

  「我知道了。」相澤頭也不抬地應了一句,「但老師不答應換座位,我也沒辦法。」

  「不,你不知道!我喜歡一個人,那個人是你!雖然剛認識時冷漠的要命,明明總是貓著背卻看起來很高傲,英文還常常考贏我,還折了我的墨鏡三十七號——」山田喘了口氣,又重複了一遍,「但我就是喜歡你,我喜歡的那一個人就是你!」

  相澤還是沒抬頭,沉默著什麼反應也沒有。直到山田都開始想著「香山睡的情報該不會是錯的吧?」,想著相澤大概其實不喜歡他時,相澤終於又說了一次,「我知道了。」聲音很低,但山田卻聽的很清楚。

  「知道了、然後?」

  「老師可能不答應。」

  「咦……」

  相澤終於抬起頭,嘴角帶笑。

  「但我答應了。」

FIN

電腦有點問題,最近只能用手機發文,排版不太好看不好意思。

评论(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