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晨起

※本文CP為MHA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碎念,無劇情,想完善一下自己對學生時代同期組的私設。

  青少年們所認為的真理大多在拳頭與皮肉的撞擊中併射而出,然而總有例外,總有那麼些人他們的青春是不熱血的、晦澀的、宛如一杯隔夜的涼開水般,就算入喉也不會被人記憶。這些人早晨醒來時的陽光倒不至於是灰暗的——陽光怎麼能是灰暗的呢?——但陽光就是陽光,冷冰冰的黃與白混合帶著約二十五度上下的體感溫度,並不會帶給你什麼,也不會帶走什麼,就是那樣,早晨、太陽出來了,日昇並沒有代表希望或其他由人心所附加上去的意涵。

  早晨了,又是一個無謂的早晨。相澤消太睜開眼睛,他房間的窗口掛著厚實的雙層緹花布窗簾,因此陽光幾乎照不進這個房間。

  但今天似乎有點不同,他瞇起眼,太亮了。晨光原來是白色的,透著幾乎分辨不出的藍,現在是四月,春天,體感溫度——怎麼能這麼熱呢?相澤困惑起來,除去自己穿著黑色長袖的緣故,被春日的陽光照射會這麼熱嗎?

  體感溫度將近三十六,不,三十七,甚至三十八。

  他想起身拉上窗簾,將一切不合理的干擾源拒於外在,他就能繼續在安全的空間內,讓陽光仍舊是陽光,他仍舊是他自己。

  「消太……再睡一下……」身後傳來睡意濃厚的嘟囔聲,相澤才後知後覺地發現有人正抱著自己的腰,隨著相澤試圖起身的姿勢,那雙擁抱他的手不甘願地滑到腰側,十指勾著衣服的布料,像《格列佛遊記》裡的小小人那樣努力往前爬動,最後終於又抱住相澤的腹部,兩手緊緊勾在一起。

  好熱啊。相澤想。原來就是這雙手,才會這麼熱啊。

相澤沒多說什麼,往後躺回床上。學生租屋處的木板床附有老舊而僵硬的床墊,和扁塌的枕頭,相澤他不那麼在乎床的舒適程度,不過山田ひざし就不一樣了。山田是那個現在正睡在他身後,緊緊扣抱他後腰的人。

  畢竟是兩個成長期的男生,擠一張單人床已經夠不舒服了,更別說相澤的床完全不符合山田睡眠的要求。整個晚上相澤聽著山田的呼吸從絮亂進入平穩,又很快回到起伏不定的狀態,想翻身大概又怕吵醒相澤,只能微微移動四肢,殊不知相澤也淺眠,兩人就這樣到了半夜都還沒入睡。

  睡的不舒服?相澤那時候問。

  第一次睡在你旁邊,緊張嘛。山田嘻笑著回答,縱使嗓音聽起來有點疲憊。

  那我去鋪睡袋睡。相澤提議,卻一下子被緊緊抱住,抱住他的人還把腦袋埋在他的頸窩,故作可憐地說,就是要跟相澤睡,別走。

  好熱啊。相澤說。為什麼?這不合理。

  因為喜歡你啊。山田帶著輕笑的聲音悶在相澤耳邊,聽起來麻麻癢癢的。

  山田又說,想跟你一直在一起啊。

  相澤沒說話,他覺得自己大概就是那杯涼開水,習慣一個人的日子,就再也沸騰不起來了。

  無法對山田的「喜歡」做出回應,原來令人感到這麼抱歉。

  明明也不是不喜歡的。

  然後,一夜無話。

  「消太……」

  「嗯?」

  山田用腦袋蹭著相澤的背,模模糊糊地說,「陽光好亮啊……」

  「你昨天看完夜景沒關窗。」相澤陳述事實,「放手下,我去關吧。」

  「嘿,我不要放手。」山田笑了起來,看著有些討打,幸虧相澤背對他,「一下下都不想放手,你知道為什麼嗎,消太?」

  「嗯?」

  「因為我喜歡你啊,想跟你一直在一起。」

  又一次,山田又對他說了「喜歡」了。相澤困擾了起來,他下意識反應是相同的沉默,但過了一會兒又覺得這樣挺殘忍的,即使山田不在乎。

  「喜歡我,你挺可憐的。」相澤最後這麼說,想了想,又強調了一句,「真的。」

  山田依舊嬉皮笑臉,但眉眼間卻透露著認真,通常當一個十六七歲的青少年露出這種表情時,代表當下他說的是實話,「我樂意。」山田說。但實話不一定是真話,相澤想,垂下雙眼,任由山田起身湊過來親他。

  「我樂意,非常樂意……」山田吻他的唇角,低聲說了一遍又一遍,「因為我連這一點都喜歡你啊。」

  好亮啊,太亮了。相澤想,但這樣的陽光,他暫時還找不到窗簾關上。

FIN

這個瑣碎到令人煩躁的才是我習慣的文風,有點懷念(←寫了一學期惡搞向的人


私設:

1.相澤自己住學校附近的租屋處,山田從家裡每日搭電車通勤,後來進化成腳踏車。

2.相澤一向很冷淡,但學生時代還沒建立起個人完整的合理主義體系,比較偏向俗稱的邏輯自閉,情緒和反應隔了一層玻璃紙,雖然透過思考可以做出更貼近「普通人」的反應,但覺得很累所以並不常這麼做。這裡說邏輯自閉其實也不完全貼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種狀態,雖說有情感但很多時候不知道該怎麼處理、表達和反應,透過校園生活慢慢地才能面對這些比較複雜的情緒。

3.山田剛入學時身體不是很好,也因此不大能運用好能力,雖然能力在同齡人間算得上強大,但其實用的很辛苦。後來跟相澤一起好好鍛鍊了。


其他戀愛方面的事就沒仔細私設,畢竟每次寫都是一個新的平行世界,可以寫這兩人花式初戀一百次(?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