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尾心】這樣好了

 ※本文CP為MHA的尾白猿夫×心操人使。

 ※OOC預警、成年私設、惡搞向。

  心操把睡衣的鈕扣解開兩枚,明明才剛盥洗出來,髮尾都還滴著水,他卻彷彿感到燥熱一般舔舔嘴唇,看向斜靠在床上看書的尾白。

  尾白注意到視線,抬頭給他一個困惑的眼神,見心操面有難色的樣子,遂開口問,「怎麼了?不是說今天的工作很累嗎?既然洗好澡就快來睡吧。」

  「……猿、猿夫……」

  「嗯?」要知道心操喊尾白名字是頗罕見的事,平時心操總「你啊」、「你這傢伙」地稱呼對方,再加上兩人向外界隱瞞著戀人關係,公開場合若有遇到,心操也會好好喊聲「尾白君」,只有極少數的情況尾白才能聽到心操喊他猿夫——而這些情況大半都在床上,意亂情迷時。

  「呃,我還不想睡。」心操的眼神飄移,慢慢朝床走去,手指無意識搓揉著半敞的睡衣領口——

  「太累了的確會反而失去睡意,你要不要做點睡前運動之類的?」尾白放下書,提議。

  對,就是這個!心操很高興自家戀人成功接收到暗示,於是他伸手關掉了床頭燈,膝蓋壓上柔軟的床墊。

  「例如做幾組仰臥起坐或瑜珈拉筋都很幫助睡眠——咦人使怎麼把燈關掉了,我還想再看一下書。」尾白說著,又伸手去把燈打開,「怎麼了,表情很奇怪啊?」

  心操做了個深呼吸。

  心操說,「我的意思是,我也不想讓你睡。」

  尾白點點頭表示理解,「沒關係的,我也沒要那麼早睡,大概會看書到十二點吧。」

  心操生氣,他說,「你不可以看書。」

  「那我只好現在就睡……」

  「也不可以睡!」

  尾白困擾了,他說,「但我明天還要上班,真的不可以睡嗎?」

  「不可以。」心操氣的要命,在心中暗罵尾白長的或許不是尾巴,而是特大的木頭。

  尾白大概也看出來心操生氣,他搔搔臉夾,看似努力地思考著,最後終於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把書一方,傾身過去兩手按住心操的肩膀,直視他的眼睛,兩人距離近得心操都能在尾白眼中看見自己的倒影。尾白神情認真,開口說道——

  「你真的不想讓我睡啊,人使?」

  心操在這樣近距離的壓迫下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含糊地應了聲對。

  於是尾白燦然一笑。

  「這樣好了,那你洗腦我一下,讓我不能睡吧!」

  「……尾白猿夫我要跟你分手!」

  「欸,不要!」

  「你為什麼不說『那你洗腦我一下,讓我跟你分手吧』!」

  「因為我不想分手啊?」

  「那你為什麼要睡!」

  「因、因為我想睡?」

  「睡什麼,不準睡!」

  「所以我叫你洗腦我一下……」

  「洗什麼腦!我是要跟你上床!」

  心操吼完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臉皮薄自尊心又高的男人不知所措起來,雙頰還一下子漲紅。

  尾白看著他,「我懂了,原來如此……」

  心操猛然躺下,拉高被子蒙住頭,「我要睡了。」

  「但你剛才說你不想睡——」

  「你快點去睡吧。」

  「但你剛才說不想讓我睡——」

  「……我想睡了,你快點給我去睡!」心操惱羞成怒,隔著棉被怒吼,然後好一會都沒聽見尾白回應。

  難道是自己態度過度惡劣,終於惹尾白生氣了嗎?

  還是說尾白就放著自己直接去睡了?

  心操包著棉被忍不住胡思亂想起來,正想翻開棉被看個究竟,棉被就率先被掀起,床頭燈不知何時被調暗,一片昏黃中只見尾白望著他說,「你真的想睡了嗎,人使?」

  心操僵硬地點點頭。

  「這樣好了,」尾白彎起嘴角,弧度溫和,「那我努力一點,讓你不能睡吧。」

FIN

……為什麼我寫什麼都如此OOC呢心操被我寫的像傲嬌一樣。但明明在我心中他不是傲嬌,就是個尾白退縮他會得寸進尺得使壞,但如果尾白主動一點他就會莫名慌亂的人(?)明明梗在我腦子裡想時都還很正常,寫出來都不一樣……(

這篇是自動發布。

评论(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