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山田:「咦。」

※本文CP為MHA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一個無聊的梗,學生時期私設有。倦怠期在復健,不知道在寫什麼不好意思。


  「……說老實話吧,」山田坐在靠窗的最後一個座位上,單手托腮,神情悠然地望向遠方,半垂的雙眸被金色的睫毛遮掩,就像含在金色花瓣中的一粒綠珍珠。他像是欲言又止,扶在頰旁的手指輕點,忽快忽慢,像彈奏一首無聲的變奏曲,當節奏猝然抵達頂峰時,山田終於抬眼看向前座的相澤,「消太,我其實喜歡一個人很久了。」

  相澤:「好的,那你就一個人吧。老師,請讓我換座位——」

  山田:「咦。」

  香山的高跟學生皮鞋「喀」的一聲踏在山田視線中的那塊地面,清脆俐落。...

【MHA 心尾心】關於尾白

※一直都覺得尾白好難寫,最近為了抓感覺寫的一些片段,我流詮釋、私設、無劇情,雷慎。

1-

如果不停努力下去,一步一腳印的強大起來,總有天能達到所期望的高度。

如同樹木注定向上生長,如同風吹時雲嗖嗖飄動,一往無前地邁開腳步吧!

尾白就是這樣。

這樣單純的人啊——心操最討厭了。

但為什麼視線總是離不開呢?

2-

身體變異的個性實在很普遍,特別是像他這種單純多出一個肢體的,其實就像舊時代多生長出一手或一腳的人那樣,雖然特別,但也不那麼特別,因為也就是那樣而已,在百萬種「個性」中泯然眾人。

這樣的事尾白猿夫再清楚不過了。

他一直以來倚仗的還是修煉出來的體術,尾巴就像第三隻特別強壯的...

【MHA 心尾心】短打兩則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心操人使/尾白猿夫。

※寫完忘記發LOF,剛剛突然想起來。第一篇是舊文重發,傻白甜無劇情;第二篇是心操+尾白,OOC惡搞向對話文。

1-跌倒

  放學後綠谷出久路經操場,遠遠就見到普通科的心操人使正沿著跑道繞圈,天氣很熱,汗水不斷沿著他額頭滴下,但心操仍喘著氣維持一定的速度慢跑。

  然後綠谷又看到自己班上的尾白猿夫抱著兩瓶冰涼的礦泉水跑過去,還一邊喊,「心操!我回來了!來休息一下喝點水!」

  心操聞聲停下腳步,轉朝尾白的方向走過去。

  然後,左腳拌到右腳,跌倒了。

  哎呀!綠谷在心中叫出聲來,正想過去看看心操同學有沒有跌傷,就見尾白一臉著慌地跑過...

【MHA】同期組文糧目錄(最後更新20170718)

(之前做的同期組文糧目錄最後更新已經是去年十二月了,想了想還是重開一篇新的目錄來整理吧。這段時間又增加了好多優秀的文手太太,您們超棒的請收下我的告白><)

給自己日後閱讀,也方便大家找糧和推廣。

收錄麥相、相麥、麥相麥、同期組、マイ相、相マイ等TAG。依發表篇數排序,如果有作者對排序有別的建議、希望被撤下目錄或者我有漏文的話,請私訊告訴我,謝謝!

那麼大家一起萌同期組吧:)


短篇

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31)

相澤最近總覺得很睏

英雄們的休息時間

那年夏天的可能(全員性轉)

滴答,滴答

消太不足

求婚(1)/(2)(雙性轉)

吵架

短打三則

我...

【MHA 心尾心】普通冒險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心操人使/尾白猿夫

這篇的全文公開,首發於「我的英雄學院Only——聯合出擊」。太想寫危險的心操同學(?)就寫了。可能有點OOC。

  「你還真敢在這種地方跟我說話。」

  「不就是你要求的嗎……」

  尾白猿夫走到心操人使身後,兩人現在正位於學校某棟大樓的樓頂,樓頂的四面都有鐵欄杆防止人墜落,但心操卻翻到鐵欄杆的另一邊,在邊緣的位置坐下、雙腿懸空,就算沒有懼高症的人大概也不敢這麼坐。

  尾白一到樓頂就看到這個景象——紫髮的少年坐在一個與危險比鄰的地方,微仰著頭,表情淡然,一對泛白的瞳孔映照出整片天空。

  尾白一瞬間有些失神,卻很快清醒過來——他可沒...

【MHA 麥相】晨起

※本文CP為MHA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碎念,無劇情,想完善一下自己對學生時代同期組的私設。

  青少年們所認為的真理大多在拳頭與皮肉的撞擊中併射而出,然而總有例外,總有那麼些人他們的青春是不熱血的、晦澀的、宛如一杯隔夜的涼開水般,就算入喉也不會被人記憶。這些人早晨醒來時的陽光倒不至於是灰暗的——陽光怎麼能是灰暗的呢?——但陽光就是陽光,冷冰冰的黃與白混合帶著約二十五度上下的體感溫度,並不會帶給你什麼,也不會帶走什麼,就是那樣,早晨、太陽出來了,日昇並沒有代表希望或其他由人心所附加上去的意涵。

  早晨了,又是一個無謂的早晨。相澤消太睜開眼睛,他房間的窗口掛著厚實的雙...

【MHA 尾心】這樣好了

 ※本文CP為MHA的尾白猿夫×心操人使。

 ※OOC預警、成年私設、惡搞向。

  心操把睡衣的鈕扣解開兩枚,明明才剛盥洗出來,髮尾都還滴著水,他卻彷彿感到燥熱一般舔舔嘴唇,看向斜靠在床上看書的尾白。

  尾白注意到視線,抬頭給他一個困惑的眼神,見心操面有難色的樣子,遂開口問,「怎麼了?不是說今天的工作很累嗎?既然洗好澡就快來睡吧。」

  「……猿、猿夫……」

  「嗯?」要知道心操喊尾白名字是頗罕見的事,平時心操總「你啊」、「你這傢伙」地稱呼對方,再加上兩人向外界隱瞞著戀人關係,公開場合若有遇到,心操也會好好喊聲「尾白君」,只有極少數的情況尾白才能聽...

20170603

前幾天下了LOF的APP,發現竟然有瀏覽次數這種東西,嚇的立刻刪了(

最近寫MHA的觀察,被點小紅心的次數是勝茶>尾心尾>同期組,正經的文也比搞笑小段子多了一點紅心藍手。決定以後要朝嚴肅路線發展(握(你做不到

在匿名版看到一篇投稿,說是寫冷cp一開始都有一百到一百五十熱度,但最近不知道是圈子冷了還是怎樣,慢慢都只有五十以下。po主說是擔心自己退步,也在想換更熱門的cp寫,但又捨不得喜歡很久的cp。

……一百到一百五十熱度這是冷cp嗎?!還是說這是實力的差距?!仔細想想同cp坑的繪手太太一張圖也能得到兩三百熱度,因為對方畫得很好。自己沒什麼熱度是因為寫得不夠吸引人吧。不過自己寫...

【心霊学校からの脱出 彩枝】唯一

※本文為SEEC遊戲心霊学校からの脱出(脫出心靈學校)的同人,CP為園原彩虹×霧島小枝。

※文有TE劇透,雖然想寫個慎點但仔細想想這麼冷的東西哪會有人看啊,但如果有打算玩還是慎點喔。

  最後那個人連屍體都沒留下,能看見靈魂的霧島小枝也再沒見到死後的她。

  有時霧島看著恢復笑容的內海千夏,就會想起那個人最後的吶喊——遇到千夏後,才生來頭一次感到幸福、感到不想死、感到想活得更久……如果,如果自己短暫的一生不是在怨嘆命運的不幸中度過,就好了——霧島能從那個人眼中看見這樣的遺憾。

  但也幸好,在短暫生命的最後,那個人能預見內海千夏,透過那雙對世界充滿好奇的眼睛,重新看見閃閃發...

【MHA 勝茶】關於對戰

※本文CP為MHA的爆豪勝己×麗日御茶子。

※小小的短打。

  麗日伴隨著大量碎石被轟上天的瞬間,立刻使用個性讓自己漂浮起來,當下的失重感令人反胃,但她很快就壓抑住,並隨著爆破的衝擊往後飄去。

  當爆豪察覺不對時,麗日已經藉由這一擊脫離他的攻擊範圍,並控制住所以炸飛到空中的碎石,用各種刁鑽的軌跡朝爆豪撞去。四面八方、前仆後繼的攻擊讓爆豪無法一擊就除去那些石塊,零零落落挨了好幾下。

  但畢竟只是碎石,在麗日使用漂浮控制方向的情況下,沒有重力加速度加成無法造成多大的攻擊效果,頂多只讓他皮肉痛。

  「就只有這樣?」就算只有皮肉痛,爆豪還是被打的有點惱火,「妳就只有這些小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