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最近LOF瘋狂把我的文吞掉,等風頭過了我再來繼續發文。

【MHA 架空 麥相】少爺忍者/機甲/天使惡魔

※清舊文,都是沒頭沒尾的片段,覺得不會填的坑。

1-少爺山田×忍者相澤

山田知道這個院子裡的人都不喜歡自己,一個金髮碧眼的、有辱家族名譽的孩子——被笑罵是雜種的孩子。這個院子裡、乃至街上、隔壁鎮子來的行腳商,全都有著一樣的黑頭髮和黑眼睛,也都用一樣的眼神盯著自己瞧,那眼神混合著好奇、鄙視和恐懼,山田很不喜歡。

他們說,山田少爺身上流著洋人的血,是污穢且恥辱的孩子;他們說,山田的母親與洋人私通卻慘遭拋棄、終至發瘋,是不潔且可悲的女人。

山田呢,他不覺得自己哪裡污穢,跟院裡老抓頭蝨的僕傭們不同,他幾乎每天沐浴、並至少每三天洗一次頭——他可無法忍受自己身上長出可怕的蟲子——恥辱對...

【怪產 保育組】親情向小段子

※保育組親情向。

※繼續清舊文,沒頭沒尾的小段子、存梗,可能有不少BUG。

1-謊言

「可憐的魁登斯,」他捧起那張木然的臉,如同對待一件易碎品那般小心,然後額頭與額頭貼在一起, 紐特·斯卡曼德與那雙充滿疲憊與絕望的眼睛對視,「我可憐的、可憐的魁登斯,該如何才能把你破碎的心拼回原狀呢……」紐特說出最後的問句已近乎呢喃,但魁登斯在一片空洞中,仍一字不漏地聽見了。

全世界的人都在說謊,都背叛了自己。魁登斯想。但怎麼有人能把謊言說得如此真實呢?真實到——在剎那間他幾乎要以為,紐特這個男人,真在憐惜骯髒卑賤的自己了。

FIN


2-片段之一

也不是第一次說再見了。...

【MHA 麥相】親密值

※本文CP為MHA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學生時代私設有。

※很雷慎。以前寫的,想清一清舊文。

  消太的吻能量果凍味兒的,原味的那種,又涼又甜。

  山田像美食家一樣在心底做下評價,捧著對方臉頰的雙手還不忘趁機揩油兩下,分開時伸出舌頭舔舔唇,看起來像吃到糖果的孩子,回味無窮的樣子。

  相澤楞在原地,也不知道是缺氧還是無法反應過來,整個人動作都慢了半拍——緩緩抹抹嘴、緩緩撇過頭、緩緩臉紅——他快速撇了眼山田,有低下頭,「今天的,嗯,夠了。」他說,聲音很低,「就這樣,嗯。」

  「不需要多一點嗎?我完全不介意的哦。」不如說非常歡迎,山田心道。

  相澤看上去有些掙扎—...

【MHA 麥相】麥克老師不會說重點

※本文CP為MHA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通篇對話,學生時代私設有。

  「各位一年A班的小聽眾們!麥克老師今天不上英文,改來講故事怎麼樣?」

  「其實我有一個喜歡的人,我喜歡他好久好久啦。今天就給你們講講關於我喜歡的人的故事好嗎?嗨,不要太興奮,你們怎麼那麼喜歡戀愛話題?

  「我和那個人是高中同學,但他是後來才轉入我班上的,你們大概也知道雄英的入學考試對某些個性的人很不利,就算個性再厲害,但面對考試就是派不上用場。我喜歡的那個人也是,他在入學考試鎩羽,最後選擇進入普通科就讀,但因為他的能力強大,個性又想當特異獨行,我早早就聽過他的名字啦。

  「但因為老師我也...

【來自深淵 米蒂+娜娜奇】冬天的孩子

※動畫十三話劇情有,還沒看過請自行防雷。很喜歡這兩人,就試著寫成文了,又短又渣還請多見諒。

  米蒂是屬於夏天的孩子。

  娜娜奇在被窩中翻了個身,今晚很冷,聽說基地外降下今年第一場雪,紛飛的雪花混著百年香潔白的花瓣,喊不出名字的、一種類似蜂鳥的生物歡唱著,還有不少毛茸茸的白鼠在雪地裡奔跑。

  牠們那麼喜歡冬天,但咱可一點也不喜歡。娜娜奇想。

  娜娜奇出生在貧民窟,那裡的人幾乎都鑿壁而居,高而陡峭的峭壁上佈滿作為居所的「洞」,依靠簡陋的繩梯上下,時不時會發生老人或孩童墜落生亡的意外,但沒人會為此感傷,他們將剝下亡者的衣服和所有物,願其回歸深淵底部。

  貧民窟總是很冷,娜娜奇居住...

【ACCA 利格】短打五則

※本文CP為《ACCA13區監察課》的利利烏姆×格羅蘇拉。

※寫寫微小說,第一次寫角色描寫可能抓的不那麼好。

1-紫茉莉

  利利烏姆的睫毛上下扇動,輕輕觸碰到他的眼皮,他想像每根睫毛的尖端,然後不免有種精緻的感覺。養尊處優、華麗且貌美的男人。跟格羅蘇拉他完全不同,他是一塊長年被沙漠的風磨礪的岩石,而利利烏斯是浸淫在花香中的一只金鐲子。

  格羅蘇拉垂著雙手,甚至沒有稍微前傾身體去迎合這個吻,視焦渙散下垂,在一片模糊中他眼中只剩下利利烏斯的肌膚顏色,深棕——他默念——柔軟的嘴唇,花的氣味,或許是茉莉(1)。或許是紫茉莉(2)。

-

(1)茉莉:花語是忠貞、質樸、玲瓏、迷...

【MHA 麥相】記個同期組的失憶梗

※假裝自己有更新。


1-非交往狀態,高中同期,相澤失憶。

山田本來是跟相澤死對頭,連話都懶的講,一開口就互嗆。但相澤失憶後,山田就騙相澤「我們是摯友喔!」,想看他出糗,沒想到相澤很認真的相信了。

相澤:雖然我沒有記憶,但依合理性來說我應該不會跟你這種人當朋友。

山田:(糟糕,被識破了?!)

山田:唉、唉唷,就緣分啊,一不小心就變摯友了啊。

相澤:好吧。

山田:(咦,竟然這麼容易就相信了)

然後時間過去了一個禮拜,相澤依舊沒有恢復記憶。山田從一開始覺得相澤傻傻相信自己很有趣,到後來開始想「這個人還不錯嘛」,最後想,等到相澤恢復記憶,大概會更討厭自己吧。

這也是沒...

20170804

喜歡這個數字,來截個圖。花了兩年多才到兩百五十追,廢物文手真的很不容易啊……

是人大概或多或少都會有特別在意的事情,我在意的事情就在這裡。
就算心裡免不了跟別人比較,還是用自己的方式繼續努力吧……

【MHA 麥相麥】短打三則

※復健,想到什麼寫什麼,不好看。前兩則偏相麥,有沒開成的車。

1-遙控器

  麥克跪在地上找掉到地上的遙控器,遙控器掉到沙發下了,他只好趴得更低去找,長髮披散在身上,地上,像一汪汪微縮的金色海洋。

  原本他跟相澤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遙控器總掌在他手裡,相澤對動物頻道以外的節目沒興趣,對麥克愛看歌唱選秀比賽總嗤之為「選秀戲劇」。但麥克看的時候,相澤還是會縮著腿坐在麥克旁邊,倚著他的肩膀打盹。

  這天也是這樣,相澤白天上了整天課,洗完澡後就累得不行,麥克還折騰著遙控器選台時,相澤就倒在他腿上睡了。

  「喂消太,回房間睡?」

  相澤嘟囊了一聲不要。

  麥克覺得這人挺可愛的,就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