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 鑽石組/脆皮/冬巡】短打六則

※鑽石組/脆皮/冬巡。

※混更。你說這個小瑜除了混更之外還會做什麼?!不會。

1-告解之一,鑽石組

  「神父,請聽我的告解,我愛上了不該愛的人。」年輕的嗓音在狹小的告解室迴盪,穿過與神父間薄薄的夾板,聽起來痛苦而掙扎,「我愛上了……我的弟弟。」

  「……不,您不懂!我是該愛著我的弟弟,正如他出生時我滿心充盈著保護他、照顧他一生的願望,但現在我的愛已然變質!」年輕的嗓音激動起來,「我愛他,神父,我——不願再以兄長的身分愛他,擁抱、撫摸和親吻,交握雙手互訴衷腸,讓他只屬於我、我也只屬他。我將是他唯一的愛人。我,我想掐緊他纖細的脖子與他一起沉入深深海底……」


2-告解之二,脆皮組...

想到的畫面,隼熊。

混更。

抱著熊耳遺照往前行走的隼翼,和他想像熊耳所受的死前痛苦穿插;滿是鮮血的手指和被鉗子鎳住的指甲、小腿上的瘀青和鞭痕、血肉模糊的腳趾、將被針尖刺穿的皮膚和渙散的雙眼、吐出血和落齒的雙唇像要呼喊誰的名字,最後卻什麼都沒說。

動畫是到最後才出現熊耳葬禮的畫面,隼翼他大概一直不能接受熊耳死亡的事實,光想都感到痛苦,而這種痛苦大概不及熊耳死前的百一,隼翼或許又想,於是既不敢想,卻又得想,泥水中掙扎,不斷接近死前的他,並透過這種接近真正放下。

——啊,我愛他,我愛他,對我露出笑容的他乃至痛苦死去的他,都讓我不捨放手、憐愛萬分。我是這麼愛他。

-

要拿去拍/畫/寫都行,不過要先跟我說哦。...

【MHA 心尾心】關於戰損

1-失去意識*

突然,視野顛倒過來了,全身失去力氣,四肢隨著重力下墜,背和腰卻被一股力量扯著往後飛。

「尾白——!」

有個聲音吼出他的名字,或許是綠谷,或許是上鳴,總之就是這次出勤的英雄的其中之一。爆豪也在他們之中,但不太可能是,畢竟爆豪不太擅長記住他們的名字。

隨著吼叫的聲音,他短暫的飛行也結束了,來不及做任何受身動作就重摔到地上,疼痛就像五臟六腑一起爆炸,整個口腔灌滿濕熱腥甜的液體。


他身邊很快圍滿了人,有人檢查他的傷勢,並聯絡醫療救援;有人不停喊尾白、尾白,似乎希望讓他維持意識,到最後上鳴連「心操還在等你回家吃飯」這種話都說出來了,立刻被爆豪賞了一個暴栗,說這是flag,不...

【MHA 心尾心】兩句話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尾白猿夫/心操人使,無差。

1-

  心操說:「沒人相信我,我也不相信任何人。現在我只能聽你的心跳才能睡得著。」

  於是尾白說睡吧、睡吧,用大尾巴包裹住疲倦的英雄。

2-

  「我受傷了,」尾白有天頹喪地說,心操問傷到哪了、包扎好沒?尾白回答,「我的心受傷了,我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英雄。」

  心操想了想說,「我也常這麼想自己,所以沒法幫你治療。唔,但你可以過來點——痛痛飛走、痛痛飛走。」

3-

  「安眠藥沒有用,我想睡覺,我明天要早起,我需要體力工作,我還有好多事要處理……」心操下眼圈浮著比往常更明顯的青黑,坐在床上把頭髮揉成一團。

  尾白也爬...

【MHA 麥相】失眠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布雷森特·麥克(山田ひざし)×相澤消太。

※流水帳、無劇情。

  相澤消太在黑暗中睜開眼,教師宿舍的房間不太通風,即使在入秋的夜晚還是有些悶熱。他看見電腦桌上的數據機一下又一下閃爍,綠色和紅色米粒大小的LED燈泡,雙眼逐漸習慣無光的環境,便能看見電線的輪廓,有些凌亂地連接著電腦主機和螢幕。

  似乎比平常更安靜,無論是自己的房間、整棟教師宿舍、偌大的雄英校園,都靜悄悄的,摒住呼吸時,能聽見微弱的電波聲。相澤想,此刻的安靜大概是種心理認知上的錯覺,這幾天學校放了連假,沒有學生留在宿舍,老師們大多也不在學校(午夜也邀相澤同到酒吧縱夜狂歡,後...

【銀魂 萬山】QA混更

Q:假如你的本命CP在很久很久一段時間被強制隔開,那麼相見後誰會比較哭得死去活來?誰會安慰對方?還是抱著互哭呢?


  覺得山崎久久看到萬齊大概會下意識拔腿跑,然後被萬齊釘到牆上。

  「河河河河上先生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退殿。」

  「真真真真的好久不見了……」

  「在下離開地球的這段期間,流行的語言是開頭字要重複四次嗎?」

  「不不不不是,可以的話請放我下來……」

  人斬萬齊收刀了,但隨後雙手撐牆,將真選組的小小監察困在牆與他的狹小空間之中。

  「退殿。」

  「嗯?」

  「在下好想、好想、好想、好想你。」

FIN

【寶石之國】「我愛你」

※寫手挑戰,用以下句子寫篇虐文。短打混更。

  老師的半張臉隱在陰影中,但法斯還是能看見他的表情迷惘而憂傷。這時候他不像那個會嚴厲教導他們的師長,也不是溫柔以愛澆灌他們的照顧者,更像個跟父母走失的孩子(即使法斯並不是很了解「父母」這個詞代表什麼),惶惶不知所措。

  「即使如此,我還是愛著你們的。」

  老師終於開口,但法斯已經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同樣回覆一句「我愛你」了。

  那對他來說曾是那麼簡單的事。


FIN

【寶石之國 冬巡祖】「我希望一直這樣下去」

※寫手挑戰,用以下句子寫篇虐文。短打混更。

  春景,惠風,花開遍野。

  他遠遠看見安特庫朝他走來,立刻跑了過去,即使合金手讓他全身沉重得幾乎無法前進,瑪瑙的腿也發出嘎吱聲斷裂;美麗的珍珠右眼滾落,帶給他聰敏和邏輯的頭腦緩緩崩解,他總是很珍惜的藍髮一簇簇落到花上;即使他最後只能趴在地上,剩下三半的軀幹還在花叢中努力前進,法斯還是在笑。

  安特庫終於還是走了過來,他說「這時不需要武器了」並放下武器坐在法斯身旁。

  法斯沒辦法說話,也看不見他,但他能聽見安特庫說,「春天真美啊,就像老師說過的那樣。」

  對呀。

  「法斯說過想一起看花,現在實現了。」

  對呀,對呀。

  ...

20180819

寫完一篇文就為自己差勁的文筆、貧乏的想像、做作的行文和過低的角色認知絕望。

出完一次COS就為自己粗糙的化妝技術、不盡人意的長相、缺乏鍛鍊的肢體和讓人困擾的溝通合作能力絕望。

工作時為自己愚蠢的待人接物、事到臨頭才發現缺乏的能力、毫無上進的態度絕望。

其實也沒什麼不開心,但就是沒什麼能感到開心的。

開心也就是一下下。

要怎麼樣才能成為溫柔且主動關心、付出的人?當別人關心我、幫助我的時候,我沒有任何能回報的。

怎麼辦,要從今天開始做例如「每天關心十個人」這樣的事嗎?

但又卡在別人被我關心搞不好會更困擾。

真的……好難。這幾天煩到又開始失眠。

為什麼我身邊的人都這麼好這麼會關心人...

【MHA 尾心】就是自爽文而已(慎)

※本文CP為MHA的尾白猿夫×心操人使。

※也不知道算不算連載捏他。未來同居設定。傻白甜下流用語OOC有。

請往長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