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突然想看十傑設定的同期組

丟上來許個願(?

突然想看十傑設定的同期組,麥克感覺會是很浮誇的吟遊詩人(?)會拖相澤到酒館喝酒,喝到興起就張口唱歌。

相澤是個強大的戰士,樹敵很多,卻不好對付。於是敵人把目標轉到他身邊的吟遊詩人上,想綁架他威脅相澤,再不濟也要重傷麥克挫挫相澤的銳氣。
結果一出手才發現這個吟遊詩人莫名奇妙的強,一邊唱歌一邊把他們打的滿地找牙。

「明明……只是區區一個吟遊詩人……怎麼會……」

「別看他傻裡傻氣,以前也是個貨真價實的冒險者。雖然傻裡傻氣。」

「消太你終於來了!是說別一直重複說我傻裡傻氣啊!吟遊詩人可都是很聰明的!」

-

少年時的麥克——那時還叫做山田——是個天才,和努力家的相澤不同,山...

【MHA 心尾心】新婚

※短打、成年設定、傻白甜ooc沒劇情,雷慎。

  尾白的犬齒很利。

  如果不是被一口咬在肩上,心操也不會發現這個事實。接吻時尾白總是顯得很青澀,到了二十歲都還是像高中生一樣害羞;每次接吻時戴著訂婚戒指的手指會輕輕貼在心操的臉頰上,掌心托在下頜,如同捧著寶物那樣與心操碰觸。心操也被動,兩人通常只有唇與唇相觸,連伸舌頭都不會,更不可能有牙齒嗑碰到的可能。

所以他現在才知道,尾白的牙利的能刮傷他的皮膚。又或者對方情動,已經沒法像過去那樣守禮而紳士。

  心操也擁抱他,在彼此身上留下痕跡。他感覺尾白戴著結婚戒指的手壓在他背後裸露的皮膚上,金屬的冰涼和光滑。

  心操說:「至少在這種時候把戒...

【MHA 心尾心】睏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尾白猿夫/心操人使,無差。

※零碎的短打,無內容、OOC,傻白甜高中生情侶。

1-

  為什麼心操總看起來很睏?尾白猿夫趴在課桌上,用同樣的低角度才能看見心操的臉。後者似乎睡得很沉,鼻息平穩,閉著的雙眼下映有睫毛的陰影,看起來特別乖巧。

  對,乖巧。尾白在心中重複這個形容詞,乖巧的心操人使。

  或許是因為睡著的心操不會說話——啊,這話雖然很中肯,但要真這樣想實在太壞心眼了一點。

  又或許是睡著的心操沒有攻擊性——不不,心操的攻擊性不就源於他的話語嗎?

  再或許是,睡著的心操看起來睫毛長長,總緊皺的眉頭終於能放鬆下來,跟平常充滿戒備的樣子不同,像吃...

【寶石之國 黑水晶中心】「我」

※黑水晶中心,小片段、無劇情。

※或許會捏到68話的劇情。


「我到底是誰?」

在安靜的時候,一個人的時候,內心總可能浮出這個問題吧?對於自我的定位,追求的目標,和一點一點累積起來重視的一切,構成了現在的「我」。於是當問出「我是誰」時,這些答案就會同時間湧現出來了。

我是誰?

我是……

「我是郭斯特。」

他聽見自己說,外面的自己。嗓音輕柔拖沓,像下一瞬就會消失在風中。他們這些寶石人從沒搞清楚自己說話是如何發聲,但或許是透過某種共鳴。體內的他在聽見「我是郭斯特」這句話的同時,感到一陣微小的震動,麻麻癢癢,隨即歸於平靜。

於是體內的他也跟著說了一次:我也是郭斯特。

但因為他在裡...

我看《寶石之國》——從卡繆存在主義角度

  讀卡繆讀一讀覺得存在主義意外可以解寶石的某些劇情,就簡單寫一下了。我流解釋,半桶水,突發奇想寫好玩的。有錯誤的地方懇請包涵指教。

  雖說是存在主義,但其實我也只看過卡繆。偏偏卡繆又是個否認自己是存在主義的人……

  會提到67最新話劇情,請自行避雷。


「當對幸福的憧憬過於急切,那痛苦就在人的心靈深處升起。」——阿爾貝·卡繆。

一、荒謬

  卡繆的著作《薛西弗斯的神話》應廣為人知,神話中薛西弗斯受眾神懲罰,要不停推著巨石爬上山頂,但當他費盡全力到達山頂時,巨石又會自動滾到山下。薛西弗斯就這樣不停重複徒勞無功的懲罰。

  卡繆藉這個神話闡述「荒謬」這一...

【寶石之國 架空 金綠寶石×變石】讓月亮閉眼

※本文CP為金綠寶石(庫利索貝利錄)×亞歷山大變石

※架空、傻白甜。金綠寶石沒有正式出場,個性是自己揣測的。


  亞歷山大又在半夜吐了。

  他手上還握著裝水的馬克杯、塞著耳機,就猛地衝向廚房水槽嘔吐。亞歷他不擅長做家務,晚飯後洗碗弄得流理台濕答答的,這時他將全身的重量壓往檯面,腹部上下的衣物都沾了大片水痕。

  庫利索聞聲跑出房間,踏進廚房時亞歷已經吐的面色發白,雙眼蒙著一層淚水,看起來無神又可憐。

  「亞歷……」庫利索伸手扶他,但亞歷山大倒是冷靜,抹抹嘴、洗手然後漱口,才虛弱地說了一句「別碰,我身上髒」。

  庫利索說他又不在意。

  「剛剛在打磨石膏,身上...

【MHA 上耳】剪刀與妳與其它

這篇的全文公開,首發於「我的英雄學院Only——聯合出擊」。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上鳴電氣×耳郎響香。成年私設有。

  「A班的同學們像什麼文具呢?」

  也不知道是誰先開啟這個話題,上鳴電氣就見一群吃完午餐的同學圍在一起聊得熱鬧。他今天沒什麼胃口,消滅盒飯的進展緩慢,也就咬著湯匙聽起同學們對話。

  「飯田同學像……尺吧?」綠谷笑著說,「一直很遵從規矩,方方正正的。」

  「啊,是這樣嗎?」飯田鄭重地點點頭,似乎挺喜歡這個答案,「我覺得綠谷你也像尺,大家要一起好好遵循規矩!」

  「不對不對,我覺得小久同學像鉛筆,」麗日豎起一根手指,煞有介事地說明,「雖然看起...

【寶石之國 磷辰磷】If-博物誌

※本文CP為寶石之國的磷葉石/辰砂,無差。

※半架空,可以當作平行世界來看,沒有邏輯、文筆幼稚。寫短打紀錄下想到的畫面。

  「山坡上的是紅蚯蚓、停在紅綠柱石肩上的是黃裳鳳蝶,那個綠色的是洋桔梗。」

  「紅蚯蚓、黃裳鳳蝶、綠色洋桔梗……」法斯跪坐在地上,一邊聽一邊在筆記上寫下文字,紙頁上除了他畫的動物和植物外,還詳細記錄了它們的特色和發現地點。寫完之後他抬頭衝著辰砂燦爛一笑,說,「就這些,謝啦辰砂。」

  辰砂下意識移開目光,「……不用謝。」

  「為什麼不用謝?辰砂幫了我很多忙啊。」法斯傾身過去想對上辰砂的眼睛,嚇的辰砂後退幾步,「如果沒有辰砂幫忙,我一定立刻就放棄做博物誌了,就...

【寶石之國 冬巡組】冬巡日常

※無CP,法斯和安特庫的日常短篇。

※不喜歡為虐而虐的寫,但有些東西又很想塞進去。有時無意識就寫成自己比較不喜歡的那樣了。

  有天早上法斯畫了朵花給安特庫,柔軟的紙上用顏料和炭條畫出深深的痕跡,畫工有些拙劣,但看得出是用心畫出來的。

  畫紙的右下角寫上「法斯法菲萊特 致贈 安特庫賽琪兒」

  安特庫拿著那幅畫左右端詳了一陣,法斯就在他看的時候繞著他轉來轉去。

  「好看嗎?喜歡嗎?厲害嗎?」

  「唔嗯……」

  「這是花喔,我想安特庫沒看過,畫一朵給你。」

  「老師畫給我看過,書上也有。」安特庫還是用一種觀察的神情看那朵紙上的黃色小花,他不會在冬天之外的季節醒來,不過還...

【ACCA 利格】短打兩則

※本文CP為《ACCA13區監察課》的利利烏姆×格羅蘇拉。

※現打隨筆。


1-告別

  利利烏姆很久沒在早晨醒來,只剛醒他就感到許久未有的輕鬆,所有身體上的疼痛和心裡輾轉的執著像是瞬間消失不見那樣,他甚至能起身開窗,讓自己沐浴在晨光下。

  過了幾分鐘,也或許過了幾小時(陽光的角度模糊而曖昧讓人無法判讀),格羅蘇拉拿藥和餐食進來,見床上沒人還嚇了一跳,隨後才見到利利烏姆站在窗邊對他笑。

  於是格羅蘇拉也知道時間差不多了。

  利利烏姆婉拒藥物,說了不需要;但他邀請格羅蘇拉一起分食那套份量不多的餐點,半塊麵包泡在幾乎沒有鹹味的濃湯裡,鐵盤裝著用白酒和檸檬調味過的瘦絞...